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網的森林 樹木也要休兵養息 台灣梅花鹿教保護區管理的一堂課 | 當台灣梅花鹿遇到高位珊瑚礁系列報導(中)

圍網的森林 樹木也要休兵養息 台灣梅花鹿教保護區管理的一堂課

當台灣梅花鹿遇到高位珊瑚礁系列報導(中)

2020年03月23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屏東報導
墾丁的高位珊瑚礁森林,今春有大量皮孫木遭受梅花鹿啃樹皮環剝,引發梅花鹿數量過多的討論。森林不能沒有野生動物,森林提供了「供給功能」,讓野生動物有得吃;只是,維持野生動物族群量到什麼程度,才能維持平衡、讓森林生態系發揮提供人類福祉的功能,卻是大學問。

為了維護墾丁高位珊瑚礁森林少受台灣梅花鹿啃食影響,兩年前墾管處曾於保留區內設立小面積圍網,去(2019)年底恆春研究中心再新增一處1.3公頃的圍網,雖初見成效,但能不能搶救衰退中的珊瑚礁森林,仍存在變數。對於面積137公頃的森林而言,這種規模的圍籬只是杯水車薪。

農委會林試所恆春研究中心主任林照松表示,避免梅花鹿危害高位珊瑚礁森林,最好是減少梅花鹿族群密度,而這牽涉的層面較為複雜;但即使歐美日開放狩獵,仍難以止住鹿科影響森林的程度;以林試所管理立場,使用圍籬隔開梅花鹿是可行方案中較有效的方法。

保護高位珊瑚礁生態 劃設保留區還要減少野生動物危害

短短3個月,圍網內整體印象雖仍光禿裸露,但只要蹲下來細看,就會發現密度極高的台灣欒樹和番仔林投小苗,冒出土地形成薄薄一層綠毯。這幅光景,對長年在恆春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來說,已好久不見。

皮孫木小苗受到圍網保護,希望茁壯成大樹。攝影:廖靜蕙
皮孫木小苗受到圍網保護,希望茁壯成大樹。攝影:廖靜蕙

墾丁高位珊瑚礁森林的珍貴性,在於基質是經過板塊擠壓,慢慢從海底抬升的珊瑚礁地形,孕育出獨特的森林棲地及特殊植物,為台灣少數僅有;同時也是台灣柿樹科植物,如毛柿、黃心柿、象牙柿等珍稀植物,密度最高之處。

如此特色,得以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劃設公告為自然保留區;保留區總面積137公頃,經營管理目標是確保區內自然生態體系的完整性,以資源保育、科學研究為主,不提供遊憩參考等用途。

台灣土沉香因不是梅花鹿啃食對象,已取而代之,成為高位珊瑚礁森林地被層的優勢植物。攝影:廖靜蕙
台灣土沉香因不是梅花鹿啃食對象,已取而代之,成為高位珊瑚礁森林地被層的優勢植物。攝影:廖靜蕙

為了解決台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anus)造成高位珊瑚礁森林影響,以及提出有效的經營管理,農委會林試所於去(2019)年3月6日召開專家會議,並到墾丁高位珊瑚礁保留區現勘。

國內鹿科研究學者、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於會議上建議,可考慮以大型圍網阻隔梅花鹿入侵;待森林生態系運作順暢,再撤除圍籬,並將園區內梅花鹿族群,控制在低密度狀態。

「低密度是指對森林不產生危害的密度。」裴家騏說,全球梅花鹿研究最多的是日本,他們對低密度的定義是:「對經濟林不造成明顯危害、每百公頃少於五隻。」

台灣梅花鹿和日本是同種,但為特有亞種,雖近期研究發現兩者行為模式有異,不過日本經驗是目前台灣參考的對象。「天然林若也用此標準,則目前得減少90%數量,也就是驅離90隻以上的梅花鹿。」裴家騏說,在這之前,可圍網淨空高位珊瑚礁保留區內的梅花鹿;他以林木徑級推估,約需20年讓森林生態系休兵養息,足以恢復到強壯的狀態。

