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終止化石燃料補貼 2030年每年最多減22億噸二氧化碳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研究:終止化石燃料補貼 2030年每年最多減22億噸二氧化碳

2018年02月22日
本報2018年2月22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一份發表於《自然》期刊的新研究指出,終止化石燃料補貼將在2030年前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減少5至22億噸(0.5~2.2 Gt)。與2030年前一切照舊(BAU)情境相比,研究將這樣的二氧化碳減幅定義為「小幅下降」。

研究還發現,俄羅斯、拉丁美洲和中東等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地區的減碳幅度比巴黎協定自主減碳承諾所估計的高。但是在所有其他地區,取消化石燃料補貼的效果則不像巴黎承諾那麼大。

不過,也有未參與該研究的研究人員表示,比較終止補貼與巴黎承諾的效果「不必要且不恰當」,因為以經濟體為單位的減碳承諾由許多其他政策和行動組成,而不僅僅是終止補貼。

天然氣燃除(gas flaring)。Adam Cohn(CC BY-NC-ND 2.0)

天然氣燃除(gas flaring)。Adam Cohn(CC BY-NC-ND 2.0)

全球終止補貼

長期以來,終止化石燃料補貼一直被認為是減少世界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途徑。 G7和G20都承諾停止「效率低落」的化石燃料補貼,G7目標2025年,G20則沒有設定終止時間。

這份新研究分析了全球不同地區全面終止化石燃料補貼對減排的影響。

研究人員以高油價和低油價為基礎,構建了全球補貼資料集,並與五個不同的預測模型團隊合作,研究消除這些補貼對碳排的影響。

研究發現,與2030年前的一切照舊(BAU)情境相比,取消補貼將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減少0.5至2.2Gt,相當於減少1%至5%(但請注意,一切照舊的情況下,即使終止補貼有其效果,整體排放量仍大幅增加)。

不論是高油價或低油價情境下,到2030年,這份研究都將減排1~5%定義為二氧化碳排放「小幅下降」(small decrease)。但是,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SEI)氣候變化政策研究員艾瑞克森(Peter Erickson)表示,這樣的減少幅度相當可觀。

艾瑞克森說,去年全球補貼倡議組織(GSI)和海外發展研究所(ODI)發布的另一份報告估算終止化石燃料補貼的氣候影響,發現可在2017年至2050年期間減少全球碳排37Gt,也就是平均每年減少1.1Gt,落在新研究0.5-2.2Gt的範圍中。但值得注意的是,GSI報告只關注生產補貼,而新研究包括消費者補貼和生產補貼。

非政府組織石油變革國際(OCI)則認為新研究的方法存在若干問題。OCI稱,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新研究只考慮對化石燃料生產者補貼的美元價值,而不考慮其對化石燃料生產和投資決策的實際影響。例如,最近由艾瑞克森所主持並發表於《自然能源》(Nature Energy)期刊的一項研究發現,美國未來近一半的石油產量在沒有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補貼的情況下將無法在50美元/桶的油價下盈利。

巴黎承諾

該研究比較了不同國家取消化石燃料補貼的模擬減排量與這些國家自主減碳承諾的減排量。

根據這項研究,目前的減碳承諾總計要減少化石燃料和工業4~8Gt的二氧化碳。因此,研究所發現的0.5~2.2Gt減排量僅是減排承諾的6~55%。

研究主要作者、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IIASA)研究員潔薇(Jessica Jewell)說,研究結果顯示各地區的減排量將大不相同:「在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地區(如俄羅斯,拉丁美洲和中東和北非),取消化石燃料補貼將創造等於或超過巴黎協定自主承諾的減排量。但是在所有其他地區,取消化石燃料補貼的效果將不如巴黎協定承諾的減排量。」

然而,艾瑞克森認為,將取消補貼與巴黎協定自主承諾的影響進行比較似乎並不公平:「國家自主貢獻一般是整個經濟體的排放承諾。去除化石燃料補貼只是幫助各國實現此目標的政策之一,並產生其他利益。」

他補充說,取消化石燃料補貼具有超越國界的減碳效果,因此可能無法在NDC中呈現。

油價。chia ying Yang(CC BY 2.0)

促進再生能源成長並非取消化石燃料補貼政策的目標。chia ying Yang(CC BY 2.0)

燃煤改革

該研究還發現,在印度等部分國家,如果取消化石燃料補貼,排放量可能會增加。例如,取消補貼石油和天然氣,反而導致煤炭的使用增加,而非提高能源效率或再生能源使用量,則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此外,取消化石燃料補貼不會準確預測2030年前的再生能源成長,大約僅貢獻2%。但值得注意的是,促進再生能源成長並非取消化石燃料補貼政策的目標。

研究也發現,假設低油價持續,取消化石燃料補貼可在2020~2050年減少達成氣候目標(2100年2~2.3C)的全球平均碳價2~12%。

減少衝擊

研究警告,根據調查結果,取消化石燃料補貼必須考慮到對窮人造成的影響。

煤磚。timquijano(CC BY 2.0)

取消補貼石油和天然氣可能反而導致煤炭的使用增加。圖片來源:timquijano(CC BY 2.0)

例如,潔薇指出,取消某些地區的補貼可能使得窮人買不起木柴和木炭:「低收入地區是油價低時補貼實際成本較低的地區。而這些地區從社會角度來看更難以取消補貼,因為可能會影響更多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因此需要配套支持性政策來輔助補貼的取消。」


※台灣百萬綠行動,請來登錄實踐你的綠生活:https://goo.gl/ggZch7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