科學家沒算到的暖化威脅 甲烷排放近兩年直線暴增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科學家沒算到的暖化威脅 甲烷排放近兩年直線暴增

2016年12月15日
本報2016年12月15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林綉娟審校

根據2016年「全球甲烷預算報告」(2016 Global Methane Budget),過去十年間,強力溫室氣體甲烷排放量暴增,將拖慢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腳步。

甲烷排放量快速增加是2007年才開始的趨勢。本世紀初期,甲烷濃度每年增加僅約0.5ppb,但到了2014和2015年卻突然暴衝,甲烷濃度分別增加了10ppb,這兩年總共增加了20ppb,達到1830ppb;而主要的人為溫室氣體——二氧化碳——排放量在同期間逐漸趨於平緩,僅微幅上升。

氣候科學家對此感到憂心,因為甲烷的暖化威力是等量二氧化碳的20倍;但由於監控不足,目前科學家對甲烷暴增的原因仍不清楚。

2016年全球甲烷分布圖。圖片來源:NASA

2016年全球甲烷分布圖。圖片來源:NASA

科學家沒算到的暖化 甲烷監控不足爆量

這份發表於《環境研究通訊》(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的研究主張,全世界試圖控制溫室氣體排放量,卻未能將甲烷考慮在內。

科學家推測,農業可能是甲烷爆量的元兇。由於缺乏監控機制,科學家難以確認這些甲烷的所有來源。

不過,至少有1/3的甲烷來自化石燃料開發,包括裂解、鑽油和部分採煤活動。這些活動釋放出的甲烷被視為廢氣,經常放任自然散逸,好一點的情況下會被燃除。

人們自1950年代起就以多重方式追蹤二氧化碳排放,相對的,甲烷排放則少有研究,很可能成為科學家沒算到的暖化威脅。

例如,隨著北極凍原融化,下方的植被逐漸或突然外露,就會釋放甲烷。科學家認為這可能會啟動甲烷釋放使暖化更嚴重、暖化又增加甲烷釋放的潛在「引爆點」。

越南的稻田。Ittipon | Dreamstime.com

農業也是甲烷逸散式排放來源之一。圖為越南的稻田。作者:Ittipon;圖片來源:Dreamstime.com

缺乏研究 甲烷來源未有定論

研究作者之一、史丹佛大學地球系統科學教授傑克森(Robert Jackson)警告,甲烷也應該是對抗氣候變遷的核心之一。

「過去三年間觀察到的二氧化碳排放趨於平緩和甲烷排放快速上升截然不同。不像二氧化碳,我們對全球甲烷預算中每個來源的認識都相當不足,因為幾乎所有來源都是逸散式的排放,從牛隻到濕地到稻田(以及其他來源),甲烷的循環困難多了。」

牛。Marbury67 | Dreamstime.com

牛隻排放甲烷。作者:Marbury67;圖片來源:Dreamstime.com

主要作者之一、凡爾賽大學助理教授桑瓦(Marielle Saunois)也說,甲烷暴增的原因仍不清楚。

除了能立即實施於化石燃料業的甲烷排放預防措施外,減少農業甲烷排放的方法也在開發與實施中。新品種稻田需要的水較少,新飼料可以減少牛隻排放的甲烷,此外也有從大型密集飼養場捕捉甲烷的辦法。

不過這些辦法尚未普遍被採納。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