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秩序的「封城」 也是老祖先的智慧 菲律賓原民抗疫成功關鍵 | 環境資訊中心

最有秩序的「封城」 也是老祖先的智慧 菲律賓原民抗疫成功關鍵

2020年12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李衍融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自3月起的每個週末,菲律賓北邊科迪勒拉(Cordillera)行政區的包科市(Bauko)都會封城,沒有人可以進入該市。這項市政公告,緣起於兼任地方官員的社區長老所發動的「tengao」 [1]

所謂「tengao」指的是原住民族一種與外隔絕的措施,一旦發動,代表一段時間內任何人都不能進出社區,而確切的封城時間則由長老議會決定,可能是一天或者是更長的時間。

高山省(Mountain Province)是科迪勒拉地區的6個省份之一,該省不同城鎮都啟動這種作法,不同語系的族群也有其他稱呼方式,例如:「te-er」、「to-or」、「sedey」、「far-e」、「ubaya」 或「tungro」 。根據菲律賓國家原住民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on Indigenous Peoples ,簡稱NCIP)的資料,科迪勒拉地區的居民主要是原住民,住有超過15個不同語系的族群。因此,部落首領和長老議會在地區治理上扮演重要角色。

市議會設有原民代表配額  社區長老意見受高度重視

科迪勒拉各地的市議會都有原住民代表的配額。這些通過習慣法任命的代表被稱為原住民法定代表(indigenous people mandatory representatives,簡稱IPMR),以確保原住民參與制定影響其權利及福利的法律和政策。

高山省省長小拉卡瓦桑(Bonifacio Lacwasan Jr.)說,社區長老的意見通常受到高度重視,且常常是地方治理的考量依據,尤其是在涉及公共福利的緊急情況下。


因為科迪勒拉地區人民熟悉原住民族與外隔絕的作法,所以在武漢肺炎(COVID-19)期間,當地政府擴大封鎖的難度不高。圖片來源:Karlston Lapniten

小拉卡瓦桑告訴《Mongabay》,「作為原住民,我們會聽從傳承原住民智慧的長老的意見,因為這種智慧自古以來就使我們的人民既強大又安全。」

即使是駐紮該地的國家安全部隊也尊重這種文化習俗。在武漢肺炎(COVID-19)肆虐期間,這些文化習俗的實施更與菲律賓政府所推行的「加強型社區隔離措施(Enhanced Community Quarantine,簡稱ECQ)」相輔相成。

小拉卡瓦桑表示,這一次,村莊隔離模式範圍擴及整個城鎮,以防止潛在感染者進入。

高山省在首都封城後發動「tengao」 有效阻止疫情爆發   

在菲律賓政府3月17日宣佈位於中部的呂宋島(Luzon)(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所在地)開始實施ECQ的一週後,小拉卡瓦桑也下令封鎖高山省。這項決策也受到附近行政區出現確診病例影響——同樣位於科迪勒拉的本格特省(Benguet),以及鄰近的卡加煙行政區(Cagayan)都出現確診病例。

自年初開始爆發疫情以來,由於立即發動「tengao」,高山省以及鄰近的伊富高省(Ifugao)和卡林阿省(Kalinga)均沒有武漢肺炎的病例。截止4月14日,科迪勒拉地區(包括阿布拉省(Abra)和阿巴堯省(Apayao))共有22個確診病例,1人死亡;截至4月21日,菲律賓全國共有6599個確診病例,437人死亡。


原住民實行隔絕措施時,當地維安部隊也會被調派過去。圖片來源:Karlston Lapniten

原住民式封鎖社區 本意是為了讓族人充分休息

雖然原住民長老可以在必要時實施封鎖,但在武漢肺炎肆虐前,進行封鎖通常是為了讓社區能有充足的休息時間。通常在節日慶典後或是在收成、種植季節之後宣佈與外隔絕,好讓族人可以在不受外界干擾的情況下好好休息。

按照過往慣例,這次的「tengao」會由社區長老舉行儀式,宣佈封鎖期。在村子裡,會將一捆草打成一個鬆散的結,放在社區入口的醒目位置,作為禁忌標誌。

3月22日至23日,當邦托克舉行「tengao」儀式時,社區會關閉部份國道,禁止任何人進出,直至「tengao」結束。這迫使前往邦托克的人不得不多花4小時車程,繞道伊富高省巴拿威市(Banaue)。

