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度電成本或可降到0.8元 台灣生質能潛力大應加快發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每度電成本或可降到0.8元 台灣生質能潛力大應加快發展

2019年03月28日
文:宋瑞文
「生質燃料有相當成本是用在運輸,如果能在農業大縣,利用稻桿等農業廢棄物來做的話,每度電成本可以降到0.8元左右。」
不只燒垃圾 生質能進展飛速

生質能發展潛能大。Photo by Katya Austin on Unsplash

你對「生質能」的認知是什麼?台灣人常討論的能源選項,多半圍繞在核電跟再生能源,對於生質能,即便沒把它當丑角;恐怕也不認為會是主角。

可是,環保署十餘年前呈報前行政院院長游錫堃的相關簡報,便提及生質能的龐大潛力。只要上網稍微查一下,即可發現生質能在國外早有成功案例,如IRENA估算,2016年泰國再生能源裝置容量(9680MW)中,生質能就占了35.6%,成為僅次於水力(36.9%)的第二大綠能要角。反觀台灣,多年來生質能始終達不到如此規模,為什麼?

綠能+儲能,生質能可滿足離島需求


小型地熱機器(110 kW)。圖片來源:THINKGEOENERGY

「種類繁多的生質能,台灣其實並不陌生,像基隆天外天焚化爐燒的垃圾就是一種,做到上繳市府16億(估20年合約內可繳市庫16億元)!」上述資料來自毒物及化學物質局評估管理組副組長賴正庸,他也是弘光科大環安系的兼任副教授,還曾擔任台灣纖維酒精公司營運長,在產官學界都有相當歷練。

賴正庸認為,假如再搭配風機跟儲能設備,生質能甚至可以支撐離島地區的電力需求。前連江縣縣長楊綏生等人,都曾借重他的長才規劃生質能,一度吸引美國賭場公司來台探路,「賭場要用很多電,而且他們想做到零排碳,估計用生質能搭配50MW的地熱發電,就可以做到馬祖南竿島自用電量的四倍多。」

「大家不要以為地熱資源只有高壓蒸氣才算,非要火山附近那種;用熱對流技術的話,以200度來說,在台灣只要挖個幾百公尺就夠了,」他回想,瑞芳建基煤礦以前就挖到地下一千公尺深,當年一路挖到海岸外,還因地熱還裝了空調,持續到技術無法降溫才罷手。

本島潛力更大,每度成本不到一元

不只離島,本島地區的生質能潛力更令人期待。


生質能發電機器之一例。圖片來源:Mindiamart

「生質燃料有相當成本是用在運輸,如果能在農業大縣,利用稻桿等農業廢棄物來做的話,每度電成本可以降到0.8元左右,」賴正庸舉例,一個300人的社區,只要利用化糞池跟廚餘就可以做,再配合小型地熱裝置,每小時約可供應25到30度電力,經過實證已確定可行,屏東科大的男生宿舍以前就做過。

「用直接燃燒的機器做,印度製的一台才12萬元。雖然運作原理是火力(燒柴火),但因為是生質能,解決了廢料,在碳交易機制裡算是達到『碳中和』的,」賴正庸分析,要用比直接燃燒再往上一級的「合成氣法」,也不會太困難,台灣早年農業社會用的曳引機,就是用這種方法,而且許多渦輪引擎製造商都位於台灣,國營企業龍頭之一的「漢翔航空工業」就是例子。

以外界最常提及的標竿德國為例,該國市面已有經乾燥處理、規格標準化的生質燃料,不僅方便使用與購買,更大為減少民眾利用的技術門檻。賴正庸直言,生質能技術在國際上已經相當成熟、普及,台灣應該加快腳步、迎頭趕上。

※本文與低碳生活部落格合作共同刊出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