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大滅絕】金錢滾出慾望 政商一體的「旋轉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森林大滅絕】金錢滾出慾望 政商一體的「旋轉門」?

摘錄自第八章 為了種咖啡,就把森林砍掉了

2018年08月05日
作者:戴立克‧簡申(Derrick Jensen)、喬治‧德芮芬(George Draffan)

從過去到現在,我們為了森林而持續投入的戰役是永無止息的正邪之戰一部分⋯⋯因此我們必須守護這些樹,為這些樹效力;有幸為這些確實美好而高貴之物奮鬥,我們應該永遠感到高興。

約翰.繆爾(John Muir),1895年11月23日

政商旋轉門

政府與產業如此密切合作的一部分原因在於兩者同屬一套機器,追逐同樣的終極目標。他們的一個主要目標是維持生產:把森林變成筷子、建材、報紙。用另一種方式來說,他們的一個主要目標是把活的變成死的。政府如此經常支持產業的另一原因是兩者之間存在著 「旋轉門」。從政或成為「公僕」之前,政客和官僚常常是產業界的中堅份子。被趕下台之後,政客去了哪裡?又回到私部門。這個旋轉門提供了複雜微妙的誘因,讓人熱中於來日和當前的職涯機會、薪水、紅利以及其他利益。 難怪產業與政府中人會相信而且說出這種話:「對國家有利者,即有利於通用汽車公司,對通用汽車公司有利者,即有利於國家。」既然他們定義中的美國不是其土地或國民,而是政府,那麼,他們的意思只是:對他們自己有利者,即有利於他們自己。

就這樣,湯瑪斯(Lee Thomas)卸下美國環保署署長職務之後不久,即加入喬治亞太平洋公司(Georgia Pacific),這是他在署長任內虛有其表監督過的公司之一。 拉科修斯(William Ruckleshaus)也做過環保署署長,離職後他轉任威爾浩澤、布朗寧菲力斯工業(BrowningFerris Industries)、康明斯引擎(Cummins Engine)、幣星(Coinstar)、孟山都(Monsanto)、諾思聰(Nordstrom)、 首諾(Solutia)、Gargoyles 等公司的董事。

森林大滅絕

美國農業生技公司孟山都,有不少人曾經在其職業生涯不同階段在孟山都及美國政府機構擔任要職。圖為反孟山都基改的遊行活動。圖片來源:Rob Kall(CC BY 2.0 )

有時候,旋轉門轉都不必轉:前華盛頓州州長及美國駐關貿總協大使嘉得納(Booth Gardner)是威爾浩澤財富的繼承人,身價數億。華盛頓州選民於1972年通過一項創制案,規定公職人員必須申報財產,但負責單位卻免除了嘉得納的申報義務;華盛頓州公職財產公告委員會每年都免除他的義務,其委員是由州長任命,巧得很吧!賽門 (Charles Simon)原先是全國造紙業空氣河水品質改善委員會這個掩護團體的首席研究員之一,後來,聯邦政府對造紙業違反污染法規的案件進行調查時,他擔任政府顧問。像馬克魯(James McClure)、戈頓(Slade Gorton)—— 傑克遜(Andrew Jackson)總統以來最殘害人類、最蹂躪生態的美國政客之二——此等聯邦參議員卸下「公僕」職務之後,就加入專門為接受公帑補助、獲取公有地資源的木材礦業公司效命的律師事務所和遊說公司。

這個名單很長:除了那個在路易西安那太平洋公司 (Louisiana-Pacific)被控從事有害美國人民及森林的壟斷行為時為之辯護的律師,還有誰更適於掌管林務署?雷根就任命了這樣一個人擔任林務署署長,此人即克羅爾 (John Crowell)。克羅爾一上任就訂下目標,預計到 2002 年時將國有林的木材產量提升至兩倍。這並未實現; 部分原因在於,縱使市場能夠吸納那麼多木材,也根本沒那麼多樹可以砍了。不過,砍伐量確實增加了,以致到了 1988 年,美國首度成為木製品出超國,美國人民則以數 十億數百億稅款做補貼,讓林務署去摧毀公有林。

旋轉是非,上下交相賊之門

雷伊(Mark Rey)是在旋轉門進進出出的一個較晚近的例子。1970 年代中期,他在土地管理局任職;1970 年代晚期及 1980 年代,他受聘於美國紙品學會、全國森林產品同業公會,以及美國森林研究聯盟——這是一個由業者設立,鼓吹「善用資源」的掩護團體。到了 1990 年代早期,他是美國森林暨造紙協會的副主席之一。

