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花國道和莊子寓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蘇花國道和莊子寓言

2003年12月24日
作者:李光中 (花蓮師院生態與環境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莊子應帝王篇末段有個「鯈」和「忽」如何「善待」「渾沌」的警世寓言:

南海之帝為鯈,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鯈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鯈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白話翻譯:

南海之帝名叫「鯈」,北海之帝名叫「忽」,中央之帝名叫「渾沌」。鯈和忽時常在渾沌居住的地方相遇,渾沌對待他們非常友善。鯈和忽打算報答渾沌的恩德,就互相商量說:「你看人們都有七竅:一雙眼睛、一對耳朵、一張嘴吧、一對鼻孔,這個傢伙居然一竅不通,就讓我們為他鑿出七竅吧!」於是一天鑿一竅,到了第七天,就把渾沌鑿死了。

今解如下:

住台灣北半部的很多人叫做「急急」,住台灣南半部的很多人叫做「忙忙」,而台灣東部這一片土地之靈則叫做「唯一淨土」。急急和忙忙時常趁假日休息時出遊唯一淨土,唯一淨土對待他們非常友善,每次都讓他們快樂的徜徉在美麗的大山大海之間,忘卻了俗世的憂煩,獲得新生的力量。因此,急急和忙忙謀劃要報答唯一淨土的純美和友善,他們用自己的智慧想說:「你看西部人多麼便利:既有二條高速公路,又有捷運和快速道路,還要興建高速鐵路,就是要像這樣才能生存和發展啊!而這個傢伙竟然是一竅不通,居然連一條高速公路也沒有,真是後落的後山,一點都不便利!這樣怎麼能夠生存和發展呢?」於是乎,急急和忙忙就決定花八年的時間在唯一淨土的大山大水之中開鑿一條蘇花國道,結果像當初北宜國道一樣,因為工程艱鉅,鑿了很久都鑿不通。

多年以後,在「人定勝天」的堅持下,蘇花國道終於鑿通了!但沒想到唯一淨土也隨之而亡了…

※以上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