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棕櫚油行業轉型,除了認證還能做什麼? | 環境資訊中心

推動棕櫚油行業轉型,除了認證還能做什麼?

2021年03月18日
文:尼辛·柯卡(自由撰稿人)
永續棕櫚油圓桌倡議(RSPO)是推動棕櫚油行業永續發展的最主要力量,但是要帶來真正的改變,需要做的還有很多。

在馬來西亞一個RSPO認證種植園裡,一位工人正在給油棕幼苗噴灑稀釋過的除草劑。他們還在旁邊種植了固氮植物黃毛黧豆,將工業化的和環保的農業技術相結合。這樣可以通過控制雜草生長來減少農藥使用量,同時還能提高土壤肥力。圖片來源:Mike Kahn / Alamy

2004年,一家新機構成立,旨在幫助棕櫚油行業告別森林砍伐、環境破壞等有害行為,提升行業的符合倫理規範的採購。當時,棕櫚油行業與東南亞地區山火肆虐、生態棲息地喪失和人權侵犯等問題的聯繫越來越緊密。

這個由多家行業領軍企業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共同創立的機構就是「永續棕櫚油圓桌倡議」(RSPO)。

16年來,儘管RSPO已經取得了可觀的進步,並不斷努力改善其認證生產商的行為,但是仍然在很多方面受到批評,指責它聽命於行業,為「漂綠」行為創造條件,並在收到成員企業違規行為的舉報時沒能及時採取行動。有人認為,未來要做的是從內部對RSPO進行完善,但另一些人則認為,其他替代模式才是確保棕櫚油行業永續發展的更好路徑。

「我們需要的是以一種多面向的措施來推動棕櫚油行業變革。認證只是推動棕櫚油行業廣泛轉型的要素之一。」世界自然基金會新加坡辦公室「全球棕櫚油行動」主管邁克爾·金登(Michael Guindon)說。

RSPO標準
RSPO標準的目標是,無論油棕種植園的規模大小,其生產過程中的環境永續性、人權和勞動者安全都能得到保障。想要獲得RSPO認證,種植者必鬚根據上述標準每五年接受一次評估,每年還有一次年檢來確保持續合規。評估由經過驗證的獨立第三方認證機構在現場進行。從理論上講,如果種植者未達到標準,認證就會被撤銷,但實際上這種情況很少出現。
 
對種植者而言,有了RSPO認證,他們就可以將產品銷售給那些僅採購認證棕櫚油的品牌,從而獲得潛在的溢價,並且獲得教育和資源來提高產量和改善耕種模式。
 
大多數公司無法直接從農場進行採購。為了確保認證棕櫚油能夠到達消費者手中,RSPO也對供應鏈流程進行認證。只要企業從經過認證的供應鏈購買棕櫚油,它們就可以在產品上使用RSPO標誌。

儘管RSPO是覆蓋面最大、認可度最高的標準,但實際上還有很多其他認證途徑。有些組織嘗試採使多種認證方案,而有一些則專注於賦權小型種植戶,或採取一種「地域」模式,即涵蓋特定區域內種植的所有大宗農產品。棕櫚油供應鏈上的企業也在各自努力,從而更好地理清自身棕櫚油供應鏈。儘管如此,棕櫚油能否成為一個完全永續的行業,將取決於能否加深RSPO這類現有機構的影響力,以及供應鏈主要參與者能否開展更多的合作。


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棕櫚油供應鏈
全球有數十個國家的小型農場和大型企業種植園在種植油棕,印尼和馬來西亞生產了其中的絕大部分。棕櫚果採收後被送到榨油廠,經過壓榨和處理製成毛棕櫚油和棕櫚仁油。一些榨油廠只加工其母公司所屬種植園中種植的果實,但大多數還會接收多個小農場和其他種植園的果實。這意味著來源不同的棕櫚果經常會在壓榨廠裡被混在一起加工。然後,榨油廠生產出來的毛油就會被運送到精煉廠和港口,匯入到更為寬廣的貿易洪流之中。
 
