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損農、鱷魚傷人 斯里蘭卡人獸衝突問題多 學者:提升民眾認知很重要 | 環境資訊中心

孔雀損農、鱷魚傷人 斯里蘭卡人獸衝突問題多 學者:提升民眾認知很重要

2020年12月3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范震華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近年來,斯里蘭卡的首都可倫坡(Colombo),人象、人豹衝突得到許多正面的注目;2010~2019年間有超過1萬4500起衝突事件發生,其中有42隻豹因為套索陷阱而死亡。

除了象和豹以外,還有其他數千種動物和人類一起生活在斯里蘭卡,人獸之間的互動,除了暴力衝突還有許多其他不同的面向,例如共存。

0 首圖:河口鱷在傾倒的樹枝上休息。圖片提供:Dinal Samarasinghe。

河口鱷在傾倒的樹枝上休息。圖片提供:Dinal Samarasinghe。

議題發酵

「這幾年人獸衝突事件正快速增加。」斯里蘭卡野生生物保育局(Department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DWC)野生動物健康部(Wildlife Health)主任薩拉卡.普拉薩德(Tharaka Prasad)指出。衝突發生的頻率和嚴重程度越來越高,而背後的原因顯而易見。

「人和野生動物的互動自古以來一直存在。但現在,人口膨脹、耕地開墾、森林消失、野外棲地劣化、掠食者減少、加上氣候變遷等因素,使得人和野生動物在空間上的競爭越來越嚴重。」Elemotion基金會的國家代表迪帕尼.賈揚塔(Deepani Jayantha)說。

斯里蘭卡島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居住了大量的生物,而每個物種在其生態系裡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牠們造就了超越國界的重要價值,涵蓋環境、文化、信仰、精神甚至經濟價值等面向,例如生態觀光。然而,無論是猴子、孔雀、鱷魚或是野豬,動物在這座島上遇到人類的機會越來越高,陸地空間、自然資源、水源是衝突的主要原因,有時甚至會發生激烈的衝突事件。

1 斯里蘭卡特有種蘭卡獼猴(Toque macaques )在通往舊首都康提(Kandy)的路上。影像提供:Dennis Mombauer。

斯里蘭卡特有種蘭卡獼猴(Toque macaques )在通往舊首都康提(Kandy)的路上。影像提供:Dennis Mombauer

人與猴

除了人類以外,斯里蘭卡有四種靈長類:蘭卡獼猴(Toque Macaque)、長尾葉猴(Gray Langur)、紫臉葉猴(Purple-faced Langur)和眼鏡猴(Slender Loris)。獼猴和葉猴最常被人類視為威脅。

史密森尼靈長類生物學計畫( Smithsonian Primate Biology Program)的主任沃夫甘.迪特斯(Wolfgang Dittus)表示,人猴衝突也變得越來越頻繁,「隨著人類一步一步入侵野生動物的棲地,猴群數量也在一些人為熱點處增加,不論是刻意餵食或是垃圾裡的食物殘渣。」

獼猴一旦嘗過這些人工的食物,可能導致牠們主動侵入人類的領域找尋食物,例如住家、耕地、果園甚至垃圾桶。

對照之下,棲居於樹冠層的葉猴,雖然不喜歡與人接觸,但當牠們闖進花園或是搖搖欲墜的屋頂時,仍然會是個問題。

2儘管各地的孔雀數量都在增加,斯里蘭卡的農夫們尚未將孔雀視為會危害農作的害獸。圖片提供:Enoka P. Kudavidanage。

儘管各地的孔雀數量都在增加,斯里蘭卡的農夫們尚未將孔雀視為會危害農作的害獸。圖片來源:Enoka P. Kudavidanage

除了族群量增加、棲地減少,迫使葉猴入侵人類領域外,牠們有時會被當成寵物飼養,而這是「應該完全避免的。猴子小時候很可愛,但當牠們長大之後不再受控,便成為街坊間的頭痛問題。」賈揚塔表示。

人與鳥

近期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斯里蘭卡南部的農夫認為孔雀、其他鳥類、和大型哺乳類所造成的農損問題很嚴重。其中孔雀目前已是斯里蘭卡最具威脅的農業有害動物之一,而且嚴重程度還在增加。因為氣候變遷和天敵數量減少,過去10年來孔雀的族群量和分布範圍迅速擴張,對農業經濟的影響遍及全國。

人與鱷

斯里蘭卡有兩種鱷魚,分別是河口鱷(Saltwater crocodile,學名:Crocodylus porosus)和澤鱷(mugger crocodile,學名:Crocodylus palustris),牠們都以會攻擊、吃人而聞名。但是,鱷魚也經常被魚網困住,且每年有上百隻遭人類殺害。

