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後正名卻成絕響 華萊士首發表單點藍灰蝶 模標產地在台灣 | 環境資訊中心

百年後正名卻成絕響 華萊士首發表單點藍灰蝶 模標產地在台灣

華萊士蝴蝶百年謎題揭曉 台師大研究登國際期刊

2020年10月13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報導

1866年,英國博物學家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根據斯文豪(Robert Swinhoe,又稱郇和)從台灣「打狗」採集的一種蝴蝶,發表為「Lycaena nisa」,但因缺乏圖片,百年來沒有人曉得這種「華萊士蝴蝶」究竟指的是哪一種蝴蝶。

近年來,經台師大鱗翅目學者徐堉峰比對後,確認與1869年發表的「Lycaena alsulus」(單點藍灰蝶)為同一物種的異名,不但解開這百年之謎,依據國際慣例,須採用更早發表的學名與模式標本,模標產地也因此成為台灣,一舉改寫單點藍灰蝶歷史。

然而,1932年此種「華萊士蝴蝶」在台留下紀錄後,從此至今,未再有人目擊或觀察到牠的身影,為這段歷史劃下哀傷的句點。

單點藍灰蝶(Lycaena nisa)標本。徐堉峰提供。

台灣最早發表的蝴蝶之一 沒圖沒真相只能百年孤寂

台灣素有蝴蝶王國美名,然而,大眾有所不知的是,最早正式命名的台灣蝴蝶,是由「動物地理學之父」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所發表。

在華萊士發表的物種中,有一種採集自台灣的蝴蝶,由於身分撲朔迷離,向為蝴蝶研究學者希望解開卻始終未能如願的謎題;一百多年後終於由台師大生科系教授徐堉峰解開這道謎題。這項發現在今年9月發表於國際期刊《Zookeys》。

1866年,華萊士與摩爾(Frederic Moore)共同發表的「羅伯特斯文豪於福爾摩沙打狗採集的鱗翅目昆蟲名錄」(List of Lepidopterous Insects collected at Takow, Formosa, by Mr. Robert Swinhoe.)論文中,共報告了139個物種;其中,摩爾負責處理93種蛾類,華萊士則是研究46種蝴蝶,並認為有5種蝴蝶是新種。這5種蝴蝶1,自1886年來經多次的驗證,有4種分類地位已經大致清楚,但對於被他稱為「Lycaena nisa」的灰蝶的身分卻一直難以解答。

原來,華萊士命名的「Lycaena nisa」,原始文獻並未附上圖片,使得這物種長期來妾身未明。幾年後,另一位研究者Gottlieb August Wilhelm Herrich-Schäffer於1869年依據澳洲採集的模式標本發表「Lycaena alsulus」,其後這個學名一直被當成單點藍灰蝶的有效學名。日籍學者楚南仁博(Sonan,即台灣寬尾鳳蝶的共同發表者),更將分布在台灣的單點藍灰蝶於1938年發表為新種「Zizera taiwana Sonan」。

解開「華萊士蝴蝶」之謎 學者親赴各地比對標本

既然「華萊士蝴蝶」發表之初沒有附上圖片,那麼只能一睹模式標本的形態了!為了解謎,徐堉峰在林務局支持下遠赴英國倫敦自然史博物館,在國際華萊士研究的權威喬治貝卡羅尼博士(Dr. George Beccaloni)及當時赴英深造的中山大學生科系副教授顏聖紘的幫助下,從華萊士收藏物中,檢視「Lycaena nisa」原始發表的模式標本。

另外,徐堉峰也比對位於台中霧峰農業試驗所收藏的楚南仁博模式標本,並前往澳洲、香港及海南島等地,採集新鮮樣本進行比較研究後,終於確認神秘的華萊士蝴蝶「Lycaena nisa」和「Lycaena alsulus」是同一種蝴蝶。

華萊士雖將這種蝴蝶放在「Lycaena」(灰蝶屬)下,然而,1973年英國學者Eliot經過論證,主張應放在「Famegana」(單點藍灰蝶屬)中,華萊士蝴蝶因此更改屬名,正式稱為「Famegana nisa」。此外,由於缺乏地理變異,先前各地的單點藍灰蝶也該視為異名併入;俗名則不受影響。

飛舞澳洲等地 「華萊士蝴蝶」模標產地成絕響

「羅伯特斯文豪於福爾摩沙打狗採集的鱗翅目昆蟲名錄」(List of Lepidopterous Insects collected at Takow, Formosa, by Mr. Robert Swinhoe.)論文。徐堉峰提供
「羅伯特斯文豪於福爾摩沙打狗採集的鱗翅目昆蟲名錄」(List of Lepidopterous Insects collected at Takow, Formosa, by Mr. Robert Swinhoe.)論文。徐堉峰提供。

華萊士是19世紀最偉大的博物學家之一,他不但與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同步發表了劃世代的「演化論」,並於馬來群島研究時,根據動物類別在地理分布上的差異,劃出一條隱形的分界線,科學界稱之為「華萊士線」(Wallace’s Line),為「動物地理學」之濫觴。他終身未曾涉足台灣,卻從斯文豪在台採集的標本,而與台灣產生連結。

另一方面,單點藍灰蝶雖是廣布種,從泰國一路分布到澳洲,但華萊士用以命名的模式標本卻採集自台灣。然而,徐堉峰在論文中無法啟齒的是——單點藍灰蝶在模標產地台灣,消失近百年。

他解釋,單點藍灰蝶是棲息於草原的蝴蝶,最後一筆紀錄是在員林的水源地,而華萊士藉以命名的標本則是從舊名「打狗」的高雄所採集,由此得知150年前南台灣平地未開發前原本遍布草原,華萊士命名的單點藍灰蝶四處飛舞的景象。

儘管華萊士蝴蝶仍翩翩飛舞於澳洲等地,台灣卻因平原開發而失去其蹤影。百年來開發不斷的蝴蝶王國,還有多少蝴蝶在未記錄前就消失或族群數變稀少?恐怕是不得不關注的議題。

華萊士蝴蝶,也就是單點藍灰蝶,在台灣恐怕已成絕響。攝於澳洲昆士蘭。徐堉峰提供。

註釋

[1]5種蝴蝶分別為Pieris formosanaPontia niobeTerias vagansEuploea swinhoei,以及Lycaena nisa

更正註

補充前林試所所長金恆鑣意見,關於演化論發表時機的考究,達爾文在未取得華萊士授意下,即公開了華萊士與他自己的天澤演化學說,原文提及「聯署發表」處改為「同步發表」。更多資訊請參考金恆鑣一文(【逝世百年紀念】華萊士──不朽的科學與人文思想家(一))。

參考資料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