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碎山河破─國土復育條例悲歌 | 環境資訊中心

國碎山河破─國土復育條例悲歌

2008年04月29日
作者:陳昭倫(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副研究員 )

一位全身穿黑衣,在台灣地圖上戳破數十個大洞,諷喻政治「惡靈」造成國土破碎。就在為政府停建蘇花高的決策底定興奮的同時,卻由環團友人傳來惡耗,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在國民黨委員強勢通過要求停止「國土復育條例」與其先期計畫「 國土復育策略方案暨行動計畫 」的執行。筆者認為國民黨委員的舉動不只不智,更是將已經「國碎山河破」的台灣生態與環境推向完全無法永續的萬丈深淵,永劫不復。

台灣為ㄧ座美麗的寶島是眾所皆知的事。 台灣島位在北緯約220~250之間,而北緯23.50的北回歸線橫越台灣,以南屬熱帶氣候,以北屬於亞熱帶氣候區。如果比較全世界相同緯度附近的區域,大多為沙漠。但台灣島因為海洋帶來的水汽, 從高山到海岸形成各種型式生物多樣性極高的陸地生態系。同時,台灣周圍海域也因為底質的多樣性與洋流,造就了岩礁、沙地、紅樹林、珊瑚礁與深海等多樣的海洋生態系。這些多樣的陸海生態系不僅是無數生物的家,更是養活台灣人最根本的命脈。

除了地理與地質上的優勢,地震與颱風更提供台灣島上生態系與生物多樣性ㄧ個動態的平衡。歐亞、太平洋板與菲律賓三大板塊活躍的擠壓,台灣也不斷在長高,到今天菲律賓海板塊每年仍以7公分的速度擠向歐亞大陸板塊,造成台灣的地震多,尤其花東縱谷就是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的交界,地震如此頻繁。颱風更是台灣夏秋兩季重要的生態訪客。這兩種自然力雖然造成極大的擾動和破壞,卻也是提供生態與生物多樣性洗牌與新生命加入的重要機制。

敏督利颱風之後,孫海橋遭到大水沖斷,重啟人們對丹大的記憶;圖片來源:我們的島然而,過去五十年經濟開發為優先的政策,不僅將台灣島豐富的生態與多樣性犧牲殆盡,更以「人定勝天」漠視地震颱風等自然力的擾動,不斷改造地景與地貌:在地質脆弱的中央山脈鋪橋造路;在台灣四週的海岸廣建堤防與消波塊,將寶島變成堡島;在表土淺薄的高山種植無法涵養土壤的高冷蔬果。最後在每次地震與颱風等大災難發生時,台灣島與住在這塊土地上的每ㄧ個人都要付出代價。921、331大地震、納莉颱風、72水災等都是殷鑑不遠血淋淋的例子。

國土復育條例主要是以法律的層次規範對土地新的態度與思維。其目標為 一、積極復育過度開發山地地區、河川區域、海岸及嚴重地層下陷地區的生態環境,促進環境資源永續發展;二、有效管制山地地區、河川區域、海岸、地層下陷地區及離島的開發行為,降低自然災害的發生,減緩災害所造成的危害,減少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三、確保山區原住民部落之安全,促進高山之永續發展。

在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下,無止盡的環境災難是上天給台灣人最後的警訊,不管是原住民或是新住民都應正視這些訊息。過去的經濟發展從來不去計算「生態」成本,造成極大的損失,是台灣島上 2300萬人的共業。但是,現在我們應該學習與台灣島共存共生的生存策略,記取上蒼取走無數生命的慘痛教訓,將該還給自然的還給自然,該向環境贖罪的就應謙卑。國土復育條例的通過與執行就是幫助台灣人面對真相,還給福爾摩沙ㄧ個環境正義的開始。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