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禁令、真續用 聯合國航運組織允許北極船隻「重油」再用10年 | 環境資訊中心

假禁令、真續用 聯合國航運組織允許北極船隻「重油」再用10年

2020年12月0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氣候之家報導,20日在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 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 IMO)環境委員會會議上,各國達成禁止船舶在北極水域燃燒或使用重質燃油(heavy fuel oil, HFO)的協議,但其中存在的漏洞,卻讓大多數船舶技術上可拖到2029年再實行。

隨著海冰融化,北極海域將面臨更多航運與開發。示意圖。照片來源:推特/美國海岸防衛隊

南極已於2011年禁用HFO 北極卻遲遲無法推行

在此前幾天,參加IMO會議的國家剛通過一套有爭議性的節能方案。環團表示,這兩項措施都遠未達到IMO和巴黎協定的減排和全球暖化的目標。

新禁令由芬蘭、德國、冰島、荷蘭、紐西蘭、挪威、瑞典和美國所提出,目的是保護脆弱的北極地區免遭漏油污染。

2011年起南極水域已禁止使用HFO,但在北極要實施類似限制計畫卻頻遭阻力,主要反對者是俄羅斯。反對派設置了許多豁免條款,削弱了該禁令的力道。

國際乾淨運輸委員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 ICCT)資深海洋研究人員科默(Bryan Comer)表示:「今天批准的新禁令實際上允許船舶繼續在北極使用HFO直到2029年7月。」

ICCT分析:2015年至2019年間 HFO的使用量增75%

ICCT於9月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新禁令於2019年實施,那麼大約75%使用HFO的船舶將被允許繼續在北極使用此種燃料。

「不幸的是,IMO成員國還決定將禁令延後到2024年7月才開始實施,更制定了一項條款,實際的作用是保證船舶在接下來10年內可以在北極使用HFO,而不是禁用。」 科默說。

根據ICCT的研究,在2015年至2019年間,HFO的使用量增加了75%。如果船隊繼續增加,有資格豁免的油輪和散貨船的數量也將增加,禁令的效果將會更差。

乾淨運輸聯盟主席兼海洋風險(Seas at Risk)組織資深政策顧問馬格斯(John Maggs)說:「IMO是在把問題延後10年解決。」

「IMO擅長讓人以為他們有在做事,但是你仔細觀察,會發現情況多年不會改變。」馬格斯強調,將新政策稱為「禁令」是一種誤導。

「這會讓人以為北極不再能使用HFO,實際上只是在前10年間略為且短暫地減少其用量……這項禁令有許多限制條款,實際上毫無作用。」清潔北極聯盟(Clean Arctic Alliance)首席顧問普里爾(Sian Prior)說。

俄羅斯主張禁令將影響當地營生 且在豁免船隻中佔了多數

普里爾指出,船隻只要是雙殼,內裝有保護油箱,都可自動豁免,而且船籍屬於北極沿海五國之一的船舶都可以申請豁免。

IMO對俄羅斯讓步,允許北極沿海國家在自己的水域作業時申請豁免。俄羅斯主張,全面的禁令將影響該地區的當地社區和產業,這些地方依靠船隻取得食物、燃料和貨物。根據ICCT的資料,2019年有資格豁免的船有366艘,其中325艘為俄羅斯籍。

普里爾說,該法規沒有任何可以解決黑碳污染的具體措施。HFO燃燒時會釋出黑碳,而黑碳會吸收陽光並將熱量聚集到大氣中,導致全球暖化。根據ICCT的研究,新規只能使黑碳排放減少5%。

漏油是另一個嚴重的環境問題。HFO進入水中非常難清除,「HFO非常重,在水中會形成乳液狀,體積會變成10倍大。」普里爾說。

綠色和平組織海洋運動負責弗蘭克(Veronica Frank)批評:「IMO毫無作為,拖延不會使氣候危機消失。今年全球疫情使我們關注人類與自然界的關係,大規模的石油洩漏成為模里西斯最嚴重的環境災難,IMO還需要什麼證據才能幫助航運業擺脫化石燃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