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的大門,誰是被選上的那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環保署的大門,誰是被選上的那個?

2007年10月03日
作者:陳秉亨(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

立委也被擋在環評黑門外;圖片提供:陳秉亨2007年10月1日下午3點25分,參加環保署156次環評大會,雖然我參與環境運動的年資不久,但是從濱南工業區開始的環評會議,縱使沒有環保署的公文,若是團體代表只要在一樓換證即可參與,且至少有3分鐘的發言時間。老實說自從上次自由時報周姓記者在環評大會採訪受拒之後,我抱著非常興奮的心情參與這次大會,因為這非常有可能是多年來第一次被擋在門外的環評會議。

到達現場發現,許多環保團體先進與立法委員田秋堇女士、吳育昇先生、趙永清先生(照筆劃排序)到場,不出所料,雖然有立委在場,大批人馬還是被擋在環保署一樓,吳委員與趙委員先進場了解狀況,而田委員則陪民間團體一起在一樓罰站,足足有1個小時之久,縱使署長親自打電話給田委員說:「已經通知秘書下去帶領人上來」,劉姓簡任技正卻沒收到指示,還是阻擋大家進場,直到署長第二次電話,一樓的「守門員」才肯放行。

屬於財團的黑色大門;圖片提供:陳秉亨在等待的時候,參訪了一下環保署新的「旁聽室」,旁聽室設有螢幕可以看見會場狀況,但是聽說在做決議的時候,聲音會常常聽不到,讓我想起只有在父執輩口中,以前國民黨執政時代,選舉做票的時候電燈會突然停電,沒想到可以親身體驗這一段難得的經驗,旁聽室離大會現場有四樓之遙,進到環保署的大門,回頭一看,頗有庭院深深之嘆,回頭恭喜繼我之後走進來的荒野周東漢先生:「恭喜你,只有被上帝選上的人,才能夠走進這扇大門」。

令人胃痛的「主席決議」

老實說,我應該乖乖呆在一樓,因為「被選中的人」的開心沒有持續太久。大會在討論龍風電廠這個開發案時,非常難得的台中縣政府出席表達反對意見,因為中部空品區目前已經降為三級,台北與高雄市兩大都會為二級,因此台中縣府極力反對。

龍風有條件通過的瞬間,連媒體都驚訝的起立致敬;圖片提供:陳秉亨不只縣政府反對,連在場環評委員都反對,因為隔著玻璃相當遙遠,個人忘記帶高倍率望遠鏡,所以不知道是哪些環評委員仗義直言, 縱使如此,主席最後做出裁決的時候,竟然做出:「有條件通過」的結論,不只現場環保團體快要掀桌子,現場的媒體朋友也是看到傻眼,紛紛拿起記錄器材紀錄。又想到之前,在連環評委員都選擇性通知的狀況下,偷偷讓六輕用水的增量通過,情緒一時激動,我的胃竟然痛了起來。原來環保署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健康,才不讓人民進入環評大會,環保團體實在是錯怪環保署了。

爛到極限的環保署,爛到極限的經建政策

警棍該打是出賣弱勢與環境的產官學集團?還是環保團體?圖片提供:陳秉亨最後終於等到台塑煉鋼廠。本來到這邊,應該還是得努力維持我所擅長的自我嘲諷、搞 KUSO 的文章風格,但是爛到極點的環保署長與爛到極點的經建部會官員做出的決議,差點讓在場旁聽的人拿起椅子,打破議場跟旁聽室的玻璃,連採訪的記者都搖頭直呼太離譜。建議未滿十八歲的讀者不要看下面的文章,免得年紀輕輕就覺得世界沒有正義,從此墮落度日。

民進黨在野時,反五輕、反六輕、反七輕,其中以已逝的宜蘭縣陳定南縣長,在當年反六輕的風骨與為宜蘭保留好山好水的遠見最為人所敬佩;昔日立委今日縣長的台南縣蘇煥智縣長,在反七輕的路上始終堅持;而陳水扁先生上任的時候也曾大聲疾呼:「綠色矽島」;雲林縣蘇縣長更是用「農業首都」作為政見擊敗表明力挺工業區的對手。但是才幾年,綠色矽島就要變成灰色死島,農業首都就要變成污染與癌症首都,藍綠都在搞爛台灣,但是至少執政黨不應該跟當年的理想或該說當年的口號完全背道而馳。

