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生物多樣性投資 墨西哥BIOFIN發展永續生物經濟 | 環境資訊中心

擴大生物多樣性投資 墨西哥BIOFIN發展永續生物經濟

2021年07月26日
文:李育琴(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旱澇交替的極端氣候在全球逐漸成為常態,中美洲的墨西哥從去(2020)年開始即因缺雨面臨30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對於很大程度仰賴一級產業的墨西哥而言,氣候變遷深深影響了農業的永續發展和農民的生計。

墨西哥是生物多樣性豐富的國家,其物種數占全球的10至12%。生物多樣性也是農業的基礎,然而墨西哥有四分之一的土地已因農業生產而改變,且不永續的作法造成了環境退化和資源耗竭,根據2016年的一項研究指出,墨西哥環境退化所造成的成本已超過環境保護的支出,且高出五倍以上。


今日墨西哥市為西班牙人在遺跡上建造新的首都。Haakon S. Krohn,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墨西哥政府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UNDP)「生物多樣性融資倡議」(The Biodiversity Finance Initiative,BIOFIN)的協助下,透過創新財務方案,調整公共預算支出,將資源導向生物多樣性保育,以避免因環境退化等負面影響造成未來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在墨西哥生物經濟發展策略下所支持的農民和企業,因此得以打開新市場,發展具競爭力的商業模式。

重拾阿茲特克人與自然共生的哲學

首都墨西哥市從去年起遭遇嚴重的乾旱和缺水問題,這個全球第五大城市居住人口超過2100萬人。墨西哥市曾經是個自然蓊鬱的古城。14世紀時,阿茲特克人將首都「特諾奇提特蘭」(Tenochtitlan)建造在湖泊上的沼澤島,周邊規劃了複雜的運河、堤壩等防止水患的建設,還有從陸地輸送水源的連通設施。此外,島的周圍設置浮田農園(Chinampa),作為糧食供給來源。直到16世紀西班牙人入侵前,阿茲特克人一直善用與自然共生的智慧,守護他們的帝國首都。


墨西哥源自阿茲特克人傳統的浮田。Px-lga,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不過,西班牙殖民者摧毀了這座古城後,在其上重新建造新的首都。為避免洪水氾濫,他們將廣大湖水排乾,使原始的地景消失,如今墨西哥市因湖床地質沉陷,正慢慢地下沉中,而且鬆軟的地質使得地震發生時經常帶來嚴重災害。

另一方面,現代化的城市建設使用大量混凝土和瀝青,阻礙了地下水層的自然補充,極端氣候的乾旱更加劇了墨西哥市地下水資源枯竭的困境。去年至今的旱災和缺水是長年累積的結果。

面對如此處境,在BIOFIN的支持下,2019年墨西哥市政府決定擴大對生態保育的投資,期盼重新找回五個世紀前阿茲特克人與自然共生的哲學和傳統智慧。

墨西哥市政府將總預算的5.5%用於生物多樣性。BIOFIN表示,該組織不是在此預算上增加金錢的支援,而是協助該市有效運用資源,以創新金融方案調整其公共支出,提高公共預算的效益。

例如由公共預算支出的環境基金,改由透過競爭程序委託新的單位管理,市府因此省下了4000萬墨西哥披索(約200萬美元)的營運和交易成本。省下的經費則用於具保育效益的投資,包括城市森林碳林業(carbon forestry)的計畫設計、重新造林和打造友善授粉昆蟲的景觀、支付環境服務,以及城市土地植樹的社區培力計畫等。在氣候危機之下,永續水資源也是綠色投資項目之一。

BIOFIN生物經濟發展策略  提供小農加速基金

BIOFIN在墨西哥推動生物經濟發展策略,其重點是將資金投入在「對生態系統保育有益的活動」,藉此改善目前農林漁業和旅遊業造成的環境退化,並進一步協助對自然資源有正面影響的商業行為。該策略將為永續生產者創造新的市場,強化農村社區的價值鍊,進而增加生產者收入。

不過,由於墨西哥聯邦政府在2020年大砍環保機構的預算及裁員,因此BIOFIN墨西哥分部轉而尋求私營企業和社會部門對生物多樣性的融資。

在生物經濟發展策略下,BIOFIN設立了「生物經濟加速基金」(Fondo de Aceleración para la Bioeconomía;FAB),與非政府組織Nuup合作執行。這項基金的目的是致力於開發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商業模式,協助墨西哥小型食品生產者進入商業市場,基金每年為各地的生物經濟計畫提供15萬美元的資金和技術支持。

