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能板報廢處理費問題多 日政府:交由外部單位預存 擬2022年實施 | 環境資訊中心

太陽能板報廢處理費問題多 日政府:交由外部單位預存 擬2022年實施

2020年05月15日
文:宋瑞文(加州能源特約撰述)

日本太陽能自政府實施補助以來,數量飛躍性地成長。而因為太陽能板有其使用年限,在可預期的未來,廢太陽能板的數量也將暴增。許多人應該會想,有報廢就去處理。確實,日本政府也制定了相關規範,只是有規定不代表問題解決得完。

據經產省說明,關於廢太陽能板能否妥善被處理,第一個問題是,是否有可能放置不管,或遭到非法棄置。一般認為,可能性是低的。

日本政府規定太陽能板的發電事業者,設置在建物上的太陽能板,在拆除建物後,太陽能板要一併拆除。若建置太陽能板的土地是借來的,在租借期間結束後,也要恢復原狀。因此不太可能放置不管。

剩下的問題在於,若太陽能發電事業者是用自己的土地,不再發電利用之後,也不花錢去報廢處理,當成財產放在那裡,就有可能放置不管。而且,不管是哪種情形,沒有準備廢棄的費用的話,便有可能貪小便宜,非法棄置到其他土地。

處理不好的話,報廢太陽能板可能會讓人觸電。圖片來源:八王子市

那麼,在日本,處理廢太陽能板要多少錢呢?據安心太陽能網路的說明,有四種支出項目:拆除費(人工成本)、運費、處理費;若設置在屋頂的話,還有在屋頂施工的工安設備費用,恢復屋頂原狀的費用等。

因為現在還不是廢太陽能板數量的高峰,實際上要花多少錢還不確定。不過,根據經產省的數據,在2012年的案例,平均每1kW要價1.7萬日圓。假設安裝50kW,就要85萬日圓左右。可想而知,倘若沒有事前準備起來,業主或許會因為節省開銷,而不妥善處理。

為了避免放置不管,甚至非法棄置,發電事業者最好是在平時賣電的時候,將收益的一部份,慢慢累積起來,作為報廢時的處理基金。可是實際上,真的會這樣存錢的發電事業者,很少。

據經產省在2019年1月末對太陽能發電事業者的調查(上圖),在太陽能發電的低壓用戶裡,僅有12%有在積累報廢時的處置費用,4%積累夠了,83%沒有積累。在高壓用戶裡,僅有12%有積累報廢時的處置費用,4%積累完了,84%沒有預存。整體來說,預存的比例很低。

正因為預存比例(一直都)很低,早前的規定顯得無力。日本政府從2017年4月開始,要求發電事業者要提出預存廢棄費用的「計畫」。2018年4月開始,從有義務要努力,加嚴到有義務。但因為預存的水準與期間,委由發電事業者自行判斷的關係,大部份人依然故我,無法在需要的時間點累積足夠的廢棄費用。因此到去年初的調查為止(上段內容),能夠預存的比例還是很低。

在制度設計之初,太陽能板的廢棄處理,和其他事業一樣,責任歸屬在發電事業者與解體事業者身上。正因為如此,在政府FIT的收購價格上,有設定報廢時必要的費用。儘管一般人並不知道,但這是FIT創設時就有的想法。

可是,當報廢時,發電事業者自己資金不夠的時候,放置不管或非法棄置的風險就高了。因此日本政府也開始檢討,怎樣讓發電事業者擔保廢棄時所需的資金。例如,把累積的資金交給第三者、由外部來保管;又或者,訂定並公開預存的計劃、交代進度等,若是做不到,政府可能要求改善甚至徵收等。

2020年2月,日本內閣會議決定,太陽能發電的廢棄費用,發電事業者有義務要預存給外部單位,預定2022年開始實行。等於是發電事業者自己存不了這筆錢,就存到外部單位,中途也不可取回。用比較通俗的話說,就好像自己存不了錢,便由媽媽強制從你的薪水扣除並保管吧。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