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市場」 研究:尼泊爾瀕危小貓熊盜獵情況惡化 需求卻未上升 | 環境資訊中心

「不存在的市場」 研究:尼泊爾瀕危小貓熊盜獵情況惡化 需求卻未上升

2020年04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在尼泊爾,瀕危物種小貓熊(Ailurus fulgens)的盜獵與非法貿易情況正在惡化。但是令研究者困惑的是,對於小貓熊毛皮與其他部位的需求,似乎並未上升。

將近40位澳洲昆士蘭大學的研究生組隊前往尼泊爾,踏遍小貓熊的分布地區,與當地居民訪談,以了解目前小貓熊的利用狀況以及他們對這個物種的看法。

小貓熊

過去20年來,小貓熊的族群量下降50%,並在IUCN紅皮書中歸為「瀕危級(Endangered, EN)」。圖片來源:Mathias Appel(CC0 1.0)

團隊的研究結果最近刊登在《Human Dimensions of Wildlife》期刊,其中指出,當地人對於小貓熊面臨的威脅覺知甚低,而驅動盜獵與非法貿易的因子仍為未知數。

「我們沒有任何有關明顯利用小貓熊及其部位的紀錄,在尼泊爾當地也沒發現既有的小貓熊產製品市場」,第一作者畢斯塔(Damber Bista)告訴Mongabay。「從這些事實來看,無法證實市場存在,但小貓熊毛皮的供給卻不斷,這是我最驚訝的部分。」

小貓熊因為棲地流失、非法誘捕、盜獵,以及誤觸陷阱等因素而受脅。過去20年來,小貓熊的族群量下降50%,在IUCN紅皮書中歸為「瀕危級」,並列名禁止貿易的CITES附錄一物種。

據估計,在印度、尼泊爾、不丹與中國等原生地中,野生小貓熊的個體數量僅存不到1萬5000隻,且小貓熊是目前尼泊爾非法盜獵最嚴重的五種哺乳類之一。

小貓熊分布

小貓熊分布於印度、尼泊爾、不丹、中國與緬甸等地。圖片來源:IUCN 2015. Ailurus fulgens.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20-1. http://www.iucnredlist.org. Downloaded on 8 April 2020.

這份研究回顧的已出版與未出版報告顯示,2008年至2018年間,尼泊爾總共沒入121張小貓熊的毛皮,且這期間的查緝數量呈穩定上升趨勢,又以2017年沒入數量最多,達27張。這些事件大多發生在加德滿都谷地。

這121件案例都不是以出口為目的,且大多都只抓到收藏家,而不見供應鏈中的其他角色(例如掮客、批發商與消費者),顯示確切的小貓熊交易市場並不存在。

「然而毛皮供給卻持續不斷,這顯示有一個虛假的市場存在,裡面幾乎沒有消費者,只有謠言在帶動供給」,畢斯塔說,「建立保育觀念的倡議者、維安人員與媒體,都有可能是謠言的來源。」

研究認為,早期偵查非法貿易時,有調查員會偽裝成買家,無意間虛構出市場幻象,使得盜獵更加猖獗。

「把小貓熊各部位的市價透露給民眾,有可能會誘導他們產生賺快錢的想法,尤其當他們正受貧窮與失業所苦之時」,研究也指出,在傳達保育觀念時,不恰當的內容也可能會進一步使問題惡化。

Langtang National Park

尼泊爾的藍塘國家公園是小貓熊重要棲地之一。圖片來源:Sheikh Izham(CC BY 2.0)

在小貓熊出現範圍附近所進行的訪談中,只有14%的受試者表示他們曾目擊過小貓熊,而有83%的民眾並不知道保育小貓熊的重要性。

小貓熊有用來做成帽子、地毯、稻草人、抹布、刀鞘、裝飾品、傳統藥材,以及在儀式中使用等等各種不同的利用方式。有人相信小貓熊代表不好的預兆,並且會掠食家畜,但也有其他人認為小貓熊是好運的象徵。

小貓熊也有被人作為寵物飼養,不過這種獨居動物雖然外表可愛,卻有著長而彎曲的爪子,而且當牠們激動時會散發出濃重的臭味,這些都顯示小貓熊不適合當作寵物。

「這是目前在尼泊爾有關小貓熊毛皮非法貿易的研究報告中,最全面的一份」,並未參與這份研究,同時是小貓熊網絡(Red Panda Network)專案協調員的塔希拉瑪(Sonam Tashi Lama)說。「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有兩個:一是錯誤評估了小貓熊毛皮的經濟價值,二是尼泊爾青年的高失業率,因為數據顯示,涉入小貓熊非法貿易的人之中,有40%的年紀在30歲以下。」

這份研究發表之後,致力於監視野生物貿易的「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簡稱TRAFFIC)也公布了一份針對印度、尼泊爾與不丹小貓熊非法貿易的綜合性報告。

根據這份報告,小貓熊在印度和尼泊爾遭受盜獵與誘捕的原因,有70%是為取得牠們的毛皮,而活體誘捕的原因包含寵物貿易(20%)、人工繁殖(5%),以及用於傳統醫藥(5%)。

上述兩份報告都認同,小貓熊的保育與當地人的生計密不可分。TRAFFIC的報告指出,「以社區為出發點的保育計畫或許是減少盜獵與非法販運最重要的手段,也應該是在小貓熊分布範圍中優先補助的計畫類型。」

TRAFFIC呼籲政府支持降低小貓熊誤觸陷阱的可能、建立查緝野生物犯罪的執法量能,並加強跨邊境合作。該份報告指出,補助計畫主要是為了資金挹注、訓練與增強裝備。

「從各行各業的從業人員到政府,每個人都能夠作為一個倡議者,為小貓熊保育貢獻心力」,塔希拉瑪說,「提升地方社區的保育認知、捐款支持保育計畫、透過遊說促使開發活動更加友善小貓熊、讓更多人知道小貓熊的毛皮並不具備價值,此外政府可以以研究為基礎,策劃保育計畫,並落實跨區域合作。」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