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少海洋塑膠污染有新招 荷蘭在河道口設泡泡防線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新聞

減少海洋塑膠污染有新招 荷蘭在河道口設泡泡防線

2022年08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陳文姿 編譯;許祖菱 審校

卡特韋克(Katwijk)是荷蘭的濱海小城,舊萊茵河(Oude Rijn)流經此處進入北海。五年前,梵代夫特(Claar-els van Delft)注意到海灘上的塑膠垃圾並開始撿拾。

「河口附近有各種塑膠垃圾,從衛生棉條導管、筆刷刷毛、洋芋片袋到飲料包裝,應有盡有。」在地組織「海岸剋星」(Coast Busters)共同創辦人梵代爾夫特說。他認為這些垃圾並非遊客棄置,也不是海漂垃圾,而是來自附近的河口。

2018年當地社群展開攔阻海洋塑膠的行動,甚至得到鄰近地區政府、民眾的支持,並獲得商業贊助。2022年7月,卡特韋克成功完成第一個由社區主導的氣泡牆(bubble barrier),利用氣泡與水流攔截河道中的垃圾。這也是第一條設置在河道入海一公里範圍內的氣泡牆,等於是垃圾入海前的最後防線。

Katwijk 在當地政府、民眾支持下裝設氣泡幕來攔截河道垃圾。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Katwijk 在當地政府、民眾支持下裝設氣泡牆來攔截河道垃圾。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泡泡推推  河道垃圾集中且不影響船運

氣泡牆並非新技術。過去它被用在減少海上漏油的油污擴散,離岸風電產業也來用它來降低工程噪音。這次,氣泡牆被應用在收集海洋垃圾。

「在河道底設置把有孔洞的管道,再將壓縮空氣送入管道,就會產生氣泡。氣泡往上冒出的同時,順便將塑膠碎片推升到表面,再加上水流,碎片就會被集中在一起。」荷蘭新創公司大氣泡攔截(The Great Bubble Barrier)技術長爾宏(Philip Ehrhorn)解釋。

大氣泡攔截團隊利用這個構想贏得2018年的郵遞區號彩券(Postcode Lottery)綠色挑戰賽,2019年在阿姆斯特丹運河完成第一個永久性實驗站。

氣泡幕攔截垃圾的圖示說明。 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氣泡牆攔截垃圾的圖示說明。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塑膠垃圾防衛戰 專家:我們需要多樣化的妙招

2022年,卡特韋克完成氣泡牆的設置。卡特韋克市議員Jacco Knape) 表示,塑膠垃圾污染問題日益嚴重,卡特韋克也不例外,他受邀參加淨灘時,親眼目睹這個問題。卡特韋克是舊萊茵河入海前的最後一站,有了氣泡牆後,將可減少塑膠垃圾入海。

萊茵蘭水利會委員納普(Bas Knapp)認為氣泡牆的優點是不會影響魚類洄流,此外,他也看好氣泡牆的成效,他表示,過去曾有攔阻塑膠的試驗,結果在233件大於1公釐的塑膠碎片中,僅成功過濾掉一件。氣泡牆預期可清除86%到90%的塑膠污染,他認為未來大有可為。

大氣泡攔截共同創辦人艾芙琳(Anne Marieke Eveleens)正嘗試擴展該項技術,以突破在葡萄牙河口或東南亞專案遇到的障礙。他表示,公司收到各方詢問,有人問能否將氣泡牆設置在水深20公尺、鹿特丹等級的大型國際港?但公司評估目前無法做到。他補充,在很多船舶進出、每年需要多次疏浚的地點都有難度。

不過,氣泡牆在特定情境下仍表現優異。荷蘭水利研究機構Deltares的環境流體動力學研究員布希曼(Frans Buschman)用約1000個帶有標記的橘子進行測試。結果發現,攔截系統的一側成功率高達90%,另一側卻很低,他猜測這可能與氣泡強度有關。

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水文和量化水管理組助理教授梵埃默里克(Tim van Emmerik)則認為,全球河流間的差異極大,從阿姆斯特丹的狹窄運河到湄公河三角洲,不同河流適用的解決方案不盡相同。因此,我們需要更多樣化的解決妙方。

他補充,「當然,不管在哪裡,減少使用塑膠永遠有效,而且可能是最有效的方式。」

2019年在阿姆斯特丹運河完成的Bubble Barrier首例。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大氣泡攔截團隊2019年在阿姆斯特丹運河完成的氣泡牆(Bubble Barrier)首例。圖片來源:The Great Bubble Barrier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許祖菱

大學就讀傳播學系,現在是文字/影像/翻譯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