野生生物研究與保育基金會的爬蟲學家迪諾.薩馬拉辛哈(Dinal Samarasinghe)表示:「鱷魚攻擊人類的數量,每年約10~15起,僅1/3致命。最常發生在斯里蘭卡東岸與南部,這和當地的貧窮程度有關,因為村民日常生活所需極度仰賴自然水源,導致他們與鱷魚接觸的機會增加。」

3 村民利用河水時,用圍欄保護自已免於鱷魚攻擊

村民利用河水時,用圍欄保護自已免於鱷魚攻擊。圖片來源:Dinal Samarasinghe

人與其他野生動物

除了上述動物之外,野豬、印度巨松鼠、豪豬也被視為有害農業的動物。野豬的足跡全島可見,特別是高地區域的蔬菜園。印度巨松鼠對椰子植栽和家庭菜園來說是很麻煩的動物。豪豬則會破壞塊根、塊莖和植物幼苗。

賈揚塔2019在烏達瓦拉維國家公園(Udawalawe National Park)做的一份調查指出:過去五年來,「其他脊椎動物」包辦了蔬菜、水果、豆科作物和多年生作物農損的前四名原因。

衝突與共存

儘管野生動物造成農損的案件在斯里蘭卡各處都有,但是相關的研究卻屈指可數。政府或其他組織的訓練並沒有教農民如何降低人獸衝突和處理動物危害農作物的問題。

DWC收到來自全國各地對於人獸衝突的意見。普拉薩德說:「有些人希望DWC能去他們的田裡追捕野生動物,但是我們的角色是保育野生動物,不論是在保護區裡面還是外面。」

如果DWC不出面,農民會自己用空氣槍、炮竹來恫嚇野生動物。大範圍布置圍網可以保護農地不被孔雀入侵,沒有通電的圍籬有時候可以防止野豬和豪豬。如果還不夠,農民會使用更具傷害性的手段,例如套索陷阱、致死性電網、毒藥、真槍實彈或是一種極不人道的誘餌炸藥。

4圖說:由野生保育部門組織的反盜獵巡邏發現當地盜獵用的工具。圖片提供::Deepani Jayantha。

由野生保育部門組織的反盜獵巡邏發現當地盜獵用的工具。圖片來源:Deepani Jayantha

盜獵問題在COVID-19疫情期間似乎有增加的趨勢,普拉薩德繼續說到:「有些人受疫情影響,無法繼續原本的工作,只好重操舊業回頭做起盜獵。他們捕捉到的動物,可能做為自家食用肉類,也可能拿去賣。」

《動植物保護條例》是斯里蘭卡對於野生生物保育的法令,記載所有必要的保護措施,然而,執法上仍有挑戰。此外,要保護沒有被列入法規的動物,如蘭卡獼猴、野豬、印度巨松鼠等,更是難上加難。

人獸衝突解決之道

迪特斯表示:「由於COVID-19相關的旅遊禁令,許多地區的野生生物得以免於遊客的影響,例如終於不再有遊客餵食獼猴,讓牠們能夠重享自然的食物。」

這些改變帶出了問題的核心,人類入侵動物棲息地、又缺乏保育意識。「雖然有一些農民能忍受猴子,但幾乎所有農民都不了解,為什麼猴子會出現在自家的農地或是後院。」迪特斯說道,「這些農民不願意、或者因為知識不足,使他們沒有採取防範措施,也不願了解他們的行為是如何觸發人猴衝突的。」

6 學生挨家挨戶地倡議,向烏沃(Uva)地區民眾提倡不要使用炸彈來處理農損問題。圖片提供:Deepani Jayantha。

學生挨家挨戶地倡議,向烏沃(Uva)地區民眾提倡不要使用炸彈來處理農損問題。圖片來源:Deepani Jayantha

薩馬拉辛哈指出,「長期的解決方案是,逐水而居的民眾必須了解到,他們和鱷魚還有其他動物使用同一個生態系統。」

賈揚塔則說,「大家必須了解,這個問題與他們息息相關。我們需要提升民眾認知,舉例來說,應建立全島的資料庫、開發應用程式,以及藉由市民的支持,讓農民和其他受害人,能針對不同物種和地點找到最佳的解決之道。」

垃圾管理、限制人類餵食可以防止人猴衝突發生。人和鱷魚的衝突,可以透過使用替代水源、提高保育意識、設置隔離圍欄和標語來防範。在實施任何策略時,都該以保護自然棲地為目標,同時考慮人和野生動物雙方的需求。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范震華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持續以文字力量參與環境保育議題。文稿與照片曾發表於國家公園季刊、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路版、破報等刊物。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