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瑪象等古代大型植食性動物滅絕 意外助長草原野火發生 | 環境資訊中心

猛瑪象等古代大型植食性動物滅絕 意外助長草原野火發生

2021年11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眼下全球各地草原發生的野火看似是人為所致氣候危機,但新研究顯示,古代也發生過類似的現象,只是原因完全不同。

研究發現,猛獁象、巨型野牛和古代馬等遠古巨型植食性動物的滅絕,可能助長了火災的發生。圖片來源:Geoff Peters(CC BY 2.0)

南美洲失去83%植食性動物 是四大洲最多

一項由耶魯大學學者主持的研究發現,5萬年前到6000年前間,猛獁象、巨型野牛和古代馬等遠古巨型植食性動物的滅絕,可能助長了火災的發生,導致當時全球草原野火急遽增加。

為了了解全世界植食性物種的減損程度,科學家們編制了四大洲已滅絕大型哺乳動物的名錄及其大致的滅絕日期。

資料顯示,南美洲失去的植食性動物最多,在這個史前時期,有83%的物種滅絕,其次是北美的68%,顯著高於澳洲44%和非洲22%。

科學家使用這些資料,將物種的損失與湖泊沉積物中揭示的野火活動記錄進行比較。他們使用來自全球410個地點的木炭記錄,從這些記錄可看出各大陸區域野火活動的歷史時間地點,發現在巨型植食性動物滅絕後火災活動增加了。

科學家也發現,在失去最多大型植食性動物的南美洲和北美洲,野火範圍增加的幅度也更大。相對的,同時間在澳洲和非洲這兩個滅絕率較低的大陸,草原野火活動幾乎沒有變化。

科學家應多關注植食性動物對野火的影響

研究人員說,巨型植食性動物的消失對生態系統運作的影響層面相當廣泛,包括掠食者的族群瓦解和依賴植食性動物傳播的果樹消失。

研究這些影響的同時,科學家們也想確認野火活動是否也有所增加,他們假設可能是由於巨型植食性動物的消失而導致乾草、樹葉或木材的累積。結果發現,在草原上,以草為燃料的野火確實有所增加。

研究人員說,由於植食性動物減少和野火增加,耐啃食的牧草消失後,世界各地的草原生態系統發生了變化。新的植食性物種,包括牲畜,最終適應了新的生態系統。

作者們表示,科學家們應該思考放牧牲畜和野生植食性動物對野火和氣候變遷等方面的作用,以更準確預測野火的發生。

參考資料

※ 本文由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補助報導經費,為確保新聞獨立性,不干涉報導內容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