接著,雷伊回到政府部門,擔任聯邦參議院能源暨自然資源委員會的幕僚。雷伊擬訂了惡名昭彰的 1995 年那項搶救伐木條款,且在他「離開」產業界轉任「公僕」之後馬上就擬妥。他也參與制訂 1998 年的赫格爾──范士丹昆西圖書館法案,以及 2000 年的安全鄉村學校暨社區自決法案;前者藉「森林健康」之名允許砍伐林木,後者藉挹注學校經費及促進社區經濟穩定之名允許砍伐林木。他還幫參議員克雷格(Larry Craig)草擬國家森林管理法修正案;該項修正案將撤消公民監督委員會及其他環保措施。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修正案的許多建議是逐字逐句照抄美國森林暨造紙協會的繼任者說辭。

森林大滅絕

森林變成筷子、建材、報紙。圖片來源:Jeff Eaton(CC BY-SA 2.0)

2000 年 10 月,雷伊在柏克萊加州大學一場演講中說: 「我們的公有土地現在受到嚴格的法律保護,像是瀕危物種法,而這些法律由強大的聯邦單位執行著。目前並無任何緊急狀況,行政機關無須這樣單方面行使公權力。」

雷伊相信(或至少如此說過)皆伐「符合雨林生態」, 其後果跟暴風「大致一樣」,並且,皆伐為動物清除森林中密生的部分,因此有益野生動物。他說,魚類暨野生動物管理署 1991 年的保護西點林鴞提議是「愚蠢的方案, 把貓頭鷹的利益擺在千千萬萬靠伐木為生的家庭和社區利益之上。」(當然,儘管自動化造成的失業遠比環保措施多,他可不認為自動化是「愚蠢的方案,把公司利益擺在千千萬萬靠伐木為生的家庭和社區利益之上。」)他還表示,林務署的預算只需足夠執行「監護性管理」即可。

這種反環保反政府言論讓雷伊得到的報償是,小布希總統任命他為主管自然資源及環境的農業部次長,其職權包括監管林務署及國家森林。他權位在握,關係良好,得以繼續影響美國的森林管理政策。「雷伊有辦法左右林木方面的問題,因為他跟聯邦機關、媒體、工會、木材業的 關係都打理得很好。」民主黨也同意雷伊的任命案;該案先經參議院農業、營養暨林業委員會無異議通過,接著由全體院會通過。

非但政府與產業之間有旋轉門,產業與大型環保社團之間也有。黑爾(Jay Hair)離開全國野生動物聯盟主席兼執行長這等輕鬆而高薪的職位,成為李溪木材公司的公關打手,這家公司破壞環境的行徑惡劣至極,以致一位共和黨國會議員都稱之為「木材業的達斯維達(Darth Vader 譯按,《星際大戰》中的大魔頭)」。全國野生動物聯盟竟然也有執行長,可見這團體跟營利公司已經沒什麼差別。寇迪(Linda Coady)原先是威爾浩澤的高級主管, 後來成為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太平洋區分會副主席。企業公司也直接資助這些大型組織,無怪乎像奧杜邦學會、山岳協會(該會威脅要開除反對布希總統入侵伊拉克的會員)、環境保衛基金會、野生動物基金會、自然資源保護理事會等大型「環保」社團對募款何其熱衷,卻不想違逆經濟強勢者;無怪乎他們看守荷包的興趣大於看守森林; 無怪乎他們老是阻礙真正的草根團體,讓他們在保護家園的行動上受挫。對通用汽車公司有利者,即有利於美國, 即有利於企業經營式的環保團體。

未被起訴的共謀

當然,並非共和黨員才會濫用職權;在我們的體制裡幹起舞弊的勾當,兩黨誰也不輸誰。我們前面提過林務署的林木盜伐調查組,或許可以進一步探討——如果你還記得,林木盜伐調查組(直到 1995 年被裁撤之前)揭露「林務署高級官員於下列事項中有串通勾結之情:(1) 事後批 准違法林木砍伐;(2) 事後提出「新算法」,令業者免於支付先前所砍林木的數十萬價款;(3) 向被列案調查的公司人員做實質上的通風報信,並廣泛散佈辦案機密。」 林木盜伐調查組「發現數名地區林務管理員與木材業者間有勾結之情事,導致數百萬板呎的國家森林林木遭到盜伐」;林務署也承認,在國家森林砍伐的樹木之中,有高達10%屬於竊取,造成納稅人每年損失高達一億元。 盜伐公有林木何其猖獗,且又備受縱容,最起碼未遭阻止,以致於有些人已經把林務署視為每一件林木弊案背後 「未被起訴的共謀」。我們認為 10%的盜伐率是低估。

