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瀕危玫瑰木非法交易 中、墨需攜手合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打擊瀕危玫瑰木非法交易 中、墨需攜手合作

2019年09月18日
文:埃米利奧·戈多(墨西哥環境記者)
保護瀕危的墨西哥樹種需要在中國等市場對買賣雙方採取規範。
墨西哥紅木被非法地砍伐並運往美國、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環保工作者仍無法有效地保護這一資源。圖片來源:María Teresa Adalid
墨西哥紅木被非法地砍伐並運往美國、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環保工作者仍無法有效地保護這一資源。圖片來源:María Teresa Adalid

墨西哥玫瑰木(Granadillo,中國又稱闊變豆、白酸枝,學名:Platymiscium yucatanum)色深質堅,可用來製造亞洲傳統傢俱和樂器。它既是一種極具價值的木材,也是一個瀕危物種。墨西哥和中國必須聯起手來打擊非法貿易,以保護這一物種。

「海關應該對木材進行適當檢查,中國應該關閉其市場,」坎佩切州林業機構東南社區整體發展倡議負責人阿爾貝托·維拉塞諾說。

維拉塞諾說,墨西哥Granadillo的採伐背後有巨大的經濟動機,非法採伐者中就包括中國買家。

Granadillo是黃檀屬樹種,而在黃檀屬的250個樹種中,至少有62個已經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入「紅色名錄」,即科學家們列出的滅絕風險最高的物種。

其中,又有三種被列為極危物種,以及26種瀕危和33種易危物種。

劃分與保護

墨西哥生長著20種黃檀屬植物,其中五種是當地特有的。有兩種被列為墨西哥「瀕危」物種的保護標準。

但據墨西哥生物多樣性認識和利用委員會(Conabio)說,還有八種可以列為瀕危,另外四種可以列為「受脅」。

然而, 自2010年以來墨西哥政府並未更新過瀕危物種名錄,意味著這些黃檀屬樹種仍然可以被採伐。墨西哥聯邦環境保護署(Profepa)指出,Granadillo和雪松、松樹都是墨西哥走私最嚴重的木材。

維拉塞諾說:「這些物種面臨著重重壓力。」

雖然墨西哥生物多樣性認識和利用委員會研究了Granadillo的基本特徵,但由於缺乏預算,尚未開展該樹種的種群數量測算工作。

墨西哥生物多樣性認識和利用委員會優先物種專家安吉莉卡·賽凡提斯表示,這是保護Granadillo的重要步驟,因為它經常被偽裝成其他樹種走私出境。

「儘管它們(Granadillo樹木)作為木材以一種不可持續的方式遭到砍伐,但並未包括在(墨西哥)保護名錄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得出結論說這一物種處於危險之中,並建議將其納入(國際)監管。」賽凡提斯補充說,許多非法貿易是在鄰國瓜地馬拉洗白的。

2018年,墨西哥失去了26.2萬公頃森林。監控世界森林狀況的數字平臺「 全球森林觀察」表示,受非法砍伐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是墨西哥的猶加敦半島。猶加敦半島包括坎佩切州、金塔納羅奧州和猶加敦州。

該地區是拉丁美洲僅次於亞馬遜的第二大生物多樣性叢林地帶,也是數千種動植物的棲息地。然而,Granadillo的損失仍沒有確切的數字。

墨西哥生物多樣性認識和利用委員會認為,過度開發、木材走私、森林破壞和棲息地碎片化是Granadillo面臨的主要威脅。

不過,在保護該物種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2016年,「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三年一度的峰會認為,有13個(黃檀)品種儘管尚未受到滅絕威脅,但必須控制其商業化以防止滅絕。

因此,這13個品種現在需要出口許可證或原產國簽發的再出口證書。

一場敗仗?

儘管有這些新的國際保護措施,涉及Granadillo的犯罪仍在繼續。2018年,墨西哥聯邦環境保護署的三次行動查獲了166立方公尺的該種木材。

其中兩次行動是在著名的馬雅遺址卡拉科爾附近,位於墨西哥城東南1200公里處的坎佩切州。該地區也是一個生物圈保護區。

2018年,《動物政治報》發表了一篇匿名文章。文中寫道:「每年,在太平洋和猶加敦半島的幾個港口,都有數十艘載著黃檀開往中國的貨船被查扣。」

腐敗加上缺乏海關監管,意味著黃檀常常被假冒成其他品種的木材報關並獲得合法印章,然後被運往國外。

今年4月,墨西哥總統安德列斯·曼紐爾·洛佩茲·奧夫拉多爾宣佈,他將派遣士兵保護卡拉卡爾附近的生態系統。

他警告說:「我想借此機會告訴那些正在破壞雨林的人們,一支部隊即將到達。我們將派遣一隊陸軍特勤駐紮在那裡,這樣他們就不會繼續盜伐了。」

2011年以來,墨西哥聯邦環境保護署已經多次發現從墨西哥不同港口向亞洲市場非法出口Granadillo的企圖。

2004年至2015年,墨西哥當局對港口、機場和邊境地區進行了八次突擊檢查,查獲了總量達1712立方公尺的黃檀。

2013年至2015年,墨西哥共計出口了232立方公尺疑似Granadillo的「微凹黃檀「(或稱為「可可波羅」)。其中大部分運往中國、柬埔寨、台灣和美國。

保護的關鍵

根據墨西哥法律,環境部必須每三年更新一次瀕危物種名單,每五年相應地修改一次法規。

賽凡提斯很有信心,新的Granadillo品種將在下一輪修改周期,也就是2020年被添加進去。

她說:「我們還遠未評估這種保護措施是否有效,還有很多問題有待我們弄清。首先要瞭解樹木生長的大致情況,這是理解它們生長規律的基礎。目前還沒有對種植面積進行估計,這讓保護行動受到了限制。」

為了提高識別能力,墨西哥將Granadillo納入了「野生動植物條碼」全球草案。「野生動植物條碼」是海關鑒定物種時使用的一種鑒定工具,旨在利用基因樣本加強保護工作。

在聯合國正努力實現的17項「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中,打擊野生動植物走私被列入目標15。

目標15的第七條中還提到,「採取緊急行動,終止偷獵和販賣受保護的動植物物種,致力於解決非法野生動植物產品的供求問題」。

國家層面頒布的瀕危物種產品貿易禁令取得了一些成功。2017年底,中國關閉了非洲象牙的國內市場,打擊了象牙銷售。但跨境和非法交易仍在繼續。

打擊石首魚魚鰾交易的行動結果好壞參半。石首魚是在墨西哥灣發現的一種大型魚類。

維拉塞諾說,制止Granadillo的非法交易需要貿易雙方都採取行動。

他說:「如果你們不採取行動打擊砍伐者,這事就不好辦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也沒有奏效。我們必須從非法交易的源頭這裡立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