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川的死亡與再生:我們學到了什麼?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清溪川的死亡與再生:我們學到了什麼?

2008年01月12日
作者:李永展(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候補理事、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

首爾清溪川整治後兩側行人徒步區在南韓總統李明博當選的隔天有機會參訪首爾清溪川,看到清溪川復原經驗一些值得反思的面向。

清溪川是首爾市中心的一條河流,全長5.84公里,在納入中浪川後匯入漢江。從朝鮮王朝定都首爾後,清溪川便一直是沿河居民排放生活污水的水路;韓戰後,清溪川兩側出現了大批難民及越南人搭建的木棚,當時的清溪川更是污水泛濫。南韓政府為了解決環境衛生及交通問題,從1958年開始在市中心區的清溪川加蓋,而清溪川的水質亦因廢水的持續排放變得更惡劣。

由於經濟快速成長,再加上交通日益惡化,首爾市政府於1967年開始在清溪川上興建寬16公尺的清溪高架道路,1976年竣工。清溪川周邊的木棚被拆除、原有店家及住戶被迫遷徒,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街屋。

拆除前的2002年,每日使用清溪川路及清溪高架道路的車輛約17萬輛;由於日積月累的負荷,陸續出現建物管理及工程安全問題,造成每年維修經費高達1億台幣。

近年來,南韓政府及人民環保意識高漲,再加上水污染、汽車廢氣及文化資產保存等問題,開始讓韓國人有不同的思考面向。2002年首爾市長選舉時,李明博承諾當選後要讓清溪川復原,也正是這個承諾使李明博成功當選首爾市長。

首爾清溪川整治後徒步區入口2003年7月1日起,在李明博市長大力推動下,清溪川開始進行復原工程,不僅將清溪高架道路拆除、重新挖掘河道,並為清溪川進行景觀綠美化、引進活水,同時興建22條橫跨河道的橋樑,總計工程費用超過300億台幣。
2005年10月1日,首爾市政府在重見天日的清溪川水道注入將近10萬公噸溪水,並舉辦復原紀念活動「迎接新水」,包括首爾市長及南韓總統在內的4千多位貴賓與會。據估計,清溪川復原工程完成後,將創造超過6千億台幣的經濟效益,不只清溪川重見天日,也讓清溪川成為首爾市中心重要的親水空間及活動場所。

清溪川復原工程被認為是融合韓國傳統與現代的新地標,再加上貿易及金融中心環繞,使首爾成為近年來觀光遊憩及購物中心。清溪川復原工程同時也積極結合文化資產、公共設施、地景建築及人行步道,並開發以活水、親水為導向的綠色廊道。

然而,清溪川復原工程也有許多不同的聲音,最常被提及的是復原後的清溪川只不過是一條「政治經濟導向的人工河道」。由於復原工程要求必須在2年3個月內完成,使原本至少一年才能通過的環境影響評估,在短短2個月就過關,影響所及的便是無法真正考慮到河川生態問題。

清溪川80%的水都是從漢江加壓抽取來的,水面寬度只有原河面的五分之一,平均水深也僅40公分,由於流速緩慢,可能造成夏天河水變臭。此外,為了不影響清溪川底下的首爾地鐵系統,河床下方及兩側邊坡都舖上不透水層,這正是近年來台灣批評最力的「三面光」施工方式;簡言之,過度的水泥化及人工化,不可能使清溪川孕育出魚蝦能自然存活的生態系。

其次,清溪川兩側的土地使用在復原過程中,透過都市計畫及都市設計手法,雖然改造了當地景觀風貌,也提昇了商業辦公機能,但改造過程中,不少原居民被迫搬遷,而非就地安置,不僅造成原有社會網絡的斷裂,也對邊緣及弱勢族群造成二度傷害。這種作法跟中國上海新天地開發案如出一轍,都造成了中上階級取代原有商家住戶的「仕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這也是國人一窩蜂取經時應特別注意的社會公平正義問題。

一條河流可以生,也可以死,端賴我們要如何對待她。清溪川復原工程雖不必然全都值得學習,但讓我們知道只要有願景、有構想、有魄力,至少可以先讓河流破堤;而清溪川復原工程給我們的教訓是,除了經濟及工程考量外,應該要更有生態保育的觀念作法、要更有公平正義的社會計畫。

看過了清溪川的死亡與再生,或許我們應該迎頭趕上的是,以台灣永續發展政策綱領、國土及都市計畫等上位計畫為基礎,確立基本構想後,儘速讓全台各地覆蓋到地下、不見天日的河溪都能破堤而出,然後在避免仕紳化的公平正義前提下,讓這些河流成為真正具生態保育功能的親水、活水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