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團體針對環保署長辭職的聯合聲明:我們的環評夠專業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環保團體針對環保署長辭職的聯合聲明:我們的環評夠專業嗎?

2003年10月06日
連署團體:台東大學教師會理事長劉炯錫(前台東縣環境影響評估委員,2002年辭職)、台大環保社、花蓮環保聯盟、苦勞網、苗栗縣中港溪紅樹林環保人文聯盟、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美濃環保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看守台灣協會

因為坪林公投案所引發的爭議持續擴大,郝龍斌署長更以辭職來堅持「民意不能凌駕專業,公投也不能推翻環評」的強硬立場。姑且不論諮詢性公投的法律效力問題,但是現今政府的決策過程普遍存在的現象正是漠視民意,徒有型式上的公眾參與,卻未於決策過程慎重考慮民意,以尋求雙贏的方案,而造成許多環評只是為既定開發行為背書的橡皮圖章。

在民眾權益未能循正常管道獲得保障的情況下,以公投表達意見,已算是相當理性的形式;而且這正是讓公共議題浮上檯面,讓大眾可以好好思考當地未來應該發展的方向,聽聽專家的意見,了解評估的根據,這是一個相當好的公眾教育機會,更可讓國內政壇擺脫空洞無聊的意識型態鬥爭。惜我們的環保署長與馬市長卻視民意如蛇蠍,深恐民意凌駕專業。今日郝署長的辭職,大部分的環保人士並不挽惜,因為今天環境的千瘡百孔較之過往並未曾稍減,而錯誤的環境政策更是持續推行;何況,郝署長所捍衛的環評真的有達到其保護環境的宗旨嗎?我們的環評真的夠專業嗎?

在今年春的廢棄物政策高峰會桃竹苗分區會議上,當民眾起來質疑苗栗縣官員,為何竹南焚化廠當初環評時,未考慮到一旁的濕地時,回答的環保官員竟脫口而出:「因為環評當時還沒有濕地。」這麼天才的回答,立即引起與會者的群起喧嘩。當然這個草率不專業的環評,也未考慮到焚化爐工地旁就有一個供民眾休閒的濱海森林公園,以及該公園內的豐富生態,包括就在工地大門對面的一個美麗池塘,以及在池塘旁快樂釣魚的大人小孩。試問,當該焚化廠興建完成後,光垃圾車進進出出,還會有誰再來這裡徜徉?更不用提焚化爐排出的毒性氣體對當地生態環境、以及位於該焚化廠西南1公里的「海口國小」學童健康的危害了。這些民眾的疑慮,應該是專業的環評卻視而不見,或許民意還有幾許專業吧!

另外,竹北鄉親也曾質疑,竹北焚化爐預定地距離新竹市焚化爐僅3公里,當初竹北焚化爐環評時卻未考量當地環境會受到兩個焚化爐排放的影響,而僅以該焚化爐的理論排放量來保證對當地不會有影響,這樣的環評不能反映事實,因此應該重做環評。這樣的民意也是本應專業、事實上卻是目光如豆的環評未考慮到的。然而我們的環保官員可曾把這意見聽進去?

再者,焚化爐這類開發行為的主要目的是處理垃圾,然處理垃圾尚有廚餘堆肥、資源分類回收等對環境友善的替代方案存在,且技術成熟可得、成本低廉,又可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對社會、經濟、環境皆有正面效益。然而,儘管關心的民眾一再提醒,也未曾有環評建議改採此等替代方案。可見我們的環評大部分是為政治服務,為財團效勞,而草率為之甚至抄襲;卻鮮少為環保服務、為民眾解憂,就事論事發揮專業。我們的環評並不缺乏玩弄數字與文字的專業,卻相當缺乏正直、誠實與謙卑的精神,這才是我們所應深深恐懼的。

因此,我們呼籲,負有監督環評作業之責的環保署,應針對許多已通過環評的開發案,但其環評過程有太多瑕疵、漠視環境與民眾權益、一點也不專業的環評,主動要求其重做或者進入二階環評,同時要求這些開發案應立即暫停。再者,政府應廣納民意,積極檢討翻修環評法,讓環評能真正地為環境把關。否則對於那些不環保、不永續的環評,人民當然有權用公投來予以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