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氣候峰會 中國從「引領者」退居「積極參與者」的轉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聯合國氣候峰會 中國從「引領者」退居「積極參與者」的轉變

2019年10月03日
文:白·莉莉(中外對話研究員、北京能源網路(Beijing Energy Network)執行製作)
中國此次在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上沒有提出進一步的減排目標,但卻在「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領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在氣候峰會開幕當天的演說。圖片來源:UN Photo/Loey Felipe,網址:https://www.unmultimedia.org/photo/detail.jsp?id=822/822061&key=5&query=subject:Splash&sf=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在氣候峰會開幕當天的演說。圖片來源:UN Photo/Loey Felipe

在本周於紐約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上,中國並沒有表示要進一步提高氣候行動目標。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瑞斯呼籲各國在聯合國大會召開之前的這次特別峰會上拿出新的務實的氣候行動目標,從而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應對氣候變遷,按計畫兌現《巴黎協定》承諾。

聯合國「人人可享有可持續能源」倡議負責人蕾切爾·凱特表示:「峰會將為我們初步展示各國的氣候行動目標。」近些年來,中國在言行上都逐漸展現出在國際氣候行動領域的領導力,但儘管如此,在這一次的會議上,中國並沒有走在對抗氣候變遷的最前列,這也讓外界質疑中國能否在2020年前兌現其提升氣候目標的承諾。

雄心勃勃

目前,已經有不少國家回應聯合國秘書長的呼籲提高了本國的氣候行動目標。其中,77個國家承諾在2050年前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美國並沒有做出任何承諾,但是美國總統川普卻意外現身本次峰會,雖然他僅僅停留了十分鐘。

包括日本和澳洲等在內的主要已開發國家都缺席了本次峰會。而且,這些國家仍然堅持為煤炭行業提供支持,這與古特瑞斯提出的在2020年之後不再新建燃煤電廠的建議背道而馳。

與此同時,由於國內煤炭使用量大幅削減,中國受邀在「煤炭向清潔能源轉型」專家小組會議上進行發言。但是,中國目前仍然是全球海外燃煤電廠的最大公共融資國,而且還考慮在國內新建上百座燃煤電廠。

堅持走自己的路

本次峰會前,中國生態環境部發布了一份文件。很引人關注的一點就是,這份文件中並沒有提到「引領者」一詞。2017年美國宣布將退出《巴黎協定》後,中國曾用「引領者」一詞來定位自己在國際氣候行動中將要發揮的作用。而這一次,中國僅僅將自己稱為國際氣候行動的「積極參與者」。

中國在本次峰會上的立場也反映在了其話風的變化上。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限定三分鐘的發言中重申了中國在《巴黎協定》中的承諾,並表示將認真履行現有承諾。不過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沒有提及中國是否有計畫提高其氣候行動目標。7月舉行的G20峰會期間,中法兩國曾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在2020年前更新各自的國家減排自主貢獻目標。但王毅此次會議上的發言並沒有重申上述承諾。而在海外投資方面,王毅也只提到將「共建綠色『一帶一路』」。

在談到細節問題時,中國的立場文件和王毅外長的發言似乎沒有太多新的內容,只是強調中國已經提前完成了降低經濟碳排放強度的任務,以及減少煤炭在能源結構中的比重的目標。

專門研究中國環境事務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法學教授王立德表示:「這番聲明說明,中國做了很多事情。有人希望中國的步子能邁得更大一點,但是目前為止中國還沒有這麼做。」

氣候行動追蹤組織表示,目前中國在《巴黎協定》中做出的承諾還「遠遠不夠」。如果所有國家都採取類似規模的減排措施,全球平均氣溫可能因此上升3℃到4℃。

耶魯國大學院環境研究學助理教授徐安琪表示:「中國傾向於少說話,多幹事。」也就是說,中國會提前完成氣候行動目標。幾週前,一位政府高級研究員向路透社透露,中國將在2022年提前達到碳排放峰值,而當前的目標是在2030年達到碳排放峰值。

「解決氣候問題迫在眉睫,面對這樣的壓力,所有國家都應該做出更多改變。」 綠色和平東亞區全球政策高級顧問李碩說道,「真正的領導者會直面時代的挑戰。要想成為真正的氣候運動領導者,北京方面必須儘早實現碳排放峰值,並保證峰值處於相對較低的水準。」

孤軍奮戰的中國

五年前,習近平主席與歐巴馬總統舉行會晤時,雙方共同宣佈了溫室氣體減排目標,為一年後的巴黎氣候峰會奠定了良好基礎。徐安琪指出,如今美國政府已經換屆,距離《巴黎協定》提出的在2020年前增加氣候行動目標的規定時限只剩一年,中美兩國本應在此時發佈一份全新的雙邊聲明。

但是,這一次卻只剩下中國孤軍奮戰。

王毅表示:「個別國家的『退群』改變不了國際社會的共同意志,也不可能逆轉國際合作的歷史潮流。」

但是專家認為,缺少合作夥伴可能會動搖中國減排的意志。

王毅說道:「大家都看到了川普政府所作所為帶來的傷害。在歐巴馬政府時代,雙方似乎都在鼓勵對方做出更多積極貢獻。但是如今,這種動力已經徹底消失了。」

李碩指出,當前的中美貿易戰和經濟增速放緩也可能給中國帶來壓力。

目前,中國正在編寫下一個五年計畫(即「十四五」規劃),將於2021年生效。因此,中國採取「拖延戰術」很可能是希望氣候行動目標與總體社會經濟規劃保持一致。徐安琪表示:「我猜中國可能不想本末倒置吧。」

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

儘管中國沒有宣布進一步的氣候行動措施,但是卻攜手紐西蘭向峰會提交了「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的提案,建議利用自然環境減緩和適應氣候變遷。

聯合國環境署生態系統部門負責人、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NBS)工作組協調人之一的蘇珊·加德納表示:「秘書長特別希望有國家能夠帶領這項行動……因為在他看來,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對解決氣候變遷問題能提供不少良機。」她補充道,中國在打造生態文明方面的領導力尤其突出。

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區氣候與能源事務負責人謝茜表示,這也是中國首次在聯合國擔任此類氣候領導的角色。

作為一個由紐西蘭和中國帶領的聯盟,各聯盟國家還共同發表了一份宣言來證明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的寶貴價值,例如通過植樹造林既能有效減排,成本也相對合理。這份宣言中的一項關鍵提議就是相關國家在下一輪《巴黎協定》國家自主貢獻制定過程中採用「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而中國在首次提交國家自主貢獻時就制定了明確的造林目標。

加德納表示,峰會將成為國際社會進一步採取「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的一塊跳板。王毅在演講中曾強調,「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之友機制已經形成。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宣言中列出的目標有多少能夠落實,又有多少能夠得到聯盟或領導國家提供的資金支援。

2020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將在中國召開,這也是中國首次舉辦重要的國際環境峰會。「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這個主題將得到中國政府的密切關注。

徐安琪評論道,雖然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本身具有挑戰性,但相關國家不應因此分散注意力,忽略包括工業脫碳等棘手問題。

2019年上半年,由於重工業產量持續攀升,中國溫室氣體排放量增漲了4%,環保挑戰日益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