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重開發中國家債務 專家呼籲「外債換氣候」 還款給自然 | 環境資訊中心

疫情加重開發中國家債務 專家呼籲「外債換氣候」 還款給自然

2020年11月13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阿根廷前環境與永續發展部長皮可羅蒂(Romina Picolotti)和國際金融公司的前氣候變遷官員米勒(Alan Miller)投書氣候之家,呼籲全世界實施「外債換氣候」(debt-for-climate-protection swaps)計畫。

專家呼籲全世界實施「外債換氣候」(debt-for-climate-protection swaps)計畫。 照片來源:CreditDebitPro.com(CC BY-SA 2.0)

負債是最貧困的發展中國家 解決武肺、氣候變遷的最大阻礙

上個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會議圍繞三個主題:武漢肺炎(COVID-19)、綠色振興和氣候變遷。

對於許多發展中國家來說,尤其是最貧窮的發展中國家,要解決這三個問題最大的障礙是他們的負債。IMP董事總經理喬治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指出,低收入國家「本來債務水準就高,危機發生後,負擔更是越來越沈重」。

解決發展中國家債務問題沒有簡單的辦法。但是若能大規模實施外債換氣候計畫,則可以一邊減輕債務負擔,一邊支持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氣候行動。

皮可羅蒂就曾成功與美國達成以債換環境交易(debt-for-environment swap),使阿根廷所欠的部分債務可以以當地貨幣購回,並重新投資於環境保護。已解決債務的票面價值為3810萬美元,環境交換金額為310萬美元。

這些資金主要用於保護生物多樣性和森林的措施,如國家種子銀行。有些計畫提供重要環境資訊,成為暫停核發森林砍伐許可證和承認原民領地等環境法的基礎。

外債換氣候計畫中 氣候保護是其主要收益

外債換氣候的基本概念是指,債務國不直接以貨幣償還貸款,而是按照與債權國商定的條件以當地貨幣支付當地的氣候工作。債務轉換為當地貨幣能產生一些財政空間,但是氣候保護是這種交換的主要收益。

投資於緩解氣候危機的外債換氣候計畫帶來許多好處:債權人可以回收投資,而債務人減少了外債負擔但又不影響本來就很少的外匯存底。

現在應該擴大實施這種方案,來解決全球債務和氣候危機所帶來的爆炸性成本。通過全球性債務對氣候互換計畫,債務可以變成氣候承諾,幫助實現巴黎協定目標。這樣的交換可用於保護森林和其他碳匯、發展乾淨和高效能源、減少短期氣候污染物和淨化空氣污染。

這樣的作法對債務國和氣候行動來說非常重要。在武漢肺炎爆發前,去年全球債務總額達到了破紀錄的253兆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的322%。2019年,債務償還金額佔全球政府收入的30%至70%之間,隨著國家紛紛增加債務以因應疫情,這個數字更是有增無減。

對於貧窮國家而言,減少債務的需求日益迫切。世界銀行10月發布有史以來最詳盡的窮國債務報告,其中指出73個最貧困國家的債務負擔,在2019年攀升至7440億美元的新高,這樣的債務累積速度是當年度其他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兩倍。

阿根廷境內被森林覆蓋的大查科(Gran Chaco)。照片來源:Christian Ostrosky(CC BY-NC-ND 2.0)

貧窮國家更易受氣候變遷影響 借貸成本也更高

氣候變遷使這個問題更嚴重,因為IMF發現,貧窮國家更容易因氣候變遷受創,借貸成本更高。

外債換氣候產生的收入可補回購買和設置氣候友善技術的周期性基金。透過此類互換採取的氣候行動應與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提出的建議一致,以確實貢獻將全球升溫控制於1.5°C以內的目標。此外,這樣的交換可以也應該被列入債權國跟債務國根據巴黎氣候協定提出的家家自主減排計畫中。

IMF的貸款一般來說都會導致氣候政策惡化。例如,IMF的總體改革通常會減少政府在教育、社會計畫和保護方面的支出,同時增加自然資源的出口,這可能會對社會適應力產生不利影響並加速氣候危機。

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向IMF尋求緊急資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將在2021年底前償還價值5620億美元的主權債務,其中許多國家也是最容易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國家。

讓債務對氣候互換方案成為債務重組談判的主流,可以避免更多的痛苦、建立繁榮的社會並幫助確保全世界許多地區的和​​平。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