毛棕櫚油可以被精煉成為成百上千種副產品或「衍生物」,它們被銷往世界各地,印尼是最大的消費國,其次是印度、歐盟和中國。棕櫚油衍生物用途廣泛,從加工食品,到化妝品和生物燃料。有時,甚至連購買這些衍生物的加工企業都不知道它們是用棕櫚油製成的。
 
由於不同來源的棕櫚果和棕櫚油在供應鏈的任一階段都可以被混雜在一起,並且棕櫚油及其衍生物的最終用途太多,這就導致棕櫚油供應鏈會非常複雜。因此,確保認證棕櫚油從農場到消費者的過程中與非認證棕櫚油是分離的,並且保證其可追溯性是一項真正的挑戰。

RSPO面臨的挑戰

儘管RSPO強化了標準,但人們擔心的主要還是其執行機制和審計制度。

「雖然RSPO有合適的標準,但是其體係不足以貫徹這一標準」,美國環保組織「雨林行動網絡」(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森林項目主管羅賓·阿韋爾貝克(Robin Averbeck)說。

例如,雨林行動網絡及其合作夥伴早在2016年就向RSPO提交了「印多福」(Indofood)違反永續標準和侵犯勞工權利的證據,但差不多兩年半之後,RSPO才吊銷了印多福的認證證書。

同樣地,RSPO花了3年的時間才對馬來西亞最大棕櫚油企業之一的「聯邦土地發展局全球創投控股公司」(FGV Holdings Berhad, FGV)旗下種植園涉嫌濫用勞工的指控進行跟進,最終在2018年對其實施了部分制裁。2019年8月,RSPO有條件地取消了這一制裁,結果卻在2020年1月又再度恢復了對其的制裁。最終,FGV因為同樣的指控,受到了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暫扣令,而RSPO則對此「表達了保留態度。」


2008年,RSPO在巴厘島舉行會議時,印尼最主要的環保非政府組織印尼環境論壇(WALHI)在會場外舉行了抗議活動。他們想藉此讓人們關注嘉吉(Cargill)等大型農企在西加里曼丹省非法砍伐森林的行為。嘉吉公司在該省經營著多個RSPO認證種植園。圖片來源:Brihannala Morgan /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阿韋爾貝克(Averbeck)說:「我們並沒有看到RSPO發揮它應有的作用,因為它一再允許行為不端的企業成為其成員。」

2019年,「環境調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與「草根組織」(Grassroots)聯合發布的一份題為《誰來監督監督者?(二)》的報告發現,自2015年其首份報告發布以來,RSPO「程序中存在廣泛欺詐,以及不合標準和私下的保證流程(underhand assurance processes)」的情況並沒有任何改進。他們發現,自首份報告發布以來,RSPO採取的行動「嚴重不足」。

永續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一個問題是,RSPO尚未實現其推動行業轉型、使永續棕櫚油成為「常態」的目標。全球生產的棕櫚油中只有19%經過RSPO認證,這意味著全世界消費的絕大多數棕櫚油都包含著與森林砍伐、林火、侵犯人權以及其他環境和土地使用問題相關的風險。

即使是已成為RSPO成員並且致力於使整個供應鏈全面獲得RSPO認證的公司,也不能保證其生產出的棕櫚油與森林砍伐完全無關。據估計,豐益國際集團通過其子公司控制著全球40%的棕櫚油供應鏈,但它也會從第三方供應商那裡購買棕櫚油,這就會增加「洩漏」(leakage)風險——即涉及毀林的棕櫚油混入認證供應鏈。

RSPO供應鏈證書
RSPO有四種棕櫚油供應鏈認證模式。從其中任意一類供應鏈末端購買棕櫚油的製造商,均可在其產品上使用RSPO標誌。但是,這四種體系提供非常不同的保證標準,因為認證棕櫚油在不同類別中所佔比例差異很大。只有前兩種模式可以保證所有棕櫚油均來自RSPO認證的來源。第三種模式只能保證其中某些棕櫚油來自認證的來源,而第四種模式允許公司購買RSPO信用額度,但事實上最終產品中使用的棕櫚油都不是來自認證來源。
 
