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三期區段徵收爭端再起 自救會批借屍還魂:鯨吞變蠶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竹科三期區段徵收爭端再起 自救會批借屍還魂:鯨吞變蠶食

竹東特定區計畫未過關 都委會幕僚直指計畫問題「無法自圓其說」

2019年08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說我們為反對而反對,他們才是為徵收而徵收。」老農們在烈日下喊著「官商勾結滅農村、立即解編還地於民。」他們各個汗水淋漓,頭頂綁著的「立即解編」的布條早已被浸濕,在臉上留下鮮紅的印漬。
審議會上,支持重劃的地主則強調,竹科三期是新竹的金山、銀山、靠山,呼籲政府盡速地把這塊蒙塵38年的土地重新擦亮。

竹科第三期竹東特定區抗爭40年爭議再起,雖然1995年國科會已行文放棄區段徵收,但新竹縣政府以活化閒置用地、帶動產業發展為名,規劃「科三期」辦理都市計畫變更,提內政部都委會審查,昨(14)日進行第一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

多年來反對徵收的「竹東二重里地主權益自救會」到現場陳情要求立即解編,認為本案是不必要且不當的國土開發,並有圖利特定對象、摧毀客家文化、破壞良田的嫌疑。自救會長呂政權呼籲,土地應該直接解編,「40年前國科會(科技部前身)要鯨吞整塊土地被我們擋下來,如今新竹縣政府看我們自救會成員年事已高,打算蠶食珍貴的良田。」

然而,新竹縣政府強調,只徵收願意被徵收的土地,現場也有多位支持的地主出席發言。最終經過四小時的討論過後,都委會專案小組決議,新竹縣政府須將本案帶回檢討修正,若仍有充分理由再送審。

竹東二重里地主權益自救會於營建署外抗議

內政部都委會15日在營建署進行「變更竹東鎮(工研院暨附近地區)特定區主要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案」第一次專案小組審議會議,竹東二重里地主權益自救會於營建署外抗議。孫文臨攝。

新竹縣長楊文科經濟三枝箭之一 老農、青農痛批:「園區三期」借屍還魂 

1980年新竹科學工業園區成立,採分期分段開發,特定區的三期土地計畫案於1987年進行變更後引發爭議,居民當時組成自救會,團結抗爭擋下計畫,竹科管理局繼而在1995年決議放棄徵收並配合高鐵變更設計,間接影響了國科會增設中科與南科園區。

不過,雖然竹科放棄開發,但土地計畫歷經30多年來歷任新竹縣長更迭,都未解編土地重新規劃,導致地方限建40年,地方長期缺乏醫療、教育、自來水、污水管等公共建設。新竹縣政府認為竹科現地不足,廠房土地需求殷切,希望辦理都市計畫變更回應產業發展需求,並活化閒置土地。

新竹縣長楊文科更把「變更竹東鎮(工研院暨附近地區)特定區主要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案」列為重大政策,訂為拼經濟三枝箭之一,2018年完成都市計畫草案公開展示,討論修正後,今年5月通過新竹縣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送入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14日於營建署進行第一次專案小組審查。

DSC_0133

竹東二重里地主權益自救會北上抗爭,發言者為自救會成員林兆榮。孫文臨攝。

會議開始前,數十位老農帶著斗笠、綁著頭巾聚集在營建署大門外,高喊「強盜政府,立即解編。」自救會成員林兆榮表示,全台242個工業區有許多閒置土地,政府也盤點出2000多公頃的土地可供產業使用。「然而良田是越來越少,徵收區域更有湧泉及客家文化。」他呼籲,新竹縣府勿強徵民地,破壞珍貴良田。

「政府勾結財團,把工業地拿去蓋住宅,然後又要把優良肥沃的農田劃成工業區蓋廠房。」自救會成員、老農劉慶昌舉出一張張鄰近工業區興築住宅的證據,痛批新竹縣如今只為了增加不到80公頃的工業土地,破壞上百公頃良田。

「說我們為反對而反對,他們才是為徵收而徵收。」老農們在烈日下喊著「官商勾結滅農村、立即解編還地於民。」他們各個汗水淋漓,頭頂綁著的「立即解編」的布條早已被浸濕,在臉上留下鮮紅的印漬。

DSC_0256

劉慶昌批評,政府把工業用地拿去蓋住宅,又要拿農業地來蓋工廠。孫文臨攝。

另一方面,會議室內支持重劃的陳姓地主則有不同看法,「小農的傳統農耕已經無法在現代發揮經濟效益。」他表示,過去竹東與中壢、豐原並列全台三大鎮之一,如今中壢、豐原快速發展,竹東卻因政府廢弛而萎縮成一個小鎮,「旁邊的竹北從10年前的7萬人成長到現在的19萬人,人均所得破百萬,是全國所得最高的區域。」他認為,這是因為竹科帶來良好的就業環境與生活機能,吸引世界各國優質人才遷入。

