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議彰濱台 61 | 環境資訊中心

再議彰濱台 61

2008年01月03日
文字:陳佳利(公共電視記者);攝影:葉鎮中(公共電視記者)

來自阿拉斯加的黑腹濱鷸飛越7,500公里,尋找南方的夢想度冬地,來自阿拉斯加的黑腹濱鷸選擇中台灣的溼地落腳;然而這片海角樂園,卻因西濱道路的興建規劃陷入危機……

頂著海濱強風,來自美國漁獵暨野生動物保護署的藍考特博士和助理River Gates,與東海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著候鳥繫放工作。細心採集,繫上代表台灣的藍白足旗,希望逐步了解候鳥的遷徙之謎。

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助理蔣忠祐說,透過繫放,能夠了解候鳥在整個遷徙線上,在哪裡度冬、過境、繁殖,這些訊息是將來研擬保育政策時,重要的參考依據。

國際間研究候鳥遷徙,有一套足旗系統,透過不同顏色的足旗,可以看出候鳥來自哪裡。2007年12月8日,研究人員在王公漁塭發現2隻繫有阿拉斯加足旗的黑腹濱鷸。阿拉斯加從1978年開始繫放黑腹濱鷸,在全球發現的137筆資料中,台灣就有31筆,比例高達1/4。能在7,500公里遠的台灣,再與自己親手繫放的候鳥相遇,藍考特博士非常歡喜。

東海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來到彰化海濱度冬的黑腹濱鷸,數量高達上萬隻,這樣的族群數量已經具有國際重要性,顯示這裡是候鳥遷徙路徑中,不可或缺的溼地。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揚說,彰化的海岸,從芳苑到大城,濁水溪口以北的地方,是現在台灣最後一塊原始的大片泥灘地,是無可替代的海岸線,擁有和其他海岸完全不一樣的生態特質。在海岸不斷水泥化的今天,原始的溼地,更需要好好珍惜。

藍考特博士進行候鳥繫放          黑腹濱鷸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揚

但是西濱快速道路,員林大排到西濱大橋的興建規劃,卻讓這裡產生危機。這段道路,原本在1996年通過審查,當年由於種種因素,暫緩興建,因此西濱公路到了員林大排,就必須下來轉接台17線,由於行車速度快,肇事率也相當高,因而當地居民與公路局都希望西濱公路能全線貫通。 

從執行面來看,沿著海濱興建道路,在土地徵收上,爭議較少,但是便宜的價格,就把海岸珍貴的價值給賣掉了。

從生態角度來看,通車後,震動、噪音、光害等,都會影響候鳥,這些水鳥在潮間帶覓食,漲潮以後要飛進內陸棲息,高架道路將截斷牠們的活動路徑,對候鳥的生活是重大衝擊。

因此,環保團體提出了變更路線的建議,希望路線往東移,通過廢耕農地。蔡嘉揚表示,內陸線的規劃,離主要聚落比較近,交通上更方便,有助於活絡當地經濟,而且道路取直能減短2公里,省下9億的工程經費。

不過,官方的路線規劃,已經舉辦過多次公聽會,有70%民眾支持。對於環保團體的提議,公路局表示,如果要重新規劃路線,還需要3-5年的工作時間。為了再聽聽地方的意見,2007年12月,在芳苑舉辦了路線變更研議的說明會。

藍考特博士          到彰化海濱度冬的黑腹濱鷸高達上萬隻          西濱快速道路

環保團體守護環境的堅持,卻反而成了眾矢之的。在民眾眼裡,變更路線宛如開路的絆腳石,說明會變成了批鬥大會,完全失去焦點,直到說明會接近尾聲,蔡嘉揚才終於有了發言的機會,可惜的是,會議過程中,民眾一直不了解走海堤線跟內路線的差異,大家只想通車。2個多小時的說明會結束了,公路局匯整民眾意見後,將在2008年2月15日之前,送交環評。

開路的威脅尚未褪去,彰化的溼地還有變數。不同開發案的加乘效應,也影響著這片海岸。未來,台電將在這裡蓋一排風力發電機,再度切割候鳥的移動路徑。棲地破碎化,將提高鳥類的死亡率,也逼著牠們必須重新尋找棲息地。  

公路局規劃的快速道路,即將沿著這片芳苑溼地興建,然而這裡是彰化海岸最後一片原始泥灘,也是全台灣大杓鷸數量最多的溼地,2007年就有605隻大杓鷸前來棲息,不過原本在北彰化的大杓鷸,數量卻正持續減少。

大杓鷸數量上的變化,代表著其他溼地,已經不適合棲息,芳苑是牠們重要的度冬地,也還有其他生命也需要這裡。來自美國的藍考特博士強調,台灣海岸在東亞澳遷徙路線上,是關鍵地區,道路若開在這裡,伴之而來的環境變化,都是難以挽回的衝擊。

便宜的價格,把海岸珍貴的價值給賣了          台灣海岸在東亞澳遷徙路線上,是關鍵地區          溼地不荒蕪,而是生機處處

溼地原不荒蕪,而是生機處處。地狹人稠的台灣,開發案一步步向海岸進逼,但是海岸還有多少土地?任何開發都會讓環境無法回復,每個決定都關係到土地的長遠未來。

蔡嘉揚希望用時間換取空間,當時間拉長,可以爭取讓更多人來思考這些開發案要怎麼走。也許五年十年之後,當令一代人有權力作決策的時候,也許會有更好的決定。

採訪側記

「在台灣,知識不是力量,民粹才是力量」,芳苑說明會後,蔡嘉揚滿懷無奈的說。環保團體不是阻礙開發,而是希望所有的開發都能兼顧永續利用的原則。許多台灣人只見到眼前的利益,不知真正需要守護的根本在哪裡。從國土開發到環境教育,未來,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