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光是存在就足以威脅野生動物 甚至危及掠食動物存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人類光是存在就足以威脅野生動物 甚至危及掠食動物存續

2019年07月25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最新研究指出,美洲獅、北美短尾貓和臭鼬等肉食動物其實非常害怕人類,當牠們感覺到人類的存在時,捕食量會大大減少,可能影響該物種長期存續。

這種恐懼間接讓囓齒類動物更輕鬆覓食而不必擔心被獵捕,顯示人類就算沒有狩獵或破壞棲息地,光是存在就能對生態系產生深遠的影響。

研究人員在「生態學通訊」(Ecology Letters)期刊上發表的這篇論文寫道:「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世界各地觀察到的人類活動對野生動物的影響,許多可能是對人類的恐懼所致。」這份研究探討動物對人類的恐懼如何從頂級掠食者到最底層獵物影響整個食物網,是這個領域首次的大規模研究。


一頭棲息在美國冰河國家公園的美洲獅,照片來源:美國國家公園署

根據英國獨立報報導,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博士後研究員蘇拉奇(Justin Suraci)說:「美洲獅和小型食肉動物對人類的恐懼程度之高,只要牠們覺得有人類存在,就會改變自己的行為和習性。」

科學家們鎖定聖塔克魯茲山中不對外開放的兩個偏遠地區,在其中一平方公里的範圍內放置了25個喇叭播放人類的聲音。

當牠們聽到人類的聲音時,北美短尾貓變得更傾向夜間活動,美洲獅顯著減少活動量,臭鼬的整體活動減少了40%,負鼠的覓食活動減少了60%。蘇拉奇博士說明,「北美短尾貓幾乎放棄了日間活動,完全改成夜晚出沒,因為牠們覺得晚上比較安全。這些掠食者不一定會離開這個地區,只是沒那麼活躍,可能是因為傾向躲藏。」

同時,牠們的獵物變得更加大膽。白足鼠的活動增加了45%,小型鼠類和林鼠的覓食活動增加了17%。

「這顯然是因為天敵的活動減少,讓牠們變得更大膽,於是牠們更常移動找到更多食物。這些動物對人類不太反感,於是利用這個機會。」蘇拉奇指出,「人類非常致命。對於許多物種來說,我們是主要的肉食動物,因此也是恐懼的源頭。這項研究的創新之處在於,讓我們較大規模地觀察到這種恐懼在環境中的樣貌。」

科學家們擔心,如果這些掠食動物的進食量下降,可能帶來嚴重後果。他們希望更深入地瞭解在人類附近生活對特定物種產生的生存成本。

本研究的資深作者、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教授威爾默斯(Chris Wilmers)曾研究對人類的恐懼如何影響山獅

他指出,「隨著人口成長和擴張,保護野生動物的同時,讓人們從事野外活動往往是兩個衝突的需求。」「透過這項研究研究,我們才開始瞭解如何能務實地同時滿足這兩點。我們需要知道我們的存在會讓動物有什麼反應,以制定確保動物福祉的政策。」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