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奏死亡序曲的狡黠殺手:孔蛛 | 環境資訊中心

彈奏死亡序曲的狡黠殺手:孔蛛

2020年08月25日
文:黃立靜(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 碩士班)

「機會之神眷顧有準備的心智。」(Chance favors the prepared mind.)是暗殺者最好的寫照。牠緩緩靠近,悄然無聲,伺機而動,腦海中描繪無數個抹殺獵物的方法,待其放下戒心,便是出手的時機。屏息、出擊、抹殺,無歡愉也無憂傷,無同情更無悲憫,獵物身軀微微顫動,在驚懼及掙扎中失去氣息……如此俐落而狡黠的殺手,便是本篇的主角「孔蛛」。

視覺敏銳、動作迅捷的孔蛛。圖片來源:黃立靜

欲談孔蛛,先從蜘蛛談起

沒有琉璃般的雙翅,缺乏討喜的圓潤輪廓,更無鮮豔奪目的金屬光澤。蜘蛛雖和昆蟲一樣是人們身邊常見的小動物,卻相對不受青睞,無論在童話或是寓言裡往往被塑造成殘忍狠毒的負面生物,令人心生畏懼及厭惡。然而,以節肢動物為食的蜘蛛乃是生態系中最重要的無脊椎捕食者,在自然生態系及農業生態系中皆為舉足輕重的角色。

蜘蛛有著繽紛的多樣性,長腿、毛茸茸、跑得快並非牠們的全貌。在這龐大的家族裡,也不乏小巧精緻的成員,比如廣受歡迎的可愛跳蛛在香港不乏人作為寵物飼養。

精采絕倫的狩獵技巧 隱匿於枝葉中的暗殺者

孔蛛,是跳蛛科(Salticidae)散蛛亞科(Spartaeinae)的成員,常被認為是蜘蛛裡具有較高認知能力的類群,牠們以多樣且精密的狩獵策略為人所知:跟蹤、攻擊型擬態、合作捕食等,儘管屬於跳蛛科的一員,卻與大多數跳蛛生態迥異。

孔蛛遠看並不起眼,身軀近似枯木的焦褐色,宛若凋零的植物碎屑,使牠們得以隱身在枝葉當中;但若拉近鏡頭,細細端詳孔蛛的臉蛋,便可發現牠們大大的前中眼下,額區和觸肢的白毛就像鬍子一般,令牠們看起來像老爺爺一樣和藹可親。然而討喜可愛的外表之下,卻暗藏著陰黯的殺機——牠們的狩獵流程猶如扣人心弦的懸疑小說,朝渾然不覺的被害者身後步步逼近,步調緊湊縝密像個令人窒息的跟蹤者。

觸肢上白色的絨毛彷彿聖誕老人的白鬍子,模樣逗趣可愛。圖片來源:黃立靜

跟蹤狂教戰守則一:尋覓獵物

孔蛛與一般人印象中的蜘蛛有別,比起在網子上捕食耐心等待食物上門,牠們更擅長在環境中不斷移動,是主動尋找獵物的游獵型蜘蛛。另外,如同人們都有偏好的口味和挑剔的食物,孔蛛也是偏食一族,大眾普遍認為昆蟲是蜘蛛的佳餚,孔蛛卻更偏好捕食蜘蛛,尤其是會結網的蜘蛛(web-building spiders)[註]

科學家為調查孔蛛的獵物偏好,收集了該屬的三種孔蛛,唇鬚孔蛛(P.labiata)、 非洲孔蛛(P. Africana)、P. schultzi,並讓這些孔蛛餓了相同的天數後,再為他們布置一個有兩種獵物類型的環境中,觀察牠們的優先攻擊的對象;或者,孔蛛在取食一種獵物時,投入另一種類型的獵物,觀察它是否會拋棄手上的食物,去捕食天下掉下來的豐美佳餚。結果顯示:比起昆蟲和其他種類的跳蛛,孔蛛更喜歡結網型蜘蛛。

教戰守則二:尾隨獵物

孔蛛看到獵物時,並不會急於撲上前,而是在腦海中繪製一條狩獵路徑,以機械式的方式跟蹤獵物,動作緩慢外亦時常停頓,彷彿蹲伏在草地裡的獵豹,聳著肩頭,不疾不徐地靠近獵物背後。在獵物尚未察覺危險時,無聲無息地,劃破獵殺前的靜謐,後腳一蹬、縱身一躍,展現驚人的彈跳能力,在空中飛躍的同時,張開前肢,溫柔又殘酷地擁抱獵物。

孔蛛在枝葉間悄然移動,往獵物方向不疾不徐地前進。圖片來源:黃立靜

教戰守則三:誘引獵物上鉤——攻擊型擬態

孔蛛的視覺相當敏銳,與其他蜘蛛物種相比,孔蛛的的主眼較大,空間解析力與辨色能力遠高於一般結網性蜘蛛,牠們的視力在相同大小的動物中是十分超群的。

遠遠地,在一片繁雜無緒的枝葉間,逆光下,蜘蛛絲閃爍幽微的光,一隻金蛛盤據在網中央,映在孔蛛黝黑的眼裡。牠開始行動,穿過灌叢、跳上顫抖的葉緣、爬行到附著絲線的枝條上,來到金蛛的正上方,等到風對周圍的造成的擾動平息,牠便用絲疣在葉脈上黏上絲線,就像童年卡通裡的怪盜,用細線支撐自己,從空中慢慢垂降,第一二對步足往下張開,垂降到金蛛身邊時,屏息、靜待、瞄準、獵殺,像收割生命的死神,奪去獵物最後一縷氣息。