以下內容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須父母陪同觀看

警察幫護航財團的環評委員,力擋希望遞交陳情書的漁民;圖片提供:陳秉亨2007年10月1日下午6點28分步出環保署大門,雖然門口有許多朋友還在憤恨不平的討論著,一時間我竟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真的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一方面也是為了硬漢的假象, 在旁邊等眼中的一點淚水快點乾。說起來難過,接任學會3年多,面臨許多許多的難題與困境,總是可以堅強的面對,但是從6月到現在,都為了跟雲林有關的事情,竟然氣哭了三次。

看到台西先進林進郎先生拿著陳情書,邊被警察擋住邊高聲大喊:「官派代表出賣漁民,官派代表利益迴避」,看不久前才逢喪妻之痛的他紅了眼框,我也紅了眼框,但是這些一點都不重要,就跟漁民與環保團體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三分鐘發言一樣不重要。

反正結論都做好了,乾脆廢環保署就好了

本來想要好好寫出民間團體的訴求,但是這些根本不重要,因為所有民間團體提出的訴求,還有上一屆環評委員的決議根本不重要,在民間團體發言完之後,環保署長卻聽信經濟部與經建會官員的建議:「另闢專案小組,再審查」,企圖幫台鋼案解套。對於環境影響有不良之虞當然要進入二階環評,二階環評必須讓廠商做出更嚴謹的研究並退回初審會議,以現在環保署選擇性徵詢委員進入專案小組的「運作模式」,綜使環評委員陣容再堅強,離台鋼通過環評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沒有料到台塑、官員竟然吃相如此難看。

有夠爛的是,還試圖要粉飾自己難看的吃相。陳重信先生(我認為他沒有資格當環保最高機關首長,故稱他為先生)在張子敬先生與黃光輝先生的指點下「勉為其難」的提出「不記名投票」 方法,但是演技非常不好,因為票單的選項竟然事先就做好了,在官方代表強力動員下,以八比六通過經建會的提案,企圖推翻前任委員的決議,讓這個案子再次啟動小組審查。很少參加專案小組審查的官派代表,全部投下贊成票(官派代表無條件的支持,這種不問環境影響的既定立場,難道不應該迴避?)。

因為是「 記名不公開」,因此我無法跟各位說明哪些專家學者投贊成票,無法知道哪些學者檯面上炮火猛烈,抬面下出賣人民與環境,但至少在檯面上顧洋老師主張進入二階環評,林素貞老師與郭鴻裕老師不只主張二階環評,更極力反對此案(也因此得到場外環保團體朋友的掌聲),而鄭福田老師雖然不反對重組專案小組,但是基於道德良知,他說:「中部空品區已經是最差的三級,如果真的要興建台塑煉鋼,專案小組不要找我。」

敢做出賣弱勢與環境討好財團的決議,就不要怕人家做紀錄;圖片提供:陳秉亨陳重信先生宣布投票結果:「重組專案小組」時,旁聽室的團體跟媒體一陣鼓譟,環保團體先進方儉先生更是拿起椅子,作勢要打破玻璃,會議室內看到外面群情激憤,會場內某委員提出程序問題:「出席有18名委員,贊成票只有8票,沒有過半表決應該無效」,陳先生最後才改口:「今天我們暫時不下決定」,草草散會,環評委員在警方的保護與場外環保團體的歡送聲:「環評橡皮圖章」、「官派代表退出環評」、「刪預算,換署長」中,從會議室旁的密道快速離開。 2007 年10月1日下午6點28分,我們離開環保署大門,而離開環保署大門的我,一時間不知道要往哪的方向走。

環保署的大門,誰是被選上的那個?

進入台灣環保署的大門,誰是被選上的那個?在藍綠政客為了權力互咬一嘴毛,沒有人認真思考台灣未來的此刻,能夠進的了環保署大門的,絕對只有大財團跟小財團,而開這個門的,正是陳重信先生還有坐在他兩側提供他意見的,聽說是身為事務官、理論上沒有資格擔任環評委員的副署長張子敬與跟顧問公司「關係密切」的綜計處黃光輝先生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