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不齊全、整合不一 探討當今公民科學執行困難 | 環境資訊中心

資料不齊全、整合不一 探討當今公民科學執行困難

2020年10月20日
文:孫依婷(環境資訊中心記者)、曾以寧(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在國內的推動曾遇許多困難,國立台灣大學今年舉辦的「公民科學發展論壇」中就提到,包括資料公開無法落實、政策制定未能以精細的數據蒐集做為參考、政府面對民間提供的數據,卻沒有對應的處理能力等。論壇也提出反思,現今政府單位時常在相關資料不齊全、資訊整合不一的情況下進行劃設或決議,例如縣市國土計畫、生態檢核等,常常處於前後皆無參考資料的狀態,無法準確評估。

呼籲公部門整合並公開過去所有資料

農委會特生中心副主任林旭宏表示,「公部門過往所有的生物資源調查都是委辦案,請各個學者專家來做,結束交一個報告,過去的資料全部在報告裡。」

雖過去的資訊較不發達,整合尚待努力,但現今特生中心致力於多種資料的開放,例如:「慕光之城[註]蛾類的資料蒐集,近期亦開始蒐集蝶類的資料,突破民間調查蝶類資料卻不具有時間跟空間的調查資訊,目前已有300多筆資料架構了時間與空間的分布。民間團體亦有鳥會將過去幾十年的資料逐一數位化,並將數據都公開。

林旭弘呼籲並鼓勵其他政府單位也開放資料, 促進政府機關需相互合作,且須注意並非只有調查的結案報告,應整理並開放原始資料,整理過去數據。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王豫煌也表示,應督促政府應該加速資訊公開。他以自身監督公部門的經驗表示,目前資訊公開的情況「要看是對應哪一個公部門。」以縣市國土計畫為例,雖然公民團體可以參加會議、拿到相關的報告和簡報,市政府的地理資訊平台上也有地圖可以參考,但是地方政府仍不願意開放原始圖資,無法進行套疊分析。

數據公開有助於經費妥善利用與政策執行效益

王豫煌也說明,在馬頭山的環評案中,在地社區也自主進行了環境監測,但是依法公開的環評報告書卻是影像檔,無法以文字搜尋,「極難比對第一版跟第二版。」由公民團體仔細比對才發現其中應該不會改變的監測記錄數字竟被改過。

近幾年政府積極推動前瞻建設中關於溪流的議題是許多人及環保局要關注的重點。進駐許多環保工程執行,亦有投注經費做生態檢核,「但生態檢核裡常見一張自評表勾一勾,勾完就算了!」常常流於形式,說明會有有簡報,卻看不到詳細資料。以苗栗卓蘭地區的石虎公園為例:花了8000萬,卻致使石虎棲地喪失,又因檢核團隊說棲地環境不好,不利於野生動物生存,再花了200萬做改善。資金比例投注不對等,法規制度未妥善被執行,民間團體提供建議給規劃廠商與地方政府,卻未被接受。

王豫煌表示,公部門可善用公民科學資料,如iNaturalist台灣生物多樣性網絡(Taiwan Biodiversity Network,TBN)的資料去看是否有「地雷」,公部門花錢做資料或工程範圍的調查也應該要明確留下紀錄,才不會落入「環境破壞與賠錢」的雙輸局面。

政府、學界及民間應一同合作使效益最大化

現場民眾亦以自身執行水利署與民間團體關注河、溪的議題的經驗為例,發現公部門願意對話與開放資料的時候,有些私部門不一定擁有足夠的能力回答需求,「公私協力」上的合作,尚需雙方妥善了解議題並持續對話,才能更有效的解決問題。

資料建立除公、私部門彼此討論之外,現場民眾亦建議重大決策應由公部門擬出蒐集資料的方法,並考慮借重學者、聯盟、業界生態顧問的專業,共同列舉生態檢核開放資料的清單,以「科學家定義,民間團體一同參與調查」的形式進行,達到資料調查將社會利益最大化,而非各自為政,將可蒐集的數據模糊化。

望未來公民科學協會創立 集結群眾力量關心議題

台灣大學森林系副教授盧道杰亦於討論結束前表示,特生中心進行路殺資料蒐集等相關資料建置完整,希望可以引發持續討論,並希望特生中心可以促成「台灣公民科學協會」的創立,此舉獲得在場參與者的支持掌聲。

聯合國報告指出,公民科學可促進科學研究,達到永續發展的目標。民眾希望,未來可透過建立「聯盟」關心氣候變遷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的關鍵,將群眾力量結合回關心各類議題,使資料蒐集成為未來各類決策的關鍵。


2020年8月28日由台灣大學政治學系與森林環境資源學系與合作舉辦的公民科學發展論壇會場參與者提問與建議。圖片來源:台灣大學政治系

:「慕光之城」是由特生中心自2011年起應用社群平臺組織網路社團「慕光之城──蛾類世界」,由將參與蛾友提供的蛾類照片與拍照日期和地點的資料匯整成具查詢功能、顯示蛾類照片和分布圖等特性的平台。

參考資源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曾以寧

熱情還沒被磨光的年紀, 醉心於台灣的自然環境,立志用全力守護,想讓人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孫依婷

生活光影深淺中最好不過:林梢有鳥、河清有魚。想攪和著科學思維與大地涵養塑造一個「自然生態保育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