目前通過的投資計畫有鱒魚水產養殖認證、林蔭咖啡、有機蜂蜜、蜂蠟和蜂膠,以及梅斯卡爾酒的公司和組織等。這些公司或組織的經營方式都強調保護其產品所仰賴的自然生態系。BIOFIN墨西哥分部協調專員托雷斯(Daniela Torres)表示,「BIOFIN的資金只是一個起動器,希望帶動更多其他資金投入這些永續生產項目中。」

「小規模農業是墨西哥農村轉型的關鍵。」Nuup指出,這筆基金將為生產者創造發展機會,建立永續的生產模式和價值鍊,同時也讓所有消費者獲得更健康及友善的產品。


Veracruz州與香蕉樹共生的林蔭咖啡。photo by Adam Jones (CC BY 2.0)

咖啡生產者協會 Cafecol獲得FAB資助的1萬5000美元,這筆投資將支持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生產林蔭咖啡的農民,把優質的產品出口到歐洲。超過100名生產者將以高於傳統市價40%的價格出售咖啡豆,「這些生產者有四成為女性,此項投資不僅能培力農村婦女,對於當地減少森林砍伐、永續土地管理和社區組織發展都有正面的影響。」

FAB還投資了尤卡坦州(Yucatán)瑪雅社區的有機蜂農組織Miel Mukab,協助其提高營運效率和內部物流系統。由於當地物流效率低落,工廠也無法增加空間,蜂農只能一再犧牲利潤來賣出商品。在FAB的支持下,Miel Mukab設置了新的集貨和銷售物流區,可減少蜂農50-70%的運輸成本,同時建立起收集蜂蜜、分銷和銷售的路線,擴大物流和銷售服務。

另一項投資計畫是支持女性生產者團體「梅斯卡爾守護者」(Guardianas del Mezcal)。該團體由12位婦女組成,她們擁有野生龍舌蘭的保種知識,並以傳統技術生產梅斯卡爾酒。FAB的資金將協助強化這個組織,讓她們能建立梅斯卡爾的商業生產鍊,此計畫有助於梅斯卡爾相關自然資源的保護,並且提供永續生產的資源。


生產Mezcal酒的龍舌蘭。photo by Cordelia Persen (CC BY 2.0)

資助成立社會企業  永續農村生物經濟

除了資助小農發展生物經濟商業模式,墨西哥生物經濟發展策略還包括支持社會企業「綠色村社」(Ejido Verde)的推動。這家生產松樹脂的企業由35個專業組織代表所組成,而生物多樣性保育與利用是他們共同的目標。該公司利用墨西哥原住民社區和集體農場(ejidos)閒置的土地,與在地原住民社區合作,重新種植本地松樹以生產樹脂。

根據該公司的說明,在已種植的3000公頃土地中,看見土狼和鹿回來,也聽到更多鳥鳴,地下水的品質獲得改善。參與村社的原住民家庭減少了貧困的情形,同時這項經營模式為投資者創造利潤,內部回報率估計達13%。「綠色村社」未來將擴大至9700公頃的種值面積,這個10億美元價值的B型企業,2020年名列拉丁美洲最具創新的企業之一。


透過創新融資方案,社會企業綠色村社與在地原住民社區合作,復育閒置土地,種植松樹生產樹脂。圖片來源:Ejido Verde

「綠色村社」採取的作法是以永續的方式開發土地資源,種植樹木復育土地,同時增進社區的經濟收益。他們為農民提供無息貸款,協助農民獲取優質的種苗和維護林地的技術。此外,建立緊密的社區夥伴關係,加強地方治理,確保能有效管理健康的森林。該公司與農民簽訂了30年的合約,讓農民願意穩定提供高品質的原料樹脂,使雙方都能從中獲益。

接下來BIOFIN墨西哥分部將開發免費的線上平台,讓消費者、投資者和生產者參與互動,從中了解生物經濟並找到銷售的商機。對生物經濟發展商業模式有興趣的利害關係人,如金融機構、民間社會組織、生產者協會、私人企業、基金會等,都可以加入。

墨西哥生物經濟發展策略成果顯示,生物經濟的商業模式不僅可投資獲利,同時也能促進環境永續。而BIOFIN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綠色投資的專業知識,協助政府部門定義什麼是綠色項目,機構又該如何評估和選擇促進環境永續的產業來進行投資,這些計畫項目的發展,將可滾動更多綠色融資的投入。

註釋:

碳林業(Carbon forestry)是國際間造林儲存碳,再將獲取的碳額度販售至國內或國際市場,以降低溫室氣體的抵減方案,減緩氣候變化。可執行方式為混農林業、社區林業、復舊造林等活動,在保育森林資源的前提下,增加碳吸存、減少碳損失(資料來源:林業研究專訊,2011)。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