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開發頻踩雷 沒有牙齒的「生態檢核」如何即刻救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能開發頻踩雷 沒有牙齒的「生態檢核」如何即刻救援?

2019年07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開發案連踩生態地雷,與石虎棲地高度重疊的裕隆三義開發案,儘管通過環評小組審查,在80萬人連署反對的民意下只能暫停開發。綠能政策也遇到類似困境,上千口的桃園埤塘僅開發八處,就「恰巧」選上鳥類生態豐富的埤塘。

無論是大規模需要環評把關、或是小規模不需環評的開發案;無論是嘉義鹽灘地、桃園埤塘,還是知本光電、七股魚塭光電,再生能源戰火四起,令人疲於奔命,有沒有可能的解方?

能源轉型進程受阻,經濟部不得不正視生態議題,次長曾文生坦承,正在考慮納入「生態檢核」機制。

但是,沒有准駁機制的生態檢核,能夠「即刻救援」卡關的綠能開發嗎?目前使用在公共工程領域的生態檢核,又能左右私人土地的開發嗎?本報邀請長期參與生態檢核計畫的「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總經理黃于玻來談談「生態檢核」。

台灣為了推動綠色能源,天然氣發電廠、太陽能光電場興建,常常都找上埤塘和濕地。
台灣為了推動綠色能源,天然氣發電廠、太陽能光電場興建,常常都找上埤塘和濕地。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埤塘濕地的開發危機】

問:現在已經有環評(環境影響評估)機制,為什麼還需要引入生態檢核?

黃于玻(黃):首先,達一定規模才會進行環評,許多爭議開發案並不需要環評。其次,環評是在後期階段進行,這時開發計畫已經確定、甚至土地也都買好。在這個階段遇到反彈,廠商只願小規模調整,很難重新選址,桃園藻礁就是這樣的案例。

生態檢核是在開發「初期」的評估階段進行。這時廠商可能有十個方案,從技術、法規、經費等面向,決定一個最合乎效益的方案。生態檢核在這階段提醒廠商——「不要低估生態成本」。納入生態成本重新計算後,可能會發現另一個地點建設工程費較貴,但沒有爭議,反而可以順利完成。

問:目前生態檢核是應用在公共工程,但魚塭光電等開發都在私人土地上,廠商會願意去做生態檢核嗎?

黃:「麻煩也是成本」,廠商必須了解,沒有納入生態考量的方案看似比較便宜,但事後遇到反彈,可能連工程都會進行不下去。

超過80萬人聯署反對裕隆在石虎棲地的開發案,就是最好的例子。現在不僅環評停滯,還損及公司形象,絕對是得不償失。

桃園市野鳥學會理事長吳豫州表示,雁鴨科鳥類喜歡棲息在埤塘中央,設置光電板須考量對生態的衝擊。
雁鴨科鳥類喜歡棲息在埤塘中央,設置光電板須考量對生態的衝擊。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埤塘濕地的開發危機】

問:經濟部規劃的鹽灘地光電、農委會的漁電共生都說已經避開一級保護區、國家級濕地了,為何還是爭議連連?

黃:棲地不是固定的,石虎並不會停留在特定區域,黑面琵鷺也不會都在黑面琵鷺保護區內覓食,並非避開保護區就能避免衝突。

保護區外、人為使用的區域也具有生態功能,農田、魚塭都有需要保護的物種。不過考量要維持人類的使用,這些地方都很難劃入保護區。

「生態檢核」並非是限制這些地區不能開發,而是希望廠商和政府在規劃之初就先跟地方的關係人、保育人士展開討論,看能不能先達成一個生態友善的方案,如果不行的話,就該考慮儘早重新選址。

這幾年光電業者不斷遊說官田地區農民,提供農地設置光電板,發展政府推動的綠能政策。
這幾年光電業者不斷遊說官田地區農民,提供農地設置光電板,發展政府推動的綠能政策。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雉於何地?】

問:過去生態保護大都是環保機關,這次連經濟部也說會考慮生態檢核機制。為何會有這樣的變化?

黃:不管綠能政策本意多好,民眾反彈後,受到傷害的還是政府。

政府很多環節都有審查機制,例如核發開發許可,如果能在審核機制中納入生態檢核,廠商會更清楚生態的成本,爭議開發案減少對政府也有好處。

問:有些綠能開發案不完全是生態問題,例如魚塭光電遇到承租漁民的工作權益,知本光電遇到原住民權益。生態檢核只看生態嗎?

黃:生態系統服務包含供給、調節、文化與支持四項功能,生態檢核也包括這四個面向。例如桃園埤塘有氣候調節的功能,魚塭也有地主跟承租戶的問題。當開發間接造成承租戶失業、社會衝突增加,一樣會讓政府施政受到打擊,這都是生態檢核階段要避免的問題。

為了保護水雉,台南市政府還提供巢位補助,給種菱角的農民。
為了保護水雉,台南市政府還提供巢位補助,給種菱角的農民。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雉於何地?】

問:桃園埤塘雖然規模不大,但一樣造成衝擊,生態檢核如何評估規模與衝擊?

黃:有些開發的規模並不大,但我們不知道它會不會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生態檢核應該納入整體的概念,這就是「計畫生態檢核」。

以上千口的桃園埤塘為例,桃園市政府已經跟鳥會合作,將從生態調查開始,依據生態豐富度進行埤塘分級,確保生態最豐富的埤塘不被開發。接下來要面對的難題是:一口只有十隻鳥的「埤塘A」能不能開發?從整體的角度來看,假設有一口生態條件很好的「埤塘B」正面臨毀損,請「埤塘A」的開發商協助「埤塘B」的復育,創造讓上百、上千隻鳥棲息的環境,這樣做會不會更好?這就是生態補償的概念。但要做到這一點,要先有足夠、大尺度的盤點,這是目前努力的方向。

不同的水位適合不同的鳥類棲息,過高的水位反而不利鳥類棲息或覓食
不同的水位適合不同的鳥類棲息或覓食,過高的水位反而不利鳥類利用。蔡鵑如攝。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