林木盜伐調查組偵訊的證人指稱, 在東加斯(Tongass)國家森林的某些林木標售案中,有高達三分之一的樹木屬於違法砍伐。「數百萬板呎的極品木材被不實評列為無價值的雜木材;許多高價值樹種的原木被暗藏在較低價值的原木底下,矇混過關;數十個木筏在抵達檢尺站之前即被轉向他處;材積記錄付闕或不完整,有時候一次標售案中高達一半的原木未加計數。」

再者,他們還將東加斯的原木違法輸出,木筏經常被引到美國原住民自治轄區內的港口,該處不在林務署有效管控之下。到了夜間,他們再偷偷把這些原木運往日本、 韓國、台灣等外國市場。這些竊賊行徑囂張,林務署的監 管措施形同虛設,以致於未經裁鋸的原木都常常在光天化 日之下從當地主要港口松恩灣(Thorne Bay)違法運出。

但是,如前所述,到了 1995 年,正當調查人員鎖定威爾浩澤和其他公司時,林木盜伐調查組卻突然遭裁撤。 在此必須一提的是,1995 年的裁撤案一直被擱置著,但一等到國會完成格里克曼(Dan Glickman)的農業部長任命聽證會即立刻執行:這又是政客故意等到連任成功後再宣佈壞消息之例,而所圖的目的也相同。據公開說法,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是為了藉機把區域性的調查單位擴充為真正全國性的任務編組。但,這又是另一個化妝邊林緣:時至今日,他們沒培訓半個偵查公司盜伐林木案件的幹員, 而起訴案所涉及的平均金額已降到 1,500 元,只等於一些 被竊之薪材和聖誕樹的價款。

獲取最高投資報酬率的捷徑

在我們的文化裡,金錢至上;僅可能的例外是這金錢所代表的,而且欲使金錢滾滾而來不可或缺的權力。一批人在政府、產業、大型環保團體之間此來彼往,私利把他們結合在一起,他們進進出出的旋轉門由金錢潤滑其運作。 美國森林暨造紙協會的成員包括木材造紙公司,和以促成「有助於維持全球競爭力之政策與經濟環境」為宗旨的數個同業公會,從 1991 年到 1997 年 6 月,該協會及其公司會員對聯邦級政客捐出了 800 萬元合法政治獻金。捐獻最多者包括各捐出 100 萬元的國際紙業公司和喬治亞太平洋公司,以及各捐出 60 萬元的史東容器公司(Stone Container)和維實偉克公司(Westvaco)。協會成員得到 的回報是在同一期間以超過一億元的折扣取得國有林木。 林務署由稅額扣除之「築路補償款」方案,主要受惠者包括山岳太平洋公司(2,000 萬元)、博伊西加斯凱德公司 (Boise Cascade,1,890 萬 元 )、 威廉梅特工業公司 (Williamette Industries,880 萬元)、威爾浩澤公司(750 萬元)、史東容器公司(530 萬元)、李溪公司(460 萬 元)、波特拉奇公司(Potlatch,420 萬元)。很明顯,收買政客乃是任何公司獲致最高投資報酬率的途徑


 

森林大滅絕

森林大滅絕:森林消失了,蟲鳥無所棲息,土壤變得貧瘠,再也難見明月清風

作者: 戴立克‧簡申(Derrick Jensen)、喬治‧德芮芬(George Draffan)

譯者:黃道琳

出版社:新自然主義

出版日期:2018/05/23

全世界的森林已有四分之三被砍伐

森林不是荒野,消滅森林也消滅了原住民和動植物。

共生的生態遭到破壞,許多古老的智慧從此消失,物種失去了棲息居所而從此滅絕。

森林並不便宜,掠奪森林帶來難以回復的環境危機。

土石流、溫室效應、氣候變遷讓人們付出生命財產作為代價。

保留僅存的森林,是人們給自己留下的最後救命繩索。

本書特色    

  • 亞馬遜網站讀者評價四顆星半。
  • 本書指出問題不在於生態技術面,而在於政治經濟面。此觀點對台灣特別有參考意義。
  • 本書深入挑戰全球化的主流意識,對於過去台灣遭受關貿協定、WTO衝擊有所印證
  • 作者自身為保育第一線人士,振臂疾呼,文字情感強烈,對現行體制多所抨擊。
  • 針對台灣現狀:另外收錄陳玉峰【非序】、金恆鑣導讀(以及各章章末論述)以及李根政【台灣山林的悲歌】。(講台灣山林現狀與森林運動始末,當作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