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性高溫、高濕來襲 研究:極端天氣頻率與強度持續增加 | 環境資訊中心

致命性高溫、高濕來襲 研究:極端天氣頻率與強度持續增加

2020年05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一項發表於《科學進展》期刊的研究顯示,全球暖化的最糟狀況正在發生,極端潮濕和高溫將可能威脅人類的生存。

濕熱比乾熱更危險,因為會影響人體自然的體溫調節系統——流汗。

科學家們在亞洲、非洲、澳洲、南美和北美的部分地區,包括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幾個熱點,發現數千件前所未見的致命極端天氣事件。根據這份新研究,1979年至2017年期間,潛在致命的高濕高溫事件數量增加了一倍,而且頻率和強度都在增加。

1979年至2017年期間,潛在致命的高濕高溫事件數量增加了一倍。照片來源:Giuliano Maiolini(CC BY 2.0)

超過人類生存理論極限的高溫高濕 在波斯灣沿岸發生了14次以上

在美國,從德州東部到佛羅里達州潘漢德爾(Florida Panhandle)的東南沿海發生數十次這種極端氣候事件,其中紐奧良和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受創最嚴重。

不意外地,高溫高濕天氣事件多集中內海、海灣和海峽沿岸的海岸線上,這些地方蒸發的海水讓熱空氣中充滿水氣。在更遠些的內陸,充滿濕氣的季風或大面積的農作物灌溉似乎也有類似的的作用。

最極端的事件發生在波斯灣沿岸,超過人類生存理論極限的高溫高濕發生了14次以上。卡達首都多哈將於2022年舉行世界杯,而多哈也數次發生這些短暫但可能致命的天氣事件。

這個不祥的發現令科學家大感意外,因為先前的研究預測,這種極端天氣事件將在本世紀稍晚發生,主要發生在熱帶和亞熱帶部分濕度原本就高的地區。

研究主要作者、哥倫比亞大學拉蒙特.多爾蒂地球觀測站科學家科林.雷蒙德說:「過去的研究預測,這些天氣事件將在幾十年後發生,但看來現在已經出現了。這些天氣事件持續的時間將拉長,影響範圍將與全球暖化直接相關。」

過去的研究使用大範圍內每數個小時的平均溫度和濕度,而哥倫比亞研究小組則分析了來自7877個獨立氣象站的每小時資料,更能夠確定短暫、地區性的事件。

人類無法在濕球溫度35°C以上生存 卻曾在沙烏地阿拉伯等部分區域出現

在乾燥條件下,人體會透過汗水蒸發散熱。濕度會影響蒸發狀況,在極端條件下甚至會完全停止蒸發。如果人體核心溫度過高,器官會在幾小時內迅速衰竭致死。

氣象學家用「濕球」測量溫度/濕度的影響,又稱為「酷熱指數」或「體感溫度」。

一旦濕球達到32°C,即使是最強壯、適應能力最好的人也無法進行散步等日常戶外活動,大多數人在這之前就會開始掙扎。理論上,人類無法在濕球溫度35°C以上生存。根據該研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部分區域就曾出現過這個溫度。

印度、孟加拉國、巴基斯坦、澳洲西北部以及紅海和墨西哥灣沿岸,高溫高濕事件不那麼極端,但更頻繁出現。

共同作者拉德利.霍頓(Radley Horton)說,空調或許有助於減輕對美國和卡達等富裕國家的影響,但長時間必須待在室內可能會造成毀滅性的經濟後果。在農業為主的貧窮高風險國家,大多數人也沒有選擇空調的餘地。

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的氣候學家克里斯蒂娜.達爾(Kristina Dahl)表示,新研究顯示世界各地許多社群已經逼近極限了。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