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個資低估居民被曝 福島研究遭調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侵犯個資低估居民被曝 福島研究遭調查

2019年04月22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福島核災後,日本著名文案、遊戲設計者糸井重里,透過他主持的網路媒體,強調輻射污染並無大礙。然而,該媒體的科學顧問、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早野龍五(Ryugo Hayano),在去年底被揭發論文違反學術倫理,未經同意使用居民的輻射被曝個資;又被其他學者指出多處偏誤。這樁學術醜聞,連帶讓糸井的聲譽蒙塵,遭批評應負言責

糸井重里創作多元,任天堂電玩MOTHER系列也是他的作品。
糸井重里創作多元,任天堂電玩MOTHER系列也是他的作品。

居民被曝劑量 並不低於預期

早野龍五的論文,旨在說明福島縣伊達市民個人輻射被曝劑量,遠小於空測所得劑量(只有後者的15%),並成為政府評估輻射風險的參考資料

在未經同意使用的部分,早野龍五表示並不知情。但在當地居民的要求下,東京大學、福島縣立醫大,都對此事展開調查。伊達市為此也組成調查委員會

在低估輻射被曝的部分。歐洲物理學會威德羅獎得主、高能加速器研究機構名譽教授黑川真一,與東京大學物性研究所教授押川正毅等人,對該論文接連提出圖表與數據不合多項批評,認為有捏造數據之嫌

對此,早野龍五則解釋為計算失誤(參照上圖媒體報導),校正後並不影響結論(刊載期刊則認為可能影響結論)。至於其他被指正的部分,早野則說:「或許還有其他錯誤,現階段還不到回應的時候。」

經此一事,媒體整理早野龍五在推特上的言論,發現處處有淡化輻射風險的疑慮。例如核災初期,早野認為首都圈冒雨外出無妨,但汙染已至。又,早野以核試爆時的數據相比,判斷首都圈的汙染「不到需要擔心的水準」,實情並非如此。

就台灣人關心的核食議題而言,早野龍五也有低估污染之嫌。他在著書中表示,稻米和土壤兩者的輻射汙染,不呈現正相關。然而黑川真一查證之後發現,兩者呈高度正相關。恰恰與早野的描述相反。

受早野龍五研究影響的報導之一,標題"福島居民被曝低於預期",但在日本的相關批評無一提及。圖片來源:截圖取自sciencemag.org
受早野龍五研究影響的報導之一,標題「福島居民被曝低於預期」,但在日本的相關批評無一提及。圖片來源:截圖取自sciencemag.org

早野龍五使用伊達市個人輻射被曝數據,做出低於預期的結論,並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一次被質疑。原本這些數據,出自6萬多名伊達市市民身上的個人輻射偵測器(見上圖孩童所配戴的物品),被認為是少見的大規模輻射被曝調查,理應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然而,早在2015年,製造商就受邀到伊達市議會說明,設計上有種種缺陷。例如,只有正面的一個測點準確,其他水平方向的點只能測到六~七成,最多低估達四成(參考下圖報導);原為放射線作業人員使用,和核災污染環境不同,上下方向未納入考量。計測缺失難算。來自專家的批評更多,醫師松崎道幸認為,只能測到實際數值的一成。

媒體報導,伊達市個人輻射偵測器最多可能低估4成。
媒體報導,伊達市個人輻射偵測器最多可能低估四成。

是撲滅還是製造流言

對於早野龍五違反學術倫理的爭議,作家想田和宏評論道,黑川真一等人對早野論文的指正,有十處之多,但早野一概忽略。「如果早野是故意這麼做的,那麼事情就嚴重了。他被認為是撲滅輻射流言的傳教士,卻成為錯誤知識的濫觴。以檢查核食、內部被曝而出名的他,其檢查的結果不無疑問。」

早野龍五是福島安全論的倡導者,坪倉正治、糸井重理等人,都倚賴他的見解,大肆宣傳福島安全。影響所及,日本之外的中英文媒體、台灣媒體也跟著照單全收,給人福島居民被曝低微的印象。

災民被曝程度,為求償關鍵之一。近年,上萬災民透過政府中介機構,求償連番遭拒,只好轉向勞民傷財的訴訟官司。

目前集體訴訟近30組之多,和獲得政府充分救助的車諾比災民不同,不少人在筋疲力盡的避難生活之餘,還得打起精神,面對無止無休的核災危害爭議,爭取此後安身立命的生機。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本文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