至於要圍多大?他從森林生態學角度,考慮夠大的空間提供生態系運作,建議「如果可以圍更大的面積,就盡量圍」;一開始也許先圍幾公頃,便於觀察管理上該如何投入,以及產生的效果,兩三年後再來檢討,能不能維持森林生態系運作、有沒有造成保留區太大的負擔,據此逐步調整圍網方向。

圍網是人為干擾嗎? 高位珊瑚礁森林不該有梅花鹿嗎?專家這麼說…

恆春研究中心也於去年底完成1.3公頃的中型圍籬,地點以易於管理為考量。傳統金屬菱形網底下有縫隙,會讓山豬進入,洞越鑽越大,梅花鹿就會進入;圍網使用軟性的漁網,可依地形變化完全貼地,貼地之後還需反摺,讓山豬就無法鑽入或挖開;支柱以打樁方式打入地底深50公分,圍網高2.5公尺。

傳統菱形網經過山豬鑽洞就會變形,容易形成漏洞,讓台灣梅花鹿趁虛而入。攝影:廖靜蕙
傳統菱形網經過山豬鑽洞就會變形,容易形成漏洞,讓台灣梅花鹿趁虛而入。攝影:廖靜蕙
軟性的尼龍網材質,可密合地面,讓野生動物進不去。攝影:廖靜蕙
軟性的尼龍網材質,可密合地面,讓野生動物進不去。攝影:廖靜蕙
貼地後另留50公分長,讓野生動物斷念進入圍網。攝影:廖靜蕙
貼地後另留50公分長,讓野生動物斷念進入圍網。攝影:廖靜蕙

保護區內強調均質發展,保留高位珊瑚礁應有的生態相,並不強調特別的保護對象。少了梅花鹿干擾,預期地被草本會長回來,比較特殊的蘭科,則視情況移入圍網內。葉定宏說,許多地生型的蘭花不見了,脈葉蘭、根節蘭等,整株被吃掉。

既然圍網成效不錯,是否考慮整個保護區都圍網?葉定宏說,這涉及管理單位是否有合適的手段,管理圍籬內的梅花鹿數量,其次該如何克服地形限制,以及若有破洞該怎麼處理等,因此先從小範圍圍籬監測成效,才能擬出可行的面積。

另外,高位珊瑚礁自然保留區是依據文資法劃設,人員進入須管控,更不容許人為干擾。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86條第1款「自然保留區禁止改變或破壞其原有自然狀態。」因此,圍圍籬算不算人為干擾?若未釐清,大規模圍網可能出問題。目前農委會林務局解釋,若是為了維護保護區管理目標,圍網行為是可接受的。

林試所研究員王相華說,高位珊瑚礁森林不是不能有台灣梅花鹿,而且過去照理說也有,但當時因原住民狩獵、利用,得以控制鹿群密度,這讓森林植群與野生動物間得以達到一種動態平衡,而且狩獵行為對動物也具有遏阻作用。

台灣梅花鹿教保護區管理的一堂課

王相華表示,國外許多保護區經營管理,都涉及野生動物族群控制,是保育或自然資源管理單位無可避免的議題,除了墾丁的梅花鹿外,高海拔的水鹿近來也有影響森林更新的問題。

他認為,梅花鹿看似衝擊墾丁高位珊瑚礁森林生態,造成負面影響,但若讓大家注意到野生動物管理的問題,針對此議題與多元權益關係人溝通討論,或能逐步累積經驗、建立管理經營模式,化危機為轉機,未嘗不是好事。

裴家騏建議,待圍網有成效後,接著考慮使用避孕的方式控制族群數量。目前在社頂研究站大量捕捉梅花鹿進行避孕疫苗注射,看看在地族群能否下降。

墾丁高位珊瑚礁具自然保留區地位外,也是依《國家公園法》分區管制的「生態保護區」。林試所今年因啃樹皮問題嚴重而求助墾管處,在處長許亞儒指示下,答應引50~250頭梅花鹿回社頂研究站,盡力彌補造成的影響;同步進行的族群控制包括委託研究團隊研發避孕方法。只是防檢疫的經費顯然要倍增,經費卻未及編列。

自從梅花鹿野放之後十幾年來,身分認定問題一直沒有下文,但梅花鹿在野外是事實,影響農業以及植被更新也是事實,該等同山羌來處理,或家畜處理,條件很不同,始終沒有定論。(系列報導,待續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