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系列】三大重點,帶你看懂至關重要的格拉斯哥氣候會議 | 環境資訊中心

【COP26系列】三大重點,帶你看懂至關重要的格拉斯哥氣候會議

2021年11月01日
文:高宜凡(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換句話說,地球環境的惡化速度遠比我們想像地更快,如何減緩氣候災難 ? 有賴於在蘇格蘭城市格拉斯哥舉辦的COP26設法解決 !

圖片來源:COP26臉書

IPCC報告AR6、2050淨零排放、歐盟碳關稅、氣候法、電動車、RE100......最近這一年,你是不是反覆看見上述名詞,甚至到了快被洗腦的地步?

這一切,都跟即將在英國揭幕的聯合國氣候會議COP26 (《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國大會)有關,一場被譽為繼2015年巴黎COP21後最重要的國際氣候會議,也可能是人類扭轉氣候變遷頹勢的最後機會 !

為何COP26如此重要、怎樣才能看懂 ? 首要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們真的沒有時間了。

重點一:野火、洪災、乾旱,氣候惡化速度超乎想像

2015年COP21誕生的《巴黎協定》,曾被各界寄予厚望,那是有史以來最多國家點頭簽署的國際減碳公約,近200國皆同意將全球升溫上限控制在2°C內,並以不超過1.5°C為努力目標。

可是,6年過去了,從北美的熱浪與野火、西歐的豪雨和水患、到台灣剛經歷過的百年大旱,氣候災難依舊在世界各地輪番上演,絲毫未見停歇。IPCC(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甫發表的第六次氣候變遷評估報告AR6 WG I指出,地表均溫已較工業革命前水準提高了1.07°C,再過不到十年,1.5°C的升溫警戒線就可能被攻破。


氣候會議因疫情而延宕兩年,導致如今的搶救時間愈來愈少。圖片來源:IISD

很多人以為,這兩年因疫情肆虐,各地都有大規模封城與管制措施,應該已經減了很多碳。然而,2020年與能源相關的排放量只小跌了5.8%,今年5月份,夏威夷毛納羅亞大氣觀測站又測出419ppm的碳濃度新高峰。

換句話說,地球環境的惡化速度遠比我們想像地更快,如何減緩氣候災難 ? 有賴於在蘇格蘭城市格拉斯哥舉辦的COP26設法解決。

明白了重要程度之後,接下來,是看清楚COP26的談判重點。進入COP26官網,裡頭列出的本屆四大任務分別是:

1.守住1.5°C目標,要求各國提出更具野心的2030年前減碳計畫,

2.保護生態及自然棲地,呼應剛在昆明結束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

3.籌措資金,要求先進國家兌現每年至少貢獻1000億美元的氣候融資承諾,

4.齊心合作,希望政府、企業和民間社會加強合作,加快應對氣候危機的行動。

重點二:資金、交通、重工業,面對最棘手的減碳障礙

探究箇中精要,最複雜難解的不外乎兩個: 錢、還有減碳的深水區。

時至今日,節能減碳早是普世價值,環保行動人人想做,但由誰出錢? 卻是很大問題。

事實上,每年提供1000 億美元的氣候融資承諾,早在2009年就喊出來,但根據OECD統計,2019年的氣候融資仍然不到800億美元。假使COP26無法要求先進國家兌現承諾,再多的執行計畫,依舊是空中樓閣。


推廣電動車是當前各國主打的交通部門減碳措施。圖片來源:台達集團

其次,過往十餘年來,各國減碳政策多集中在能源領域,對交通與重工業等更難的深水區少有進展。若不趕快面對這些棘手問題、並且加以處理,想把溫室氣體全部抵銷或移除的「淨零排放」長程目標,勢必無法達成。

近來風行的電動車即是一例。運輸部門每年貢獻近1/4因燃料燃燒產生的溫室氣體,其中又以公路運輸為大宗。因此,幾個最早喊出2050淨零排放的歐洲國家,都早早宣示禁行或禁售燃油車輛的政策時程,藉此要求要汽車產業回應與轉型。

而被各國視為經濟命脈的重工業,以前常因既定製程和關鍵材料所需,無法降低自身碳足跡。如今面對強大的國際壓力和法規要求,也開始動了起來。COP26開議前夕,全球水泥和混凝土協會(GCCA)宣布在未來十年內減少該行業1/4溫室氣體排放量,以實際承諾驅動這個傳統製造業的技術創新與低碳革命。

重點三 : 淨零、碳價、氣候法,台灣到底是不是玩真的 ?

最後的觀察重點要回到我們自己,當氣候行動席捲全球,台灣有沒有咬牙跟上的決心、還是只想當被動的局外人?

根據聯合國最新的NDC Synthesis報告,追蹤各國繳交的氣候承諾與執行計畫,目前有超過130個國家實現或正在討論2050年淨零排放的政策目標。而且2030年,全球排放量就得比2010年的水平下降多達45%,才有機會守住1.5C防線。

因此,早在COP26開議的大半年前,不少國家便搶先公布更具野心的加碼計畫。如歐盟的「Fit for 55」( 2030年減碳55%),以及打算從2023年起實施的「碳邊境調整機制」(CBAM)。換了元首後重返《巴黎協定》的美國,先是拉高2030年減碳目標到50~52%,隨後承諾2024年將該國氣候融資倍增到114 億美元,後來更攜手歐盟倡議《全球甲烷承諾》(Global Methane Pledge),希望2030年將最可怕的溫室氣體甲烷排放量,降到比2020年的水準少三成。


美國總統拜登在9月的聯合國大會上加碼氣候政策。圖片來源:UN Photo

別以為搶當氣候領跑者是歐美國家的專利,來看亞洲鄰國,先有日本更新2030年減碳目標到46%(原先為26%)。身為全球最大排放源的中國,更在聯合國大會拋出停止在海外興建中燃煤電廠的公開承諾,不僅成為一時熱聞,更被認為等同於敲響了煤炭的喪鐘。

回頭看台灣,討論超過的一年《氣候法》還沒通過,包含碳定價概念的「碳費」也未上路,費率多少更爭執不休。截至目前,台灣能在本屆氣候會議交卷的成績,大概只有蔡英文總統在臉書上宣示的那段話: 「2050淨零轉型是全世界的目標,也是台灣的目標!」盡管這半年來政府各部門有在研議可行的作法與政策藍圖,但至今都還未公開。

面對COP26與其緊接而來的氣候海嘯,扮演國際供應鏈關鍵角色、也肩負莫大受災風險的台灣,應該做得更多。

作者

高宜凡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計畫主任,在媒體圈打滾多年,歷練傳產、科技、消費、企業社會責任與環境等路線,希望運用社群媒體的創新機制,帶動民眾理性討論重大議題的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