在這四種模式中,只有第一種可以保證追溯到具體的種植園。可追溯性是確保問責的關鍵因素。但是許多公司,尤其是規模較小的公司,通常使用後兩種供應鏈認證模式,因為它們便宜、簡單且耗費更少的勞動。因此,其最終產品中含有非認證棕櫚油的可能性更高,但是仍然可以使用RSPO標誌。
 
儘管全球19%的棕櫚油來自RSPO認證種植園,但品牌和消費者需求的不足使得大約一半的認證棕櫚油最終會與普通棕櫚油混在一起被作為普通產品出售——這是另一個問題。推廣使用更嚴格的供應鏈認證模式,以及增加永續棕櫚油的需求——特別是印度、中國等高增長市場的需求——將是改善生計和防止進一步的環境破壞的關鍵。
種植園身份保護

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種植園身份保護模式(Identity Preserved, IP)是這四種模式中最嚴格的,要求來自各個RSPO認證種植園的棕櫚油在供應鏈的所有階段都必須與非認證棕櫚油分開存放。在這種模式下,供應鏈上的每個利益相關者——從榨油廠到精煉廠再到製造商——為了獲得認證都需要證明它們的棕櫚油是分開存放的。這種體係並未得到廣泛使用,從而嚴重限制了這類棕櫚油進入市場的途徑。採用這種模式的通常是垂直整合公司,因為公司控制著從種植園到精煉廠的所有環節,能夠將最終產品以高價出售給製造商。在這類供應鏈末端,每種產品中的棕櫚油都可以追溯到某個RSPO認證種植者。

認證與非認證分離


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在認證與非認證分離模式(Segregated, SG)下,認證棕櫚油在供應鏈的所有階段都與非認證棕櫚油隔離開。但是在榨油廠中,來自不同認證種植園的棕櫚果和棕櫚油會混在一起。因此,儘管不可能追溯到單個種植者,但這種模式仍然可以確保提供給終端用戶的棕櫚油僅來自RSPO認證種植園。

認證與非認證混合


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認證與非認證混合模式(Mass Balance, MB)允許供應鏈中的認證和非認證棕櫚油混在一起。這也是那些處理大量棕櫚油,並且做出了永續發展承諾的利益相關者最常用的模式。在這種體系中,煉油廠通常會從上百家榨油廠採購原料,但其中只有部分工廠需要經過認證。雖然煉油廠必須公開其供貨廠家的信息,但不必披露其處理的棕櫚油總量。這意味著在這類供應鏈末端只有一部分棕櫚油來自RSPO認證種植園,有時候這個比例會很小。產品中使用混合體系棕櫚油的製造公司,必須在包裝上的RSPO標誌上加上「MIXED」(混合)字樣。

證書交易


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證書交易體系(Book & Claim)允許企業購買認證棕櫚油信用額度,但不要求它他們從認證供應鏈實際購買所用的棕櫚油。證書交易體系背後的理念是支持和資助那些可能剛剛獲得RSPO認證,但尚未獲得認證供應鏈渠道的種植者。因此,這一體系在幫助實現RSPO的目標、推動永續實踐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該體系供應鏈末端產品中使用的棕櫚油不太可能來自認證種植園,但是製造商可以在包裝上使用RSPO標誌,但必須添加「CREDIT」(信用額度)一詞。

過去16年,RSPO並未取得明顯進展,仍然存在許多不足,再加上不少知名非政府組織利用紅毛猩猩等動物面臨的災難來喚起人們對森林砍伐的關注並妖魔化棕櫚油生產,致使一些品牌選擇了另外一種極端的認證形式——不含棕櫚油。