「然而竹東卻因為土地限建40年導致發展受限,這是一個新竹兩種世界。」陳先生認為,土地重劃能夠讓年輕人留在家鄉工作,生活收入增加、家庭壓力降低,生育率自然不會持續下降,此計畫能加速竹東發展,也能讓全台受益。

DSC_0208

戴姓地主也表示,重劃的利益絕對大於維持禁建現狀,「要把消失的38年拿回來」。孫文臨攝

另一位戴姓地主也認為,「過去竹科帶給台灣經濟30年榮景,未來竹東也能帶給新竹縣30年榮景。」他表示,竹科的土地一年創造了1兆1千億的產值,只不過是全國千分之一的土地卻有13萬個就業機會。「竹科的土地每公頃產值達17億元,反觀農林漁牧每公頃產值只有67萬足足差了2530倍。」

戴先生強調,重劃區可能會對部分居民帶來衝擊,但所回收的利益絕對遠遠大於維持現狀,「你們知道限建38年是多久嗎?我們沒有38年可以蹉跎,我們要把這消失的38年拿回來。」他認為,竹科三期是新竹的金山、銀山、靠山,呼籲政府盡速地把這塊蒙塵38年的土地重新擦亮。

P_20190814_144822_vHDR_On_HP_1

新竹縣政府提出的土地計畫方案。翻攝自新竹縣政府投影片。

徐世榮呼廢止區段徵收:全世界只剩台灣還在用

地主意見兩極,不過竹東雜糧產銷班的移居青農苡莘有話要說,「解編是最簡單也是最直接、最好的方法,解編之後再自辦重劃,不需要做區段徵收,讓現有的良田可以完整保存,柯湖跟頭重這兩個最想被徵收的兩個里也可以發展。」他表示,自己是外來客,但非常了解這些老農的堅持與貢獻,「半導體產業非常耗水,竹科之所以能有所發展是不乏的水資源。為什麼會有充沛水源,那是因為早年竹東的農民徒手挖出竹東大圳,因為有了竹東大圳的水才有了經濟奇蹟的繁榮。」

苡莘強調,自己是一個被吸引來這裡耕作的青年,代表著這裡的環境真的得天獨厚,「你們有工業儲備用地需求,農民也有農業儲備用地的需求。」他指出,解編後自辦重劃是最省時、有效率也最方便的途徑,哪個區域需要工業用就重劃,二重、三重豐富農業資源也能保留。

抗爭多年的呂政權也說,「如果只用錢來衡量土地的價值,那真的太膚淺了。」農夫從來沒有談過錢,要的只是土地、農田可以持續活下去,「希望我們的子孫不要被錢和利益蒙蔽,可以在一個自然環境裡面出生長大。」

「錢花得掉,但環境回不來。」呂政權說,如果現在不保留,良田破壞一塊少一塊,就算賺再多錢也換不回來。他呼籲審議委員不要只看投影片上冷冰冰的數字,「過去竹科要鯨吞整塊土地,現在換成新竹縣政府只是變成要蠶食,一塊一塊地毀掉。」他也告訴竹科三期促進會的支持方地主,「現在你們很團結要開發,但若真的通過徵收,你們裡面一定也會成立自救會,因為分贓不均。」

DSC_0221

自救會長呂政權批評,政府從鯨吞土地變成蠶食良田。孫文臨攝。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則提出陳情意見,要求內政部廢除違憲的區段徵收。「區段徵收是一個19世紀的法規,現在全世界只剩下中華民國台灣還在使用。」他表示,自己親身參與過苗栗大埔、八里台北港以及新竹二重埔的反迫遷抗爭,每次出問題的就是區段徵收。

「區段徵收之所以受到政府青睞,是因為可以帶來土地財政的利益,然而卻是對人民財產的強取豪奪。」徐世榮表示,雖然法規有嚴謹限制「區段徵收」是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的最後手段。「然而從許多例子來看,並未符合。」他認為,區段徵收在台灣嚴重窄化土地價值,甚至迫害到基本人權,呼籲內政部廢除過時且不合適的區段徵收法規。

對此,都委會僅表示這個非個案可以處理,會把相關意見書轉給地政司,有委員就說「真的要廢止就廢止,也會遵照辦理。」會議主席洪啟東確認過正反方意見充分表達過後,進行了3個小時的會議這才進入實質討論。

DSC_0176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此案為台灣土地抗爭的重要事件,也影響了中科與南科的設立。孫文臨攝

