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天然氣大國立志減碳95% 荷蘭專家:政策明確才能引導投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昔天然氣大國立志減碳95% 荷蘭專家:政策明確才能引導投資

2018年08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歐洲天然氣出口大國荷蘭可以成為再生能源發展的優等生嗎?隨著天然氣開採引發人造地震以及全球暖化等問題,荷蘭今年3月宣布2030年前將停產天然氣。轉型成為荷蘭不得不面對的壓力。

荷蘭於3月提交離岸風電路徑規劃,預計2030年前完成11.5GW的離岸風電。6月底公布《氣候法》草案進一步提出2050年減碳95%的目標。

土地面積與台灣相近的荷蘭如何從高度仰賴化石燃料的能源組合轉向綠能,荷蘭能源研究中心事業發展部總監耶寧哈(Harm Jeeninga)日前於「新能源國際論壇」中指出明確政府政策、正確訊息、民眾接受度、產業轉型等關鍵。

08

荷蘭能源研究中心事業發展部總監耶寧哈(Harm Jeeninga)說明荷蘭的綠能發展。攝影:陳文姿

20180802 荷蘭轉型耶寧哈訪問

荷蘭能源概況。參考資料:荷蘭中央統計局。資料來源:工研院綠能所林綉娟

離岸風力價格下降  轉綠重要力量

荷蘭現有離岸風場僅1GW,但近期發展迅速。2015年與2016年因離岸風電得標價格下降,為政府省下70幾億歐元的補貼。2018年Vattenfall更以零元價格標下HKZ I、II兩風場。這將是全球第一座完工運轉且未受政府補助的離岸風場。

為何離岸風電價格能迅速下降,耶寧哈指出,製造成本下降是其一,明確的政策目標與政府支持是關鍵。

荷蘭預計2020~2023年新增3.5GW離岸風電,並於2024~2030年將再增7GW,總計達到11.5GW。

耶寧哈舉例,運送離岸風機需要大型的專屬船隻,政府有明確且穩定的目標,未來市場可期,民間才敢投入資金。此外,荷蘭政府委託智庫計算風場在不同高度的風速,有助於廠商掌握發電潛能,減少風險,成本也會跟著下降。

20180802 荷蘭轉型耶寧哈訪問

荷蘭風力發電成長路徑。參考資料:荷蘭風能協會。資料來源:工研院綠能所林綉娟

人民接受度大考驗  再生能源辯論需基於事實

根據2013年的能源協議,荷蘭2020年目標是再生能源占比14%,而2030年歐盟定下的目標是 32%。 

但再生能源發展也有爭議。耶寧哈指出,2008年荷蘭原本預計在barendrecht城市地底進行碳封存,最後因當地居民反彈而中止。

耶寧哈提醒,充分溝通是必要的,但要小心蓄意誤導資訊。荷蘭小城德芬特(Deventer)就曾出現錯誤模擬圖,故意誇大風電在景觀中的比例。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離岸風電。他認為科學家應扮演重要角色,討論應基於事實而非想像。

4

荷蘭小城德芬特(Deventer)左為風機的錯誤模擬圖。右為真實狀況。資料來源:荷蘭能源研究中心 項目總監暨事業發展部總監Harm Jeeninga 耶寧哈 著,《今周刊》提供

荷蘭跟台灣一樣土地面積有限,耶寧哈特地從荷蘭帶來新型的太陽能板,除了有各種顏色,還可以做特別的圖案。他說,這些太陽能板的發電效能比不上傳統太陽能板,但犧牲一點發電,換來民眾更高的接受度,而且可以裝飾在建築外牆,就可以擴大裝置面積。

從化石燃料轉向低碳  產業轉型不可缺

耶寧哈指出,荷蘭過去豐富的天然氣資源導致很多能源密集產業的存在,如何協助產業轉向低碳與再生能源,是荷蘭現今最大的挑戰。

荷蘭2006年決議讓波斯勒(Borssele)核電廠的反應爐延役。2010年能源公司提出波斯勒新建反應爐計畫,這項計畫至今擱置。核電是綠電的選項嗎?耶寧哈受訪時指出,再生能源價格下降的比預期快很多,有乾淨又便宜的選擇,近日很少核能的辯論。他相信,未來在台灣也會是一樣的情況。

至於再生能源占比增加是否增加供電不穩,耶寧哈回覆,這不只是供給問題,也要看需求。以現今技術要將再生能儲存到其他季節使用還很困難,但供當天使用,已有很多儲能與再生能源的組合都能辦到。

20180802 荷蘭轉型耶寧哈訪問

荷蘭2035再生能源占比。參考資料:荷蘭環境規劃署。資料來源:工研院綠能所林綉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