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自然的同伴關係》作者克里斯提:為什麼「不要放養你家的貓」 | 環境資訊中心

專訪《不自然的同伴關係》作者克里斯提:為什麼「不要放養你家的貓」

2020年06月1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從統計數據來看,寵物對野生動物的影響非常驚人。2013年刊登於《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的研究顯示,在美國,光是貓,每年就造成至少13億隻鳥和將近223億隻小型哺乳動物死亡。

貓和狗是「目前地球上數量最多的肉食性動物」,記者彼得・克里斯提(Peter Christie)說。儘管牠們通常都被餵得飽飽的,但當人類放牠們到家附近的野地、登山步道或海灘上自由遊走時,牠們最基本的本能仍然會被激發。

Unnatural Companions
克里斯提於今年5月21日出版的新書《不自然的同伴關係:在野生物滅絕的時代,反思我們對寵物的愛》。圖片來源:Island Press

以上所述還不是寵物對生態影響的全貌。克里斯提在他的新書《不自然的同伴關係:在野生物滅絕的時代,反思我們對寵物的愛》(Unnatural Companions: Rethinking Our Love of Pets in an Age of Wildlife Extinction)中,不僅回顧這些在人類壁爐邊取暖的掠食者,一旦放到野外趴趴走可能造成的生態影響,也探討了野生寵物貿易、寵物食品工業等深遠而盤根錯節的影響。此外也論及主導人類著手解決(或不解決)全球物種消逝問題的抗爭政治。

2019年,聯合國旗下研究機構「跨政府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服務平台」(IPBES)警告,約有100萬種動植物面臨滅絕威脅。其他研究也支持了這個數字所代表的嚴重程度。2017年《國家科學院學報》(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期刊論文指出,全球將近1/3的脊椎動物數量正在下降。

家貓捕食小型哺乳動物
家貓每年造成數十億隻小型哺乳動物和鳥類死亡。圖片來源:Stiopa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在與Mongabay的訪談中,克里斯提表示,人類對同伴動物的喜愛是造成問題的部分原因。這本新書記錄了他追蹤這個議題的腳步:從美國佛羅里達大沼澤地、墨西哥城的生態公園,再到他的家鄉加拿大。採訪過程中,克里斯提刻畫出這個複雜網絡中的各種角色:為了神聖的生物多樣性而奮鬥的科學家、充滿熱情的寵物擁護者,以及政府代表。這些角色之間爭論不休,有時候更涉及了對科學的攻擊,就像是石油大亨或菸草公司會做的事情一樣。如果要解決問題,一方面必須小心謹慎地處理那些涉及到人類真心喜愛的寵物議題,另一方面也得準確傳遞保育生物多樣性(與人類自身)的急迫性。

克里斯提寫道,他希望透過這本書「呼籲人們起身行動」,而不是要用冗長的敘述譴責寵物飼主。畢竟他自己本人也享受著寵物陪伴的喜悅。當他在家裡工作時,他的愛犬瑪姬(Maggie)與他共享空間,而他們之間的牽絆也因此貫徹全書。

「沒有人比寵物飼主更清楚,我們與其他物種之間的牽絆有多神奇和讓人滿足」,他寫道。「廣大的寵物飼主社群(也是我的社群)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動物愛好者,他們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我希望這本書的讀者最終能夠了解到,我們作為飼主與動物愛好者,是下一步保育策略的希望。當全球正經歷環境劇烈變遷,野生物的世界也比以往更加脆弱,此時(我們的寵物和其他物種所屬的)自然正需要我們。」

以下訪談內容為求精簡而有經過編輯。

Mongabay問(以下簡稱問):《不自然的同伴關係》這本書的靈感從何而來?

彼得・克里斯提答(以下簡稱答):我關注貓和鳥類的衝突很久了,而這個問題最近因為(保育學家)彼得・馬拉(Peter Marra)在2013年所寫的文章和隨後出版的書,而再次引發熱議。在我定期參與的保育社群中,這是個正在上演中的議題。隨後,《麥克林雜誌》(Maclean’s magazine)邀請我撰寫短文,討論加拿大為了防堵真菌疾病蔓延,而頒布的寵物蠑螈進口禁令(這種疾病在歐洲透過寵物貿易肆虐多國)。種種機緣巧合之下,我開始從這些個別議題出發,以更鉅觀的視野思考整件事情。回顧文獻之後,我發現不曾有人以更廣的視野,討論寵物對生態保育造成的負面影響。因此我開始蒐集個案,並驚訝地發現,寵物是造成生物多樣性流失的重要因素。

問:你可以簡單說一下,寵物對野生動物造成的問題有多嚴重嗎?

