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颱風,看見無力的部落 | 環境資訊中心

莫拉克颱風,看見無力的部落

2009年08月12日
作者:浦忠勇(茶山國小校長 )

8月8日這一天,鄒族特富野社一年一度的小米祭還在進行(今年祭儀時間是7到9日),莫拉克就重創部落,鄒族頭目汪念月還在準備最後的祝神儀式,就聽到他回家的路中斷了,部落頭目和其他人一樣,有家歸不得,許多來自別村,還有來自外地特別趕回家參加小米收穫祭的族人,外地友人和遊客,研究生,至今已被迫留在部落第5天,大家戲稱,這樣的留客天很難得,很無奈,也很誇張。

更慘的是,頭目的家就在儀式結束的當晚發生地層滑動,野溪暴漲,進而發生土石流,把頭目的家沖走了一大半,隔壁有3戶族人,房子全毀,就在風雨之夜,帶著家人大小,半夜匆忙撤離家園,徒步走了4、5個小時,回到部落親人家,暫時安住,經過鄉長的家,我聽到有位族人哽咽地說:「鄉長,我們的家全完了!」。

頭目之前動過手術,行動不便,如果他當天也回到家,結果也許更慘,很難想像在風雨之夜這位老人如何能安然度過。

這樣一夜之間失去家園的族人據說是幾十戶人家(資訊很亂,統計持續進行中),損失難以估計,這些暫時被安置的族人認為,莫拉克颱風,讓他們的財產一切歸零,面對這樣的災害,無助,無奈也無力,他們最希望明天就能天晴,可以開始重建家園,但大雨仍然持續。

每條道路柔腸寸斷,阿里山部落水泥橋可能毀了一半以上,來吉部落7座水泥橋全被沖毀,知名的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山美大橋和景觀吊橋,也無法倖免,各村各鄰之間無法聯繫,也很難無法相互支援,有人自嘲,不只是村村變成孤島,是鄰鄰都成了孤島。

自己身為國小校長(特富野部落,阿里山鄉茶山國小),要回到學校之路,40公里長的山路,路基沖毀的不算,斷橋就有7座,水勢大,路難行,上班之路變得遙遠,而且至今仍然無法預期何時可以到達校園,在山下也無法回校的主任問我,何時到學校處理校務,我說,等路搶通再說,只期待開學前希望能把重要校務處理好。

部落停電,電話系統繁忙不穩定,許多同樣被風雨困在部落的族人,包括那些無家可歸的族人,總會聚集在部落的某個角落,想法子多聽到一些災情消息,也希望知道聯絡道路何時搶通,自己的部落族人會流連在稱為「八卦街」的村落小徑上,這裏有雜貨店,小吃店,也有剛開幕的走廊咖啡和庫巴咖啡,大家在這裏可以互通部落八卦,相互取暖,喝喝小酒,吃愛玉,或者點一杯咖啡,聊聊部落是非,八卦街,成了風雨期間族人暫時安頓身心、忘卻煩惱的地方。

部落族人最常提起的,甚至感到氣憤難平的話題,是曾文溪整治工程、攔沙霸、野溪整治、土地超限利用、生態永續、氣象預報準確度以及這次怎麼也聯絡不上的阿里山鄉防災中心,提到這些,族人總是義憤填膺,似乎想要揪出這回環境災難的元凶。

生態工法,特富野部落溪流剛完成的整治工程,施工設計強調景觀和生態工法,如利用景觀護坡、階梯式河道、梳子霸等工法,把曾文溪支流整理得美侖美奐,類似親水公園,這樣的整治工程,相信花了不少納稅人的錢,但這回颱風全被土石淹埋,沒有留下任何整治遺蹟。部落族人怨,「這裏的河川整治進行了三四十年,從小看到大,結果是愈整愈爛,錢花了不計其數,整治效果也歸零,「環境工程為什麼都不會考慮環境變遷的因素?我們的工程施作單位、設計人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阿里山鄒族人沿著曾文溪建立部落,河川和部落是生命共同體,但攔沙霸將大量土石攔下,讓河床升高、加寬,破壞原有的水流水脈,也破壞河川的生物多樣性,更阻斷了部落和河川的親蜜關係,原本是好山好水,今天卻成了窮山惡水,每年颱風一來,山洪跟進,就在寬廣的河床間,像是猛獸一般亂竄亂咬,結果河床每年更高更寬,造成更多的土石流,也沖毀部落的聯外道路,甚至把族人的家園良田帶走。

部落族人怨,「為了保護曾文水庫的蓄水,也為了維持曾文風景區的明媚風光,「住在集水區的部落族人,卻要年年忍受窮山惡水的威脅,「社會公平何在?生態永續何在?工程施作單位和設計人員的專業和良知又何在?!」

每到大風雨一來,部落/外界都會檢討水土保持、土地利用等等生態永續的議題,但風雨一過,土地的超限利用型態,仍然持續進行,部落族人和工程人員,幾乎都成了環境生態的殺手共犯。

11日,已經是災害的第5天,村長邀集部落年輕人共同修築水管,搭便橋,送物質給缺糧的災民,安置受災戶,聯絡外界支援,包括需要搭直升機的病患、嬰兒、遊客、學生以及需要回公司機關上班的人,雨仍然在下,但看到部落又一次的集結,協力動工,完成部落救災第一現場工作,這樣的部落協力,也許在無助與無力之中,燃起新的希望火苗。

本人也困在部落,也回不了離部落不遠的家,利用發電機的有限電力發送這些災地的第一手資料。

早上孩子們的救援物資早上在大家的協助下,完成補給任務。孩子們的同學共11位,已經讓他們的家長擔心不已,道路無法通行,也許要安排這些學生搭直升機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