無棕櫚油認證商標組織(Palm Oil Free Certification Trademark)聯合主管貝夫·拉夫(Bev Luff)說:「要保護全世界的熱帶雨林,只有靠諸多環保團體和企業生產更多不含棕櫚油的產品,消費者降低對棕櫚油的需求,非政府組織與破壞熱帶雨林的行為進行鬥爭,以及使用棕櫚油的製造商只選擇那些獲得『身份保護』供應鏈體系認證的永續棕櫚油。」

人們擔心的一個問題是,一個地區的永續生產增長可能會通過某種溢出效應導致不永續的生產活動轉移到其他地區。2020年6月公佈並發表在《環境研究快報》(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印尼婆羅洲(即加里曼丹),儘管RSPO認證減少了某些地區的森林流失,卻加劇了鄰近地區的森林砍伐。

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儘管認證機制減少了非法森林砍伐,但似乎有必要採取更強有力的行業行動,確保油棕生產不再是造成森林損失的驅動力。」


隨著印尼的加里曼丹中部地區已有大片建成的種植園獲得了RSPO認證,森林砍伐的前沿已經轉移到了其他地方。在一片已經建成的種植園南邊,挖掘機正在清除一塊原始泥炭森林,為一個新的棕櫚油種植區的誕生做準備。這片區域毗鄰丹戎普丁(Tanjung Puting)國家公園,而後者是紅毛猩猩等眾多瀕危物種的家園。圖片來源:© Kemal Jufri / Greenpeace

拉夫表示,到目前為止,大約有40家公司通過了「不含棕櫚油」的標準認證,其中包括Illumines Skin Card、Earth Sense和Meridian等幾個品牌。此外,還有不少企業處於評估的各個階段。這些工作的一部分是讓品牌企業了解那些它們原本並不清楚的棕櫚油衍生品。

拉夫說:「對於想要生產不含棕櫚油產品的公司來說,了解哪些成分含有棕櫚油衍生物並非易事。如果我們經過評估得出結論,一家公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中使用了棕櫚油衍生物,那麼我們會嘗試幫助他們找到不含棕櫚油的替代成分。」

新興的替代模式

大多數情況下,由於棕櫚油具有種植規模廣、產量高、用途多樣等特點,往往很難輕易找到替代品,而且那些替代品也同樣可能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為了彌補RSPO的不足,非政府組織和行業提出了幾種替代方案,但這些方案大多數都將自己視為RSPO認證的補充或以RSPO為基礎。

棕櫚油創新集團(Palm Oil Innovation Group,POIG)成立於2013年,其目標是通過更高的標準和更嚴格的審核來超越RSPO。

阿韋爾貝克說:「我們通過一套程序創建了一種能夠彌補很多不足的審核方法。」這其中包括要求對整個公司——而不僅僅是對特定種植園——進行認證,以及包括更嚴格的社會、勞工標準在內的更為強大的審計體系。其實,RSPO在2018年更新其標準時就採用了POIG的許多創新。

阿韋爾貝克說:「POIG證明達到『無毀林、無泥炭地使用、無剝削』標準是可能的這一點頗具影響,我們成功地倡導並證明更好的實踐和負責任生產都是可行的。」

在世界另一端的拉丁美洲,「做對的油棕」(Palm Done Right)一開始做的工作並不是改變行業,而是與厄瓜多爾的小農合作,從有機認證開始開展永續農業實踐。


「做對的油棕」(Palm Done Right )以多種標準作為基礎,包括RSPO、美國農業部和歐盟有機認證計劃、公平生活(Fair for Life)和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製圖:Ed Harrison/中外對話

「做對的油棕」發言人莫妮克·範·溫伯格根(Monique van Wijnbergen)說:「在與具有使命感的品牌和買家進行交流時我們發現,不應該局限於「有機」這個概念。從那時開始,我們就與RSPO、「公平生活」( Fair for Life)和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合作,幫助我們改善並推動環境和社會的永續發展。」

實際上,範·溫伯格根認識到有多項認證比僅有一項更有價值。

她說:「雖然不同認證計劃有重疊之處,但對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有幫助。有機認證在種植實踐和自然干預方面表現突出。『公平生活』認證的社區檢查機制很強大,而新的RSPO標准採用了高碳儲量方法(high-carbon stock approach)。不同的標準各有價值。」