另一種攻擊方式,孔蛛會蹲伏在獵物網子的邊緣,伸出第一二對步足,輕輕地彈撥蜘蛛絲,像撫琴的樂者,也像發電報的編碼人員,一下、兩下輕敲絲線,改變震幅、強度、速度,佯裝掙扎的昆蟲或前來交配的雄蛛,誘引獵物靠近,這種行為被稱為攻擊型擬態(aggressive mimicry)。若金蛛沒有反應,便不斷地變化敲打頻率,直到結網蜘蛛有所反應,孔蛛便立即停下改變訊號,反覆使用該有效訊號,直到結網蜘蛛遲疑地靠近時,再上前撲殺。這種透過獵物反應去調整訊號的行為,動物行為學家認為是試誤學習(trial-and-error learning)的展現。

在深褐土壤及人造物上不易發現其蹤影。圖片來源:黃立靜

教戰守則四:合作狩獵

相較於其他跳蛛,孔蛛具有相對多樣化的狩獵技巧,牠們也不排斥彼此合作。

曾有科學家觀察過孔蛛屬有「共食」行為,通常至多數量為一對,兩隻孔蛛(P. africana)守在埃蛛屬(Oecobius)蜘蛛的洞口外,其中一隻伸出步足或觸肢來拍打埃蛛的巢絲,當埃蛛探出頭來探測,即被孔蛛捉住;或者當埃蛛逃出巢穴外,在返回洞口時會被其中一隻孔蛛捉住。

當一隻孔蛛緊緊攫住獵物時,另一隻孔蛛會涎著臉靠近,正在大快朵頤的孔蛛會選擇帶著獵物走開,或放下佳餚去驅趕另一隻孔蛛。但當兩隻孔蛛捉到同一個獵物時,兩隻蜘蛛會有一陣拉扯,隨後安靜下來分食獵物,就像西方聖誕節團聚時,分享餐桌上的火雞,儘管其中一隻不滿的孔蛛,仍時不時用步足拍打身旁的吃得津津有味的同伴。

教戰守則五:數感能力

人類以外的動物是否擁有「數感能力 」(Numerical competence),是判斷動物認知能力的重要指標之一,該議題一直是學術界的熱門研究議題。已有相當多的研究證實許多動物擁有基本的數感判斷(relative numerousness judgements),例如:家犬(Canis lupus familiaris)能判斷數量大小、蜜蜂(Apis mellifera)經訓練能記住特定地標的數量,以便記住造訪過的花朵數與花蜜品質、黑猩猩(Pan troglodytes)經過訓練甚至能以阿拉伯數字計算食物及物體。

數感能力在動物的生活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分辨多寡的能力,讓動物可以在覓食、擇偶、逃避天敵時發揮作用。尤其對於像孔蛛這種經常獵食與自己體長相當的小型的掠食者來說,一個發展良好的數字認知能力可能經常影響生存以及捕食成功的機率。

儘管身軀嬌小,但孔蛛也具有數感能力!當科學家把孔蛛放到一個準備好的容器當中,孔蛛會看到遠方裝置上的獵物,並在腦中冥思行進的路線,如何詭譎的軌跡才是最有效的攻擊。當孔蛛謀劃完畢,矯捷移動,在設計好的裝置上爬行,科學家會將孔蛛的視野阻隔起來,並在阻隔視野期間改變獵物的數量,當孔蛛好不容易爬到靠近獵物的位置時,會發現獵物數量與原先認知不一致而產生遲疑,因此科學家認為孔蛛對於基數有一定的認知能力。

大自然沒有舒適愜意的生存,在一次次獵捕與逃離的生與死之間,是掠食者與獵物之間的永無止境的競賽。荒野宛若奢侈的大型劇場,孔蛛作為出色的演員,展現其諸多精彩絕倫的絕技,值得我們細細觀賞。

孔蛛,在蜘蛛中具有高度認知能力的表現,使其成為國際間動物行為領域的熱門研究題材,下次在野外幸運發現孔蛛,不妨仔細觀察一下這種充滿魅力的生物吧!

孔蛛小檔案

孔蛛屬(Portia)屬於跳蛛科(Salticidae)散蛛亞科(Spartaeinae),該屬由德國的蜘蛛學家Friedrich Karsch於1878年所建立,至今有17個物種,分布於西非、中非、南亞及東南亞等。

孔蛛的頭胸部背面為背甲(carapace)呈深褐色,腹面為胸板(sternum),背甲覆蓋棕色及黑色的毛。孔蛛的觸肢密布白色絨毛,觸肢後方為四對深褐色的步足,步足跗節背面有明顯凸起,腿、膝、脛節具毛簇,有淺棕色的斑紋與刺;腹部呈深褐色。腹部腹面基部有一胃外溝(epigastric furrow),兩側具一對書肺(book lungs),為呼吸器官。雌孔蛛胃外溝前端為外雌器 (epigynum),成熟雌孔蛛該構造具不顯著角質化現象,為生殖器官。腹部末端具三對絲疣(spinneret)。

根據過往文獻以及現今的生態觀察,孔蛛會入侵結網蜘蛛的網,捕食該網的蜘蛛、若蛛、卵囊等,並佔據該網;孔蛛自身也會製造一張水平懸掛的不規則網,並且背部朝下停棲在網下。

其出沒地點十分隨機,人造建物如牆面、扶手、告示牌後面的縫隙,以及結網蜘蛛的網、喬木樹幹基部、落葉堆、蕨類葉子基部均有發現紀錄;捕食策略多樣、認知能力高,與大多數蜘蛛物種有別,為動物認知行為相關研究中熱門的研究物種。

註:跳蛛科主要以昆蟲綱為食,然而多數散蛛亞科(Spartaeinae)的物種多具有「食蛛性(araneophagic)」,意即相較於昆蟲,更偏好捕食蜘蛛。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