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海嘯威脅唯一棲地 瀕危爪哇犀牛搬家路迢迢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火山海嘯威脅唯一棲地 瀕危爪哇犀牛搬家路迢迢

2019年01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不久前,疑似因火山噴發所引發的海嘯,讓印尼傷亡慘重。更嚴重的是,BBC報導,保育人士警告,如果印尼再次發生海嘯,那麼極度瀕危的爪哇犀牛可能因而滅絕。

爪哇犀牛。圖片來源: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爪哇犀牛。圖片來源: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爪哇犀牛全球僅剩67頭 火山噴發下倖存無恙

爪哇犀牛曾經遍布東南亞和印度的森林,但今天只剩67頭棲息在烏戎庫隆(Ujung Kulon)國家公園內。這座國家公園位於「喀拉喀托之子」(Anak Krakatau)火山的影響範圍內,最近火山才爆發引發海嘯,造成430人死亡,這座國家公園也遭到海嘯襲擊。

海嘯發生後,相關主管單位忙著把爪哇犀牛移動到安全的地方。

然而,有兩名國家公園管理員在這次的海嘯事件中喪生,許多國家公園的建築和船隻也遭到破壞。但是留在國家公園裡的爪哇犀牛,也是全世界僅存的爪哇犀牛族群,幸運地沒有受到傷害。

爪哇犀牛通常生活在國家公園的南部海岸,這次海嘯襲擊了北部海岸,許多人敏銳地意識到,如果發生另一場災難,爪哇犀牛可能不會那麼幸運。

受脅程度最高 爪哇犀牛如今極度瀕危

爪哇犀牛是全世界五種犀牛中受威脅程度最高的一種,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名錄中被列為極度瀕危。

牠們曾經分布於印度東北部和東南亞地區,但由於盜獵、農業開發造成棲地流失以及其他因素,數量快速減少。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指出,越南最後一隻爪哇犀牛於2010年遭到殺害。

「全世界上除了這裡以外沒有任何爪哇犀牛了,如果我們失去這個族群,基本上就失去了整個物種,」世界自然基金會官員羅威斯(Nicola Loweth)在一份關於爪哇犀牛印尼族群的聲明中說道。

印尼烏戎庫隆國家公園(Ujung Kulon National Park)。圖片來源:維基百科/Achmad Soerio Hutomo(CC BY 2.0)

印尼烏戎庫隆國家公園(Ujung Kulon National Park),是世上僅存的爪哇犀牛棲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Achmad Soerio Hutomo(CC BY 2.0)

火山活動籠罩陰影 犀牛移置成首要任務

自去年6月以來,「喀拉喀托之子」火山開始出現火山活動增加的跡象。去(2018)年12月22日,火山活動引發了海底山崩,引發海嘯, 迄今已造成至少430人死亡。

當局說「喀拉喀托之子」仍然活躍,事實上正在變得越來越活躍,即所謂的斯通波利式火山狀態(Strombolian)——短暫、爆炸性的熔岩噴發。

「印尼犀牛基金會」(YABI)主席羅瑪諾(Widodo Sukohadi Ramono)表示,他們知道不能讓爪哇犀牛全集中在國家公園內,並有計畫移置一小群爪哇犀牛,只是有很多需要考慮的因素。例如,被移置的爪哇犀牛必須身體健康,個體之間有密切的互動關係,並且能夠繁殖。

數年漫長尋覓 爪哇犀牛的新家仍無著落

要移置爪哇犀牛,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新的地點必須擁有超過200種植物,供爪哇犀牛覓食,還需要有充足的飲水、理想的土壤類型、土地條件,全年氣候要潮濕。


爪哇犀牛生活在潮濕的氣候、土壤環境中。圖片來源: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很難找到完美的地點...面積需要至少5000公頃,提供犀牛適當的食物、水。我們需要知道那裡有哪些疾病,有哪些掠食者,如果有的話,也需要當地社群的支持。」烏戎庫隆國家公園負責人馬瑪特(Mamat Rahmat)說道。

政府官員多年來一直在尋找適合爪哇犀牛的第二個家。他們應該在2017年找到一個,但是截至目前仍沒有找到。

候選保護區差強人意 週遭還有槍枝、人類活動隱憂

馬瑪特說,政府已經調查過10個可能的地點,其中一個已經成為候選地——西爪哇的Cikepuh野生動物保護區。

然而,這個選項並非沒有問題。

「該保護區與軍隊有個保護區內進行戰鬥演習的協議。我們需要進一步研究槍支和大砲的聲音如何影響爪哇犀牛。」

野生動物保護區周圍也有人類活動,這可能使爪哇犀牛面臨風險。

搬家到Cikepuh野生動物保護區的計畫一度停滯,但在最近的海嘯之後,主管機關再次開始加速行動。


印尼政府多年來一直在尋找適合爪哇犀牛的第二個家,但始終沒有找到。圖片來源: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