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島上的殿堂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海島上的殿堂

2004年06月18日
作者:葉鎮中 (公共電視記者)

2001年江柏煒放下台北的一切來到金門,開始他回饋金門的生涯。12年前,1992年的夏天,江柏煒還是台大的研究生;他為了一項研究計畫,隨著老師第一次踏上金門。當時的金門仍處於戰地政務時期,繁瑣的申請手續及嚴肅的軍事氛圍,為這個遠離台灣的戰地前線增添幾許神秘面紗。行旅到此,震懾他的卻是金門的建築。

10多年來不斷的研究,讓他如同朝了建築的聖、登了文化的殿堂,也在一鄉一村的田野調查中完成了他的博士論文。他的學術養份來自金門,使他在情感認同上,已將金門視為故鄉。10多年往返海峽上的歲月讓他決定「寧為泥足深陷的在地人,不做遙不可及的單戀客」。2001年,他放下台北的一切來到金門,開始他回饋金門的生涯!

衣錦還鄉的象徵

金門有著非常豐富的歷史建築,數量之密集、歷史之悠久,在台澎金馬首屈一指,即使在中國大陸的整個閩南地區也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除了分布在各個聚落的傳統民居,還有從20世紀初開始興起的洋樓建築。

碧山──陳德幸洋樓。 結合傳統閩式以及南洋殖民樣式的中西合璧設計是金門洋樓的建築特色。

江柏煒表示:「金門洋樓是一種結合傳統閩式建築及南洋殖民樣式的中西合璧建築,由當時在南洋地區經商致富的華僑返鄉所興建。自從19世紀中期廈門開放為通商口岸,許多為了生計的金門人,便輾轉透過廈門前往南洋發展。當時為了出洋打工而擠上小船的華人被稱做『豬仔』,若航海途中染上疾病,命運往往是被扔下海;在異鄉做苦力的生涯,更是不易擺脫鴉片與賭博。在眾多華人中能夠出人頭地的是少之又少,而少數能夠熬出頭、事業有成的人,回到家鄉便蓋起充滿南洋風味的洋樓建築,以示光宗耀祖。」這些風格獨特、雕工細緻的洋樓,就在80年前的金門陸續建了起來。

根據江柏煒等學者的調查,金門至少有超過130棟的洋樓,而傳統閩式建築局部加入南洋風格造型的民居則有上千棟,分布在金門各個聚落。

歷史建築再現風華

整個金門最大的一棟洋樓,是位在成功村的陳景蘭洋樓,由陳景蘭先生在1921年返鄉時所興建。但隨之爆發的太平洋戰爭,讓遠在新加坡經商的陳景蘭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之後這棟三開間的大洋樓充任過軍事指揮所、學校、國軍醫院及國軍官兵休假中心。當年的蔣介石、宋美齡到後來的鄧麗君造訪金門時,都是住在這裡。

隨著1992年的撤軍,陳景蘭洋樓也一層層的塌了。在金門島上,這群有著一段段動人故事的歷史建築,因為軍事管制幾乎是原封不動地保存下來。但解除戰地政務之後,整個金門歷史地景卻有了很大變化。不當的地方建設讓傳統聚落失去了風貌,對現代化的盲目追求更讓不少人認為傳統建築一無價值。江柏煒感慨的說:「歷史保存,尚不是地方發展的共識;文化資產的再生,仍是未竟之功!」

然而江柏煒並沒有因此放棄,他帶領著工作團隊繼續進行金門歷史建築清查計畫,透過建築本體的測繪和地籍資料的彙整,以及與耆老們針對歷史沿革的訪談,整個金門歷史建築檔案已經初步建立起來。另一方面也促成了幾棟年久失修、乏人管理的洋樓古厝修復後加以利用,成為展示館及民宿。

文建會與金門縣立文化中心,正著手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要將金門豐富的歷史建築列入「世界遺產」,期待讓世人了解,金門絕非僅是走過戰火歲月後,被人們逐漸遺忘的邊陲小島,或只是戍守著台灣的戰地前線,而是滿布人文歷史及經典建築的文化殿堂。

金門最大的洋樓建築就屬歷史悠久的陳景蘭洋樓了。 由於年久失修,使得風光一時的陳景蘭洋樓也禁不住歲月的侵蝕,一層層的塌了。

金門最高的槍樓──水頭得月樓。 金門水頭的黃氏兄弟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