目前,「做對的油棕」與厄瓜多爾200個獨立有機種植者合作,種植面積達1萬公頃,所生產的棕櫚油也符合雨林聯盟的永續農業標準。目前全球滿足這一標準的棕櫚油產量為55萬噸。此外,該標準還同樣適用於咖啡、香蕉、可可等其他大宗商品,小農種植園里通常會在油棕的附近或旁邊同時種植這些農產品,這是該組織特別關注的重點。

雨林聯盟棕櫚油部門主管寶拉·登·哈托格(Paula den Hartog)表示:「小型種植戶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們的種植面積約佔油棕種植總面積的三分之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優先考慮與小型種植戶合作,提高他們的適應力,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將他們與全球市場聯繫起來,為他們開展更加永續的耕作模式奠定基礎。」

儘管雨林聯盟的標準與RSPO的標準不同,但兩者也有共通之處,在可追溯性方面可以協同發揮作用。


秘魯一位小農使用一種低碳的傳統方式將他的棕櫚果運到榨油廠。小農場的種植面積約佔油棕種植總面積的三分之一。與大種植園相比,它們在生物多樣性和永續管理方面的表現更好。圖片來源:Juan Carlos Huayllapuma / CIFORCC BY NC ND

正因為RSPO與小型種植戶的合作存在的局限性,專注於永續供應鏈的英國社會企業Traidcraft Exchange決定讓其非洲的小型棕櫚油生產者接受「公平生活」認證,這是目前唯一在棕櫚油領域開展業務的公平貿易認證機構。

Traidcraft供應鏈開發和商業支持經理阿利斯泰爾·利百特(Alistair Leadbetter)說:「RSPO看上去並不是一個擁抱小農生產的認證體系。我們覺得與『公平生活』合作要好得多。我們不反對RSPO,但它不適合我們,因為我們希望關注小型種植戶。」

在公平貿易模式中,品牌商為完全可追溯的棕櫚油支付溢價,這些棕櫚油是根據一系列勞工、社區和環境永續標準種植的。溢價直接付給當地的農業社區。但是目前,棕櫚油似乎只佔全球公平貿易商品的很小一部分

企業採取的獨立行動

另一個新興趨勢是,具有較大的棕櫚油環境社會影響或供應鏈複雜的大型跨國公司開始對自己的採購進行獨立審核,而不僅僅是依靠RSPO或其他認證計劃。

中糧國際是中國最大的食品加工商、製造商和貿易商,擁有一份強有力的永續棕櫚油採購政策,要求其所有棕櫚油供應商和二級供應商遵守自己的供應商行為準則。這意味著它們對RSPO的承諾只是其採購工作的一部分。

「我們把認證看做是實現永續採購的一個途徑,但並不是唯一的途徑。我們的供應基地地圖和風險管理是我們確保兌現承諾的主要方式」,中糧國際永續發展全球負責人彭薇說。

目前,中糧國際正在與非政府組織ProForest合作,詳細繪製整個供應鏈地圖,目的就是對風險進行徹底的分析和管理。他們甚至承諾每年發布一份榨油廠供應商清單。聯合利華和蒙德利茲國際(Mondelez International)等其他大品牌也發布了其榨油廠數據。


位於荷蘭鹿特丹港的Olenex食用油精煉廠。該煉油廠是由全球兩大農產品企業——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公司(ADM)和豐益國際的合資企業,已通過RSPO認證,並且是聯合利華最新公佈的棕櫚油供應商名單中的企業之一。圖片來源:Frans Lemmens / Alamy

聯合利華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品公司之一,從至少150家煉油廠和油脂化工廠採購棕櫚油,而這些工廠又從至少1500家榨油廠採購毛棕櫚油。儘管該公司承諾從RSPO和雨林聯盟認證的榨油廠進行採購,但他們認為還有必要更好地了解哪些種植園正在向其上游榨油廠出售棕櫚果原料,以及它們是否遵循了該公司的採購政策。為此,他們與加利福尼亞的地理空間分析初創公司Orbital Insight達成了合作。