封鎖措施只會在周末全日實行,工作天則實行宵禁,各地的宵禁時間不同。在包科鎮,宵禁時間為晚上8點到早上8點,而在高山省的帕拉切里斯市(Paracelis),宵禁時間為晚上6點到早上6點。

為了讓不熟悉當地符號和語言的外地人了解村莊狀況,路邊還會貼上英文標示,以示提醒。

高山省的某些小鎮為了實行宵禁,更會在道路上設置路障。納托寧(Natonin)的官員在與帕拉切里斯市接壤的國道上搭建了一道臨時木門,並會在宵禁期間鎖著。在塔甸鎮(Tadian),官員利用石塊堵住道路,而在包科的金扎丹村(Guinzadan),當地居民則使用輪胎和土堆堵路。

違禁者將面臨懲罰,如果有人無意中進入了封鎖地區,在「tengao」解除前,他們必須留在當地,不能離開。

高山省議員及律師翁薩特(Federico Onsat)表示,與外隔絕等有助於提升公共福利的文化習俗與當地政策並無沖突。「事實上,這些文化習俗正加強了政府要求民眾自我隔離以防止病毒傳播的說法。」

長老舉行儀式驅病避災 用草結、竹筍製作警告禁止外人進入

除了封城之外,高山省的長老還會舉行儀式驅病避災、祈求保護。

旅遊小鎮薩加達(Sagada)的長老在3月21日舉行了塞迪儀式(sedey),以召喚盧馬維格神(Lumawig)淨化和保護該鎮免受病毒侵擾。


像是圖中居住在高山省的加當人(Gaddang)等原住民族會在節日、收成和種植季節後封城。圖片來源:Karlston Lapniten

在邦托克,受人尊敬的長老(ama)法卡特(Changat Fakat)在3月30日進行了「manengtey」儀式,一種從祭祀雞隻內臟占卜預兆的儀式。

法卡特這次從內臟中(尤其是膽管和肝臟)看到保護的徵兆,符合長老們抗疫的請求;而在「dap-ay」[2](編按:部落集會所)的火爐內也燒著一團寓意為抗病毒護身符的火,在被長老撲滅之前已經持續燃燒了好幾天。

法卡特在4月1日再次舉行了類似的儀式,這次儀式的祈福範圍涵蓋了該省份以及其他地區的民眾。當地的市長和省長都有出席這兩次儀式,並提供官方支持。

在科迪勒拉阿布拉省馬利布孔市(Malibcong)的伊特內格族(Itneg)原住民在3月17日舉行了防止疾病和瘟疫的「sagubay」儀式。該儀式會在道路旁放置用草結或竹筍製作的警告標示,阻止外人進入城鎮。

科迪勒拉人高度重視來自「dap-ay」或「ato」(原住民治理體系)的長老所提出的建議與儀式,因為他們信奉「inayan」這種類似因果的概念。小拉卡瓦桑省長說:「我們的文化和傳統早在醫院建立前就已經存在,這也是我們能存活至今的關鍵。」


科迪勒拉地區主要由原住民族居住,其中包括巴蘭高部落(Balangao),而地方議會會有一定數量的原住民代表名額。圖片來源:Karlston Lapniten

多莫戈(Penelope Domogo)是高山省的一位資深鄉村醫生,一直致力維護當地的醫療保健系統。她表示,由於民眾對「inayan」的敬畏,使得這些傳統得以流傳至今。她舉例,長老會召喚「inayan」來防止民眾在水源處使用肥皂,避免水源乾涸。

「這不是迷信,而是我們老祖先的智慧,為了我們的生存而精心製定的規則,因為乾淨的水源是我們賴以為生的基礎,」她說。「現在,大家都能看到這些傳統的道理和價值,按常理來說我們會繼續這些儀式。這些不是迷信,而是維持生存、和平和秩序的機制。」

編註:

[1] 「tengao」(另有「ubaya」等稱呼方式)是菲律賓原住民與外界隔絕的一種作法,好讓人跟自然得以休養生息。部落成員對此皆鄭重以待,若是違反規定將招致災難。參考資料: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信使》雜誌

[2] dap-ay是原住民部落的治理系統,包含集體決策、部落團結和以原住民領袖與長老為主要參與者的集體領導原則。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