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奈良鹿? 愛鹿協會:野生植物才是主食 鹿沒人餵不會餓死 | 環境資訊中心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奈良鹿? 愛鹿協會:野生植物才是主食 鹿沒人餵不會餓死

2020年03月13日
文:宋瑞文

日本因武漢肺炎疫情緊張,為了避免群聚感染,聞名世界的奈良鹿也受到影響。先是取消2月底的賞鹿活動,最近又傳聞鹿隻疑似因缺乏餵食,流竄到了路上,引起媒體關注。

奈良愛鹿協會2月21日公告,取消原本要在近期舉辦的「號角喚鹿」活動。這個活動源於1892年,是奈良獨有、世界上唯一與鹿互動的趣味祭典活動。今年為避免疫情惡化,只得無奈取消。

奈良鹿是日本的國定自然紀念物,遊客用鹿仙貝餵食是一大觀光賣點。攝影:吳宜靜。
奈良鹿是日本的國定自然紀念物,遊客用鹿仙貝餵食是一大觀光賣點。攝影:吳宜靜。

事實上,即便活動照常舉行,人潮恐怕也不如往昔。「從觀光客那裡得到的鹿仙貝,比以往減少八成的樣子。」一位計程車司機,接受朝日新聞訪問時說道。

「仙貝只是點心」 棲地不足奈良鹿健康傳隱憂

「到奈良公園餵鹿」,幾乎是所有觀光客必備行程。奈良愛鹿協會說明,就好像人類的食物不適合貓狗一樣,鹿仙貝不含香辛料、砂糖等一般人類餅乾常見的調味料,並強調仙貝不是奈良鹿的主食,充其量只是鹿可以吃的點心而已。此外,鹿仙貝的銷售金額,有一部分會供做鹿的保育活動使用。

對於近日疑似因為觀光客減少,導致鹿隻跑到街道上覓食,奈良愛鹿協會則澄清,「鹿從以前就會跑到路上,今年數量也沒有特別多。鹿以野生植物為主食,平時鹿仙貝吃很少。」

鹿仙貝的有無,和奈良鹿吃不吃得飽關係不大。然而,奈良公園本身的棲地環境,原本就不足以餵飽牠們。根據日本森林記者田中淳夫報導,在《鹿與日本人 和野生鹿共存1000年的智慧》一書中指出,因為可吃的草木不足,奈良鹿普遍體型不如野生鹿,平均輕了約20公斤,「不過奈良鹿普遍壽命比野生長,吃不飽卻長命,很不可思議。」

觀光與餵食改變了野生動物的行為。攝影:吳宜靜。
觀光與餵食改變了野生動物的行為。攝影:吳宜靜。

像奈良的觀光餵鹿活動,也增加了人與野生動物互動的負面案例。2018年,曾有小母鹿被人用包裹在紙張裡的鉛筆芯刻意刺傷,雖然經過治療後已無大礙,警方仍以違反文化財保護法為由進行搜查。

古城與鹿共存千年 提醒遊客掌握人與野生動物互動原則 

除了上述極端案例,愛鹿協會亦一再提醒和奈良鹿互動的幾項原則:第一點,不能亂餵其他食物,也不能留下任何垃圾。協會曾在死鹿的胃裡,發現塑膠垃圾,因此奈良公園不設垃圾桶,以避免鹿誤食。

奈良愛鹿協會曾在死亡鹿隻的胃裡發現塑膠垃圾。(圖片來源:奈良愛鹿協會官網。)
奈良愛鹿協會曾在死亡鹿隻的胃裡發現塑膠垃圾。(圖片來源:奈良愛鹿協會官網。)

第二點與行車安全有關。鹿跑到馬路上,難免會引發交通意外,發生鹿被車撞傷或是死亡的慘劇。據協會統計,從2018年4月到2019年2月,共有66起交通意外,15隻鹿死亡。協會於官網提醒駕駛:「請保持40公里以下的時速。萬一撞到鹿,請不要擔心自己有刑事責任,盡快聯絡協會,或許還有救回牠的機會。」

奈良鹿是神明的使者。傳說在1300年前,有神明騎乘白鹿進入山中,此後奈良鹿便被視為神鹿,受到人們的保護與敬愛。不過神明騎乘白鹿只是傳說,人類絕對不可以這麼做。與奈良鹿互動的第三個原則是不虐待、不騷擾。

協會說明,鹿跟人一樣,討厭惡意的騷擾,舉凡追趕、拍打、激怒、騎乘等,人類自己不喜歡的行為,鹿也不喜歡。奈良鹿是日本的國定自然紀念物,若是惡意欺負牠,不必神明出面懲罰,單單違反日本文化財保護法,蒙受罰金或牢獄之災,就已經大難臨頭了。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