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嬋娟:錢可以這樣花嗎? 碧潭1.85公里的腳踏車道,造價1.1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徐嬋娟:錢可以這樣花嗎? 碧潭1.85公里的腳踏車道,造價1.1億

2018年10月17日
文:徐嬋娟(新店居民、新店溪守護聯盟成員、水利署流域綜合治理計畫考核小組委員)

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在去年(2017年)8月立法院通過,總計八年8000億元。其中水環境建設共計2507.73億元,共分三大類別水與發展(1076.43億)、水與安全(1151.30億)、及水與環境(280億)。

在「全國水環境改善計畫」第一批次,新北市政府向中央(水利署)提了一項「碧潭堰上游至烏來沿線亮點營造工程」,其中第一標規劃從新店渡渡船頭到青潭橋(970公尺)及第二標從青潭橋銜接至新烏路一段50鄰之16號(873公尺)的腳踏車道,總計1843公尺(約1.85公里),兩標合計總經費為1.1億。(資料來源:新北市政府簡報)

新店溪右岸渡渡口上游自行車道工程。圖片擷取自新北市政府水利局簡報
新店溪右岸渡渡口上游自行車道工程。擷取自新北市政府水利局簡報。

第一個令人驚訝的是:哇!這是甚麼腳踏車道?控金ㄟ喔!

然後,令人疑惑的是:有需要?有必要嗎?

以下是新店溪守護聯盟提出的分析:

(1)首先,騎腳踏車的族群有分兩類:一類是親子遊憩型、另一類是公路挑戰型。這兩類型所使用的腳踏車有非常大的不同,想當然爾親子遊憩型是不會跑去公路騎的,所以在碧潭遊憩區騎腳踏車的人是不會有需求要銜接台9甲騎去烏來。而公路挑戰型的是沿北新路即可銜接台9甲,也沒有必要一定要繞遠路去銜接台9甲。故其需要性及必要性是令人質疑的?


在碧潭遊憩區騎腳踏車的族群通常是親子,不會有需求要銜接台9甲騎去烏來。圖片提供:徐嬋娟

(2)第一標從新店渡渡口到青潭橋,須經過開天宮下方的大岩盤,其解決方案為架設135公尺長的浮筒碼頭及活動式棧橋(亦為浮筒)。試問:如果你是親子型的父母會帶著孩子牽著腳踏車過浮筒棧橋嗎?請問新北市政府河川局:你能保證這沒有危險嗎?試問:公路挑戰型的騎者,你願意不但繞遠路還要牽著腳踏車過135公尺長的浮筒棧橋嗎?我們預言這將成為「蚊子腳踏車道」。然而,要花掉1.1億納稅人的錢,舉債來的錢,後世子孫的錢。錢可以這樣花嗎?

(3)從維護管理面來看:浮筒棧橋的位置正好是位於新店溪從青潭堰下來的衝擊面。開天宮左側旁的四層樓民宅曾經因颱風沖刷河岸因此滑落溪中,目前的水泥護岸是經過十河局的重建,當時十河局曾要求當地國校里里長承諾不得在護岸上方有任何不當的建設,以免破壞結構。所以,這裡的護岸是不能動的。另一方面,颱風或豪雨時還需要將浮筒棧橋以吊車將浮筒棧橋吊上岸以免被大水沖走。那一次要花多少錢?最重要的是由誰主管?預算由哪個單位編?這些都要確定,否則將來可能會淪為無單位管理,任其荒廢。另外,浮筒的使用年限是多久?長期暴曬後是否容易硬化破碎? 唉!新北市政府為何要自找麻煩呢?想不通。

新店溪右岸渡渡口上游自行車道工程。圖片擷取自新北市政府水利局簡報
浮筒棧橋。擷取自新北市政府水利局簡報。

(4)最後,我們要來談一談所謂的「碧潭景觀」是甚麼概念? 碧潭曾經是台灣的八景之一,碧潭吊橋是台灣第一座由台灣人自己設計建造的吊橋,碧潭曾經是北部情侶必來划船增進感情的所在,碧潭是多少當年婚紗照的背景,碧潭是當年瑠公圳灌溉現今新北市新店區、台北市文山北至松山區的廣大範圍的引水之處,以及開天宮下方的引水石硿(已於2015年列為縣定古蹟)。