Orbital Insight解決方案工程總監扎克∙楊(Zac Yang)說:「我們會查看數十億次的手機連通數據。這些數據聚合起來會形成一種流量規律,也就是說:根據卡車駕駛員的活動規律得出實際的採購足跡。」

這項技術幫助聯合利華解決了認證流程的一項主要挑戰,即對從種植園到榨油廠之間這段供應鏈上的第一英里進行跟踪。榨油廠通常從多個種植園採購原料,因此生產出來的棕櫚油通常混雜了來自永續和非永續種植園的的原料。這類技術可以提供更大範圍的地理位置數據,從而了解棕櫚油供應鏈的實時信息。目前,Orbital Insight正在尋求與其他全球主要食品和飲料品牌進行合作。

楊表示:「我們將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算法結合起來,可以大規模地處理和分析此類問題。這種方法本身更具成本效益,並且可以覆蓋到成百上千家榨油廠。」

永續貿易行動計劃(IDH)是一家總部位於荷蘭的社會企業。它嘗試採用一種新的方式將特定轄區認證為「經審核採購區」(Verified Sourcing Areas, VSAs)。聯合利華和百事可樂是最早與該公司合作採用這種方式的兩家企業。

IDH高級經理吉多·魯滕(Guido Rutten)表示:「從經審核採購區採購,你能確切地了解該區域永續種植情況,還能夠知道那裡的人們正在努力提高永續性。不僅是西方國家企業,印度和中國等其他市場也對供應鏈永續性,尤其是地域性解決方案有巨大的需求。」


在印尼亞齊省的一處由IDH支持建立的「修復苗圃」,當地的小型油棕種植戶和社區正通過這個項目將退化的土地轉變為具有生物多樣性的農林複合經營農場。在滕古倫村(Tenggulun)附近的這個苗圃已經為30公頃榴蓮等經濟樹種提供了種苗。圖片來源:IDH

IDH目前的試點項目集中在印尼亞齊省和印度南部。「經審核採購區」模式註重的是區域性,這意味著在認證區域中種植的任何大宗商品,油棕、可可、咖啡,都遵循相同的標準。

超越認證

有人擔心認證機制已達到極限。經過最初幾年的強勁增長後,最近幾年RSPO的認證永續棕櫚油比例一直停滯在19%左右。達到100%認證的目標看起來似乎與2004年該組織剛成立時一樣遙不可及。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金登說:「你永遠不會看到全球所有棕櫚油都獲得認證。」

金登表示,部分挑戰源自亞洲的需求增長,它目前佔棕櫚油消費總量的60%。與歐盟相比,印度、中國或東南亞對認證永續棕櫚油的需求要少得多。歐盟食品工業購買的棕櫚油已經有86%獲得了認證。

培養亞洲市場對永續認證棕櫚油的需求是前進的方向之一。但是金登認為,提高對已經是RSPO成員的企業提高標準的機會更大。

他說:「RSPO成員中的貿易商覆蓋了棕櫚油貿易總量的90%。如果我們提出採購永續棕櫚油之外更高的要求,就可能會產生廣泛的影響。」


2016年,雨林行動網絡的工作人員在紐約一處著名的百事可樂標誌下懸掛標語「放棄衝突棕櫚油。」這是該機構針對百事可樂的一項長期造勢活動的一部分,目的是通過施壓使其停止採購與衝突和森林砍伐有關的棕櫚油。此後,百事可樂就採取了多項措施改善自己的棕櫚油採購戰略,包括與IDH合作恢復森林並為印尼的小型種植戶提供支持。圖片來源:Walter Hergt / 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雨林行動網絡的阿韋爾貝克認為,企業有責任付出更多的努力,尤其是在最近有報導稱許多公司已經或即將錯失自己的零毀林目標之後。

她說:「企業已經做出了承諾,但它們並未投入資源來實際兌現這些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