答:用一句話回答的話,寵物造成的直接與間接影響是非常巨大的。你看,這100年來,有將近500種脊椎動物滅絕,而寵物和飼養行為可說是造成其中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物種滅絕的主因。這很嚴重。目前IUCN紅皮書的受脅物種之中,有上百種受到寵物威脅。其中,寵物對有些物種的存續造成直接威脅:有63種物種因為貓而滅絕、11種因為狗而滅絕。此外,有90種左右的蛙類,因為寵物傳播的蛙壺菌而預估或已確認滅絕。這些數字都非常驚人,而且這甚至還沒算入嚴重影響野生動物族群的鸚鵡和爬行動物貿易。

問:我知道貓對野生動物族群造成嚴重影響。但從你剛剛說的內容聽起來,寵物和寵物飼養行為對野生動物還有其他影響。那是指什麼呢?

答:就如你所述,我在這本書裡面處理的主要是寵物作為掠食者所造成的問題,這種動物一般是指狗跟貓。牠們是現在地球上數量最多的肉食性動物。但除此之外,也有其他寵物相關問題會造成一樣或更加嚴重的後果,外來入侵種就是其中一個大問題:各種動物流通於世的現象正擾亂生態系,且外來種對原生物種造成災難般的影響。其二,從森林、河流或其他水體中,捕捉野生動物到寵物市場進行交易,也嚴重影響生態。另外,寵物食品工業中,以養殖或畜牧行為生產餌料魚和肉品,也對棲地造成破壞。最後就是我前面有略為提到的,寵物身上的疾病也可能擴散至野生動物身上。

問:你剛剛說最近有研究指出,上述這些問題影響了數十億隻小型哺乳動物和鳥類的生存。此外,你也說到,長期以來大家其實都或多或少有意識到這些問題。你覺得這些議題有什麼進展嗎?還是問題只有越來越嚴重?

答:這是很好的問題。持平而論,這個問題在各地都越來越嚴重;但有些地方的狀況更糟。澳洲跟紐西蘭採取了一些比較激進(有些人認為過於殘忍)的手段移除入侵野外的寵物掠食者。像是澳洲政府祭出獎金移除流浪貓,並且為了在這幾年內移除海島上的流浪貓與狐狸,而投入大量預算與時間執行計畫。然而,英國相對來說就沒那麼積極阻止流浪貓獵捕野生動物。和美國面對的狀況一樣,這個議題在英國仍然很有爭議。所以這些問題的解決與否,真的要看各國政府是否願意邁出一步。

但我認為還是有值得樂觀的理由。在美國至少有些人相信TNR(trap, neuter and release,捕捉、絕育與放回),並且很頻繁地在執行相關計畫。

問:從流浪貓的例子來看,這些議題好像某種程度地被政治化了。在這種比較有爭議的議題上,劃分出兩種立場的人。

答:我想這就是這本書的核心與目的。這是有爭議的議題,而且戰線早在論辯之初就已劃定。最一開始,科學社群只是單純陳述了事實。其中隱含的控制或移除議題,我認為只是潛藏在兩方陣營之間。但有很多團體對此表示敵意,然後戰線就此形成。在這本書中,我真的很想要指出寵物飼養對於保育有什麼影響,但我最主要還是想要在寵物飼主和保育人士之間,找出一個共同對話的空間,在這裡的兩方人馬,都是關心這些帶給他們快樂、有感知能力的動物,例如家裡養的貓,也例如野外的野生動物。我試圖要找出中間立場。

這個議題已經朝二元對立發展。你知道,像是我很敬愛的彼得・馬拉(Peter Marra),他對於消滅流浪貓的觀點,在很多層面上來看,都很符合生物學的邏輯。但這些觀點可能欠缺了社會學的視角,而這對於在棘手議題上推動有用的保育措施來說至關重要。

問:你在書中指出,馬克・貝考夫(Marc Bekoff)提出了「慈悲的保育」(compassionate conservation)這個有趣的想法。

答:貝考夫博士和跟他有類似觀點的人們認為,所有具有感知能力的生命都是神聖的,也因此他會認為,單純用殺戮解決問題是不可行的。我想,多數保育生物學家或許會回應道,雖然這種想法值得讚賞,但當你面對的問題是這些外來種寵物入侵到生態系之中,要用這個原則執行計畫是非常困難的。這些被入侵的生態系已經完全被擾亂了。就好像想要解決新冠病毒,但卻不移除病毒一樣。我們必須要盡可能減緩這些問題,因為這真的是生命之間的抉擇。

