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理界的異色作品:《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推薦序 | 環境資訊中心

日本推理界的異色作品:《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推薦序

2007年10月25日
作者:凌徹(推理小說研究者)

《昆虫探偵》將昆蟲與推理加以結合,這種奇特的設定,讓《昆蟲偵探》成為非常獨特的作品。

作者鳥飼否宇,曾在2001年以《中空》拿下第21屆橫溝正史推理大獎,這也是他進軍推理文壇的第一本小說。此後,他持續創作不斷,每年都有作品問世。但他不但是推理作家,是自然觀察者與野生動物研究者,這樣的經歷,正是他創作本書的重要因素。

書名非常貼切地描述出小說的特色。沒錯,《昆蟲偵探》中絕大多數登場的角色,都是昆蟲。偵探是熊蜂,助手是蟑螂,警察是螞蟻,光是這樣的設定,就足以讓人深感興趣,更別提其他讓故事生動有趣的眾多昆蟲了。

當推理小說從人間來到昆蟲世界,原本熟悉的名詞,也就必須改變。犯蟲、被害蟲、目擊蟲、嫌疑蟲、依賴蟲、證蟲,每次在小說中讀到這些充滿新意的名詞,總是會讓人莞爾一笑,也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創意。

由於這樣的設定,《昆蟲偵探》短篇集中的每則故事,都會令人覺得新鮮感十足。除了偵探、助手與警察是固定角色之外,每一次都會有不同的昆蟲登場。多采多姿的昆蟲世界,就在故事中隨著案件而出現在讀者面前,讓人得到不同於傳統推理小說的奇妙閱讀體驗。

本書不只是以昆蟲作為號召,光是看到每一篇小說的名稱,相信都會讓熟悉日本推理的朋友會心一笑,例如〈蝴蝶殺蛾事件〉、〈哲學蟲的密室〉、〈晝之蟬〉,都是鳥飼否宇借用知名的推理小說書名,調整之後成為《昆蟲偵探》中的篇名。橫溝正史的《蝴蝶殺人事件》,笠井潔的《哲學者的密室》,北村薰的《夜之蟬》,就在作者的巧妙設計下,轉變為昆蟲世界的偵探事件。這樣的篇名,當然會勾起讀者的好奇心,也自然有其吸引力。

鳥飼否宇並非只是單純地仿用前人的書名,篇名也如實反應了故事內容。以〈蝴蝶殺蛾事件〉為例,正是描述一隻蝴蝶被懷疑殺害了一隻蛾的事件。在雜木林中的樹液酒吧,蝴蝶似乎在飛行中撞上了蛾,導致蛾從空中墜落掉到地面,觸碰牠也沒有反應。但是蝴蝶卻聲稱自己完全沒有碰到蛾,牠沒有殺蛾,牠是清白的。當偵探來到現場時,卻發現蛾的屍體竟然不見了。奇妙的殺蟲事件與屍體的移動,真相究竟為何?

正如上述,小說的篇名不只是單純模仿過去的名作,而是與故事內容有著直接的關聯。當然或許會有讀者擔心,故事中是否涉及被借用書名的原著謎底。關於這點,鳥飼否宇只是以篇名向前人致敬,故事內容並不會提及原著的謎底,所以就算沒有讀過原作,還是可以安心閱讀。

由於這些事件都是發生在昆蟲世界,所以作者運用了大量的昆蟲知識來架構整個故事。相關的昆蟲知識是謎團設計的重點所在,也成為解謎的關鍵。由於昆蟲的生態與人類不同,所以其中當然就會發生一些事件,是在人類世界的推理小說裡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千奇百怪的昆蟲習性,就在作者匠心獨具的設計下,發展成一樁樁神祕難解的事件。作者藉由廣博的昆蟲知識,成功地拓展了推理小說的邊界,這樣的昆蟲推理,讓推理小說的世界變得更加多元,也顯得更為豐富。

從昆蟲世界的設定中所能獲得的另一個優點,就是讀者可以學習到昆蟲的知識。由於作品是以這些知識做為場景設定與核心謎團,因此不需要閱讀專業書籍或是科普讀物,只要從包裝成偵探故事的小說中,通過解謎的過程,讀者很自然地就能了解昆蟲的生態與習性,這也是閱讀本作的額外收穫。

像這樣的異色作品,就算在百花齊放的日本推理界,也是不多見的。《昆蟲偵探》的嘗試,打破了推理小說的傳統界限,呈現出具有可看性的精彩故事,是相當值得給予肯定的作品。

本文初次刊載於《謎詭:日本推理情報誌》創刊號,經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獨步文化出版事業部授權使用。

《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昆虫探偵》

  • 作者:鳥飼否宇
  • 譯者:張東君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07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