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林現象:中國森林只剩一張皮 | 環境資訊中心

空林現象:中國森林只剩一張皮

2007年04月23日
作者:馮永鋒(中國光明日報科技部記者)

攝影:Marc van der Chijs;來源:中外對話中國在大力鼓勵植樹造林,以期在2010年使森林覆蓋率達到20%。但馮永鋒指出,速生豐產林和人工純林的發展對中國的野生物種和天然林生物多樣性造成了威脅。

每年的三四月份,是中國很多城市和地區的植樹月。每當此時,一些城市單位會出資組織員工植樹,縣鎮村出臺措施幫助農民植造林木以助其致富,全國上下掀起一片綠化熱潮。

中國政府許諾到2010年,森林覆蓋率要達到20%。因此,大力植樹造林、發展林漿紙一體化、植造速生豐產林等都是國家林業局的重點工程。然而,就在這些措施大力推進的時代,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正在發生,這個現象姑且稱之為空林現象。讓我們來看看空林現象都是如何造成的。

城市日益嚴重的「高爾夫球場魔症」

空軍指揮學院李小溪教授發現,2003年開始,圓明園推進了一項改造計畫,把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養育起來的半自然狀態改造為「全人工」,即砍去「雜草穢木」,像高爾夫球場一樣鋪上國外引進的草坪。她多次試圖阻擋,未能成功。她悲傷地說:「北京的生態用水越來越少,而圓明園原本的生態環境是能夠造水的,因為它們有良好的鬱閉度和立體感,生物多樣性也頗為豐富。此後,圓明園的這些人造景觀,將越來越耗水,因為樹下空空如也,草坪都需要澆灌。」

一直在圓明園進行鳥類觀察的自然之友觀鳥組認為,圓明園原本是北京五環內生態環境最好的地區,然而,近年來卻在持續惡化。他們說,源自圓明園管理處的內部破壞,是圓明園被外國侵略者毀壞後的第二次受辱,這次損壞的是圓明園的生態尊嚴。

圓明園的變化反映了北京和中國其他一些城市愈來愈嚴重的「高爾夫球場魔症」,綠色表面之下是水資源的高消耗,是生物多樣性的日益單薄。近年來,園林管理部門不斷加大對城區的綠化力度。但在某種程度上說,這種人工的過度干預,表面上提高了城市的綠化水平,實際上卻可能降低了城市植物的生態能力。這些讓人鼓舞的「綠化」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只有可隨時被搬來搬走的植物,但除了喜鵲、斑鳩、麻雀這些親人鳥之外,很少能見到其他動物棲息停留。相反,倒是被人類拋棄的流浪狗和流浪貓,成了主要的「野生動物」。

與此同時,很多城市的郊區綠化也出現了問題。有些城市把郊區的綠化區定向「承包」給市內的各個單位。然而,一些單位把綠化點建設成了本單位的度假區,與綠化建設的本意背道而馳。還有些單位種樹方法粗暴,往往砍去原生的樹種,大量種植常綠的松柏,以為這樣才美觀,殊不知這樣做破壞了尊重本地樹種的原則,更違反了生物多樣性最大化原則。

果樹和經濟林大肆取代天然林

中國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在一些有林地的農村,農民由於種植農作物無法獲得足量的經濟收入,開始對丘陵山體進行「開荒」以種植經濟林木,如桔、桃、蘋果、板栗等。聰明些的農民,還在更高的地帶,種植小片的杉林、楊樹、松樹等「長效經濟林」。

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種地收入更加低下,農民加大了墾殖的力度以換得較好的現金收入。在沒有其他產業的農區,比如福建大部分地區,農民把丘陵從山腳剃到了山頂,甚至放火煉山后來種植經濟果木。天然林被替換為果木林和杉松林,是福建近年來洪水災害頻繁的主要原因。

進入本世紀以來,由於速生豐產林政策與林漿紙一體化政策的推進,一些特權者和一些大商業勢力開始入侵天然林區。他們在當地各級政府部門的默許甚至幫助下,以改造荒山的名義,承包走大片的天然林,砍去天然林後,種植速生的桉樹或者杉、松。於是,天然林地被大面積替換為人工純林,表面上看綠色連綿,實際上卻只有一張空殼,林下很少有其他植被,動物的種類也很少,菌類幾乎沒有。

人工純林將是中國森林最持久的傷痛。近些年來,某些地方出現了野豬過多的現象,原因就是它們的天敵已經消亡。如今,森林的純化將可能使野豬的生存也面臨困境,因為它們的食物也會缺乏,活動空間單一得讓它們性情暴跌。最終,它們將不得不像雲南的亞洲象一樣,由於人工林和農作物區擠佔了它們的天然覓食場,而憤怒地與人類爭奪生存空間。

「天然林豐富區」也不樂觀

中國的自然保護區面積頗為壯觀,據說早已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然而,保護區也同樣面臨空林現象。

四川茂縣九頂山自然保護區,有個民間自發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組織,他們多年來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拆除過去獵戶「埋伏」在森林裏的獸夾、解除藏在暗處會割斷羚牛脖子的鐵絲,希望給野生動物打開一個「自由通道」。而同時,他們還要跟繼續在上山偷獵的人進行鬥爭,有時候,雙方不得不刀兵相見。因為,「有些獵戶為了把裏面的野獸逼出來,甚至想出了故意放火燒山的惡毒辦法。」

雲南一直被稱為野生動物的王國,然而,由於某些「成功人士」嘴巴太饞,把中國、東南亞的野生動物幾乎吃盡,其「牙齒傷害力」波及雲南,野生動物王國日益成了虛妄的稱謂。同時,雲南近年來大力發展旅遊業,全世界的遊客都喜歡吃天然「土特產」,像竹蟲、蜂蛹這樣的昆蟲,像牛肝菌、羊肚菌、松茸等天然菌類和中草藥,受到了每一個喜好獵奇的遊客的追捧,被大量採摘和挖取。

吉林長白山自然保護區,周邊原本都有長勢良好的天然紅松林,上世紀80年代遭到高強度的砍伐,後來又有保護區居民大量偷採紅松種子。2000年開始,保護區居然又想出了將保護區內的紅松林分片承包的辦法,對紅松種子資源進行「產業化經營」,在未進行任何環境影響評價的基礎上,將近 5萬公頃共98萬株紅松承包給38個承包戶,導致紅松林被周邊村民嚴重傷害,以紅松種子為食的11種鳥類和15種獸類因此而挨餓或者改變食性。直到 2006年,長白山保護區開始申報世界自然遺產,吉林省才把長白山保護區管理區 「忍痛取消了承包」,「一年損失一千多萬元」。但這時紅松林的生態能力已明顯疲軟。

長期高負荷的採摘、採伐和獵獲等人類的過度侵犯,使得天然林的生物多樣性嚴重下降。天然林表面上看雜色紛呈,可它下面,也在被日漸掏空,逐步喪失了它應有的活力和充實感。

如此下去,中國的森林,面積也許會擴張,但生態效益卻可能持續下降,生物多樣性日益減少,成為一片一片的空林。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7年4月19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至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ummary/939-China-s-empty-for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