家貓捕捉野生動物
在野外遊蕩的家貓,造成許多小型哺乳動物與鳥類的傷亡,該如何在人們對寵物的愛與生物多樣性保育之間尋找平衡,實為當今一大保育難題。圖片來源:Eddy Van 3000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問:其中一個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應該就是佛羅里達大沼澤地的緬甸蟒,及其對當地造成的嚴重影響。但你指出,當地人想到了一個有趣的解方。

答:大概在30年前,人們開始注意到大沼澤地國家公園出現一些外來的爬行動物,特別是緬甸蟒。一開始是零星地在幾個地方發現緬甸蟒個體,後來漸漸引起關注。不久後,他們發現這個物種的族群成長得很快,也變得越發龐大。在短短幾十年後的現在,南佛羅里達的大沼澤地國家公園和周邊水道,估計已經分布有成千上萬,甚至可能達到一百萬隻的緬甸蟒。這對於大沼澤地及其周邊的哺乳動物及其他爬行動物族群造成非常嚴重且負面的影響,因為這可以說是把當地生態系中的頂級掠食者從短吻鱷替換成這些巨大的蟒蛇。

An American alligator and a Burmese python locked in a struggle to prevail in Everglades National Park.
美國佛羅里達州大沼澤地國家公園,對峙中的美國短吻鱷與外來入侵種緬甸蟒。圖片來源:Lori Oberhofer, National Park Service via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當局因此開始懸賞移除緬甸蟒。現在大沼澤地國家公園,以及負責該地區復育計畫的南佛羅里達水資源管理局(South Florida Water Management District),開始聘請兼職的蟒蛇獵人,沿著南佛羅里達的河堤四處尋找蟒蛇蹤跡。他們深入沼澤,並與蟒蛇搏鬥。殺死蟒蛇後,他們會領到時薪,與移除費用。

問:這本書連結了寵物相關議題與全球生物多樣性危機。這些議題之間的關聯有多緊密呢?

答:你可以把生物學想像成一座巨大的機器,它吸收太陽的能量,並將其轉化成生物可用的形式,如此一來各物種與人類才能夠在地球上存活。研究發現,物種的種類越多,越能夠更完整地獲得、管理與利用能量:從最一開始利用光能的植物、透過食用植物而將光能轉化為其他生物能量的初級消費者,到高級消費者。食物鏈中的物種越多,能量轉換的效率就越高,而且這不只是附加效益,不同物種的加入,對於這個生物過程中的效率更具累積效應。所以越多物種越有助於讓整個世界更加繁榮且充滿能量。

實務上來說,比起只有單一樹種,擁有許多樹種的森林收穫更高。如你所見,不論是要提供人類飲食所需,或是生產出建造或燃料所需的木材,將生物能源轉化成人類需要且賴以為生的可用資源是很重要的。

問:野生動物貿易在這本書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以全球來看,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是?

答:野生動物貿易所涉及的金額高達數百億,而若考量金額、人員與資源投入程度,非法貿易的規模僅次於非法販毒。當然,野生動物貿易不全然是寵物貿易,其中有很大部分是用於醫藥的野生動物產製品貿易。

然而像是稀有鸚鵡、其他鳥類、哺乳動物與爬行動物等較為脆弱的類群,受野生動物貿易的影響還是很大。以鳥類來說,印尼研究發現,該國原本很普遍的原生鳥類中,有14種現在面臨滅絕,而寵物飼養行為是造成其中13種鳥類瀕絕的主因。所以寵物貿易是很嚴重的問題,尤其是對稀有、外觀奇特的物種來說。在市場中,物種的稀有性甚且提升了買家的興趣與物種的價格。所以很不幸的是,吸引人們誘捕與買賣動物的驅動力,也正好就是我們未盡完善的保育工作所導致的結果,這其實是一個循環。

沙丁魚sardines
在菲律賓外海的一群沙丁魚。圖片來源:TANAKA Juuyoh (田中十洋) vi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2.0)

問:那寵物食品工業呢?這裡面有什麼議題?