承接如此豐富歷史記憶的碧潭,難道只有石硿是歷史建物?當然不是,碧潭的景觀應含蓋她周邊所有的自然景觀及曾經發生過的歷史記憶的景觀,包含左岸的小赤壁、和美山、和美煤礦、渡船頭及擺渡文化、碧潭吊橋、瑠公圳取水口、及石硿,這些均為碧潭景觀。舉個例:新店渡是目前唯一全台尚具有載人功能的渡船,即便時光更迭渡口時有修繕及位置變更,新店渡渡口及擺渡文化是碧潭歷史文化的一部分,也是當地居民生活的一部分,是活文化,理應予以保護甚至發揚光大。

然新北市政府河川局在規劃時完全沒有做文化保存上的考慮,以致於設計的工程有可能會影響到擺渡的行為。也是啦,河川局怎麼會想到文化的問題呢。可是,當我們提出這些疑慮(包含對石硿是否會有影響、浮筒棧橋影響碧潭景觀、影響新店渡口本身及擺渡行為),將本計畫案提到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時候,文化局是否應該重視,並提出文化保護及文化景觀上的意見?錯。9月27日在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文化審議會議上只由河川局簡報工程內容,文化局竟然沒有提供任何有關碧潭文化景觀(含古蹟)的任何資料,連一張紙也沒有,就要文化審查委員審議。

文化審查委員並非新店在地居民,也並非全然了解碧潭的歷史古蹟文化,如果文化局沒有提供完整的資料,那審查委員也不可能對碧潭文化景觀做出正確的建議。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消極不作為已被新店地區文化人詬病已久,真是領教了。

是否有其他的替代方案?

新店溪守護聯盟曾多次提出替代方案懇請新北河川局參酌,如下:

(1)腳踏車可以以渡船的方式過新店溪到碧潭左岸的灣潭,那裡還保有鄉村的景觀,有竹林,有現成的道路,不必另闢腳踏車道。如果不是趕路或挑戰,就清幽地慢踏,繞一圈灣潭,沿金龍路接新潭路到直潭,過直潭橋沿直潭路接小粗坑路,在小粗坑接9甲。沿途風景優美,特別是小粗坑路是賞鳥的秘境,假日會有許多帶著大砲的賞鳥人士。

(2)腳踏車可以以牽的方式過碧潭吊橋,左轉永業路接新潭路到直潭,…(與上相同路線)。

對不起,這兩條路線都不需要開錢,所以新北市政府河川局是不可能接受的。還有,對政治人物來說,沒有讓政府花錢怎麼告訴選民這是我爭取的業績呢?所以,到底是誰在強推這個荒謬的花錢計畫?總覺得背後有一隻黑手。


今年2月份傳來動工開挖的消息。圖片提供:徐嬋娟

從今年2月份居住在碧潭旁的新店溪守護聯盟夥伴傳來動工開挖的消息,我們於2月27日首次拜訪新北市河川局,了解計畫內容,確認這個設計是存在諸多問題的。同時立即連絡前瞻計畫的主導單位水利署,並於3月13日於十河局 (前瞻計畫的督導單位)召開會議,我們第二次提出相同的疑慮及替代方案,請市府河川局人員重新研擬修正計畫。4月17日再度赴新北市府,河川局依然絲毫不改原案。我們第三度提出不能接受原案,要求市府立即停工。9月27日文化局審查會議(第四度會議)河川局依然維持原案,否定其他替代方案。10月9日於十河局召開在地諮詢會議(第五度會議),此時經過青潭橋時已經可見青潭溪左右岸已架上鋼橋,工程進度已達69.53%,預定完工日期為2018年12月8日。十河局竟然表示:「因為工程已經做了一半,停工也怕居民會有意見,也不能不讓它完工。」這豈不是「霸王硬上弓」? 五度的協商會議,公民的力量絲毫無法撼動地方政府的鴨霸與背後那隻看不見的黑手。

何謂「前瞻」?就是我等今日之作為可以讓至少20年後的子孫受惠。而這樣的硬體工程20年後恐怕只留給後代子孫一堆廢鐵。

1.85公里的腳踏車道要花1.1億元,這錢花得有道理嗎?納稅人你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