不只正反意見談不攏 都委會幕僚更指該計畫問題「無法自圓其說」

農委會代表指出,地方農民的說法沒有錯,頭重、二重、三重都是重要的良田範圍,竹東大圳水源充沛環境肥沃,水稻種植面積至少達50公頃以上,「這當然可能與多年的限制開發有關。」他說,農業發展主要核心是水土資源,此處環境自然外,「還有湧泉,可不是每個地方有」,雖然新竹縣府說會保留農業區,「但沒有充分的水文調查資料,可能你開發的地方就剛好會破壞到水文系統。」他表示,縣政府需要提出充足資料佐證開發的合理性。

針對工業用地需求,竹科管理局代表指出,確實台灣開了很多科學園區,然而廠商因為人力、人才等考量,還是希望留在新竹,但竹科已經沒有地了。「南科和中科、甚至銅鑼都有土地沒錯,但是現況就是廠商不願去使用那些土地。」他也坦言,當年竹科放棄徵收,不是不需要土地,只是因為地方抗爭的問題,「若能因為這次重劃案新增工業用地,我們當然也是樂見其成。」

此外,地政司代表則指出,產業用地有多少需求一定要重新估算,否則欠缺區段徵收合理性;另外也質疑報告中的引進人口是否超高估,「高雄科學園區估算一公頃才100人,你們卻用一公頃204人,是兩倍以上,若人口高估,其他數字就會出問題。」他也說,縣政府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寫到區段徵收的意願調查結果,只有49%面積的地主有意願,但到了都委會簡報卻變成81%,報告有很多問題,「且計畫中有農業區就不需要納入區段徵收範圍,按照我們的經驗,沒有地方政府做區段徵收後,還拿來做農業區。」

而不願具名的都委會幕僚官員則告訴新竹縣政府,「不要把細部計畫送進來,我們只會審主要計畫,不要讓民眾看到細部計畫出問題也是指責內政部。」

他指出,這個計畫可能有根本的問題:現在新竹縣延續了一個多年以前的計畫,其中也經歷了監察院的糾正調查報告,所以不少內容前後兜不攏,連自圓其說都不容易,「現在雖然是特定區計畫,但又是竹東鎮的名字,你們去審視過去的資料,沒有哪個都市計劃是某某鎮的特定區計畫,市鎮計畫跟都市計畫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位官員表示,當時竹科是特定區,現在若仍用特定區來審,一樣要有特定的理由,但此計畫內容完全看不出來,「如果沒有特定理由,只是要解決土地問題,就用一般計畫,也不用搞得那麼複雜。」他也說,這個特定區原本要200公頃工業用地,現在變成只要70公頃,然後增加住宅區,「但現實是人口趨緩,整個內涵都不對,新竹縣應該重新思考是不是改變開發方式就好,否則是徒增大家的困擾。」

「如果不一定要區段徵收的話,還有其他不讓民眾討厭的東西,那就用其他方式去走。」

這位幕僚也說,新竹縣當時公開展示的計畫與現在送審的計畫不同,但是卻沒有第二次公開展示,導致很多民眾拿舊的資料來抨擊,對此新竹縣府應該更積極跟地方溝通,「你們不能只說放到網路上,有些長輩又不會用網路。」

DSC_0195

新竹縣產業發展處長陳偉志。孫文臨攝。

對此,新竹縣產業發展處長陳偉志則反駁,「我們當然有紙本資料,也都有送到地方里長辦公室和議員溝通。」對於有新竹縣議員表示沒有提供充足資料,他表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們也很會用網路,稍微一動員就很多人來抗議。」他說,新竹縣針對都市計畫有架設專屬網站,資料都在上面很容易找。

陳偉志並強調,新竹縣府對於區段徵收有六大原則,包含只要任一土地持分所有權人反對區段徵收,則剔除區段徵收範圍;主要幹道兩側、屬建物密集地區,劃設為住宅再發展區,剔除區段徵收範圍;非屬建物密集地區,劃設農業區,剔除區段徵收範圍;營運中或有污染疑慮之零星工業區則維持原土地使用分區,剔除區段徵收範圍;涉及重要公共設施、道路系統土地,納入區段徵收;非位屬農業區,如有建物則劃設為住宅再發展區,其餘土地納入區段徵收,如有農耕需求者則配售農業區。

最終,主席洪啟東整合各方意見,裁示新竹縣政府須重新檢討本計畫內容後,再送審,「看是要延續,還是要以新的案子來做,新竹縣需要研究清楚,特別是土地需求、人口都很重要,案名也要確認好。」其次是需要針對區域內水文、環境敏感區、文化若有破壞要提出具體減緩對策,第三個部分則是「區段徵收的必要性,如果不使用其他替代方案,要把理由敘明,如果評估過後有非區段徵收不可的理由,那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也比較好跟民眾說明。」

DSC_0238

自救會成員林兆榮對審查小組直陳開發案不當與農民之怒。孫文臨攝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