答:關於這個部分,我在這本書中探討兩個主要議題。首先是肉牛工業:為了要滿足全世界對肉食的龐大需求,像是亞馬遜這樣的地方被大規模夷平,以建造肉牛牧場,這是造成熱帶森林面積流失的一大因素。寵物食品工業使用的動物性蛋白質,多達北美人攝取量的三分之一以上。當然寵物食品工業中的肉大多是用作飼料的原料,而不是像人類所吃的極佳等級肉品,而且如果不是拿來做成飼料,那些肉渣通常也會被丟掉。儘管如此,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給寵物吃特選級肉品。所以這個問題其實越來越嚴重。為了建造肉牛場與草飼農場而造成的土地利用方式變遷,是造成全球生物多樣性流失的重要因素。

寵物飼料
寵物飼料涉及的肉牛與餌料魚議題,對於生物多樣性也有所影響。圖片來源: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其二,我也探討了餌料魚的議題。餌料漁業指的是捕撈小型鯷魚與其他能夠繁殖大量幼魚以餵養許多物種(包含人類)的小群魚類,這也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漁業,我們所吃的魚有很多都來自於此。

然而,現在有越來越多餌料魚被拿來作為寵物食品,當然大多是用在貓身上,但也有些用來製成灑在飼料上的魚油或是其他寵物營養品。光是用在寵物食品上的餌料魚數量就已足夠龐大,並嚴重影響這些魚的族群。至於影響有多嚴重,則為未知,因為餌料魚的數量變化很大,但有證據顯示,餌料漁業的過漁現象已經對海鳥或其他倚賴餌料魚育幼的生物造成負面影響。這些海鳥是全球受脅程度最高的一群鳥類,所以這有可能是很嚴重的現象。

問:你也提到了因為飼養寵物而造成的疾病傳播。這跟目前的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有什麼關聯嗎?

答:這在兩個層面上有關。首先,很明顯地,越來越多科學證據顯示這種冠狀病毒起源於野生動物與其他生物。而病毒之所以會爆發,主要也跟我們對野生動物疏於關注有關。人類造成野生動物棲地流失,把牠們的生存空間擠壓得越來越小,這使得疾病的傳播更加快速。然後人類在野生動物的棲地上開闢了道路和其他建設,因此得以進而捕捉、帶走這些物種或是與其有所接觸。我們比起以往更容易接觸到這些野生動物。去年發布生物多樣性評估報告的IPBES作者群認為,現在的生態環境可能是傳播病毒的完美溫床。顯然,寵物飼養行為也對此有所「貢獻」,尤其是在森林裡捕捉野生動物到特殊寵物市場上交易。這不只是野生動物貿易問題,也使得疾病的傳播風險更高。

另一方面,同時也是我感興趣的部分是,人們在疫情期間更加享受與寵物相處的時光。他們在隔離期間與寵物共處、花更多時間與牠們互動,並因此更加體會到有動物陪伴的喜悅,以及與其他有感知能力的物種共享空間的樂趣。往好處想,我希望這些寵物飼主願意將這樣的經驗推及其他物種,了解各種物種的存在都讓地球不那麼孤單。如此一來,這些與動物互動的正面情感將可能有助於保育,並進而有可能降低人畜共通傳染病的爆發與蔓延。

問:那麼寵物飼主可以做什麼來最小化寵物對野生動物和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呢?

答:我們前面討論到貓狗這種掠食動物,我的建議是管好你家的狗,當你帶狗到海灘或其他野外地區時,記得牽繩。不要放養你家的貓。我聽過很多次,有人會說「我家的貓必須要出門,牠如果待在室內會發瘋」,那就幫你的貓戴上鈴鐺或項圈,減少牠們成功獵捕鳥類和小型哺乳動物的機率[審訂註]。在購買寵物食品時,你可以檢查原料來源是否適當。與獸醫確認寵物的營養攝取狀況。你不需要幫寵物補充過量的蛋白質,尤其是對狗來說。這一切作為都會有效改善問題。

如果你要購買特殊寵物,請確定你不是因為牠很稀有才買,並且請弄清楚這隻動物是從哪裡來的。這些也都有助於問題改善。

我想我們會需要飼主為整個寵物業起身行動,試著促成某種認證系統的建立,明文規範寵物食品、寵物來源與棄養等相關事情。寵物業的全球產值超過1600億美元,成長快速。如果能夠在寵物業中為了保育而建立規範,對於減低其對生物多樣性造成的犧牲將有直接助益。

我不知道最樂觀的情境應該是怎樣,但我希望能夠找到方法來說服寵物飼主,我們其實是站在同一邊的。這對於解決問題來說,是很重要的一步。

我認為在保育工作上疏遠寵物飼主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尤其飼主的人數非常多,大約是美國家戶數的2/3。只要我們能夠說服這廣大族群中的一小部分人,讓他們相信我們有共同的熱忱,或許就能夠讓他們更能接受為阻止生物多樣性流失而設立的規範與限制。

審訂註:有研究指出,貓的身上掛鈴鐺雖然可以減少野生動物被捕抓到的風險。但是,讓家貓在外遊蕩,還是會讓野生動物的日子過得戰戰兢兢,隨時都要提高警覺。這樣一來,野生動物會過得寢食難安,無法好好覓食和繁殖。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