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NGO會議:讀萬卷書 不若親身體驗二仁溪的「震撼教育」 | 環境資訊中心

河川NGO會議:讀萬卷書 不若親身體驗二仁溪的「震撼教育」

2006年03月15日
本報訊(張文樺報導)

廢棄的陶瓷電路板堆疊在河岸兩邊為台灣早期廢五金工業的歷史留下見證。走訪二仁溪當天晴空萬里,從白砂崙漁港安檢所出發,廢棄的陶瓷電路板堆疊在河岸兩邊閃閃發亮,是近年來頻繁颱風侵襲後,所揭開原本埋藏在泥土下的秘密,也同時揭開了台灣早期廢五金工業的歷史。

「台灣人,每一位都是癌症候選人!」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黃安調,是這次二仁溪的導覽講師,述說著當初廢五金工業將有價值的金屬都取走了,留下無法回收的像陶磁板、塑膠等廢棄物,同時也無聲無息地留下一道歷史傷痕在沿溪居民的病歷上。

黃安調說:「台灣人,每一位都是癌症候選人!」另外高雄縣舢筏協會總幹事蘇水龍、二仁溪整治促進會總幹事杜明輝、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等三位也是此次踏查的導覽講師,他們共同解說著全台灣污染最嚴重的溪流生態與鄰近人文發展歷史變遷。

去(2005)年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節目曾經來訪過,那時候是二仁溪狀況比較好的時候,因為過年期間許多工廠都停止作業,而在那次訪視中也發現有「假漁塭、真工廠排放廢水」的例子,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黃安調表示,一般人認知二仁溪污染主要來自廢五金及煉熔業,事實上,二仁溪主要來自主支流之工業廢水、家庭廢水、農畜廢水等水體污染,其次是垃圾及事業廢棄物。

「這一條溪每年有近半年的時間整條溪至出海口形成長長的黑流,其支流三爺宮溪更是可怕,將活的魚放入三爺宮溪的溪水中一分鐘即斃命。」翻閱過廢五金工業的歷史,我們來到支流三爺宮溪,惡臭亮黑的溪水便被黃安調戲稱為台灣的「烏金」。

二仁溪污染主要來自主支流之工業廢水、家庭廢水、農畜廢水等水體污染,其次是垃圾及事業廢棄物。 三爺宮溪惡臭亮黑的溪水被黃安調戲稱為台灣的「烏金」。

透過在地關注力量集結河川志工、台南社區大學的行動教室,以及高雄縣舢筏協會的支援一百多位來自各地社區大學、民間團體以及專心河川議題的河川教育工作者,乘坐舢筏上體驗二仁溪的「震撼教育」,為為期兩天的全國NGO河川會議、同時也是首度召開的河川教育工作者工作坊展開序幕。大多與會者對於二仁溪的汙染早是久聞的事,但是親身探訪仍是為之一振。

結束了「二仁溪的震撼教育」後,成大環工系教授溫清光則以「體檢台灣河流」為題分析台灣河流現狀。他認為,調查汙染的來源才是有效控制河川污染的根本之道,過去的整治過程中,總以為清除底泥即可,若未確認外來的汙染源,所有的整治行動徒為浪費公帑之舉。他以台南縣三爺宮溪為例,溪內三分之一的汙染來自工廠,其次是養豬廢水以及生活污水,因為污染源的比例不同,整治方案各異。

透過在地關注力量集結,也讓百餘位河川教育工作者,乘坐舢筏上體驗二仁溪的「震撼教育」。 唯有透過長期、在地的踏查與專注,才得以瞭解每一條河川的汙染來源與現況。

其他各地河川污染的情形,也在這兩天的會議中即透過各地河川教育工作者來一一呈現,河川教育工作者工作坊也正是這樣的精神。唯有透過長期、在地的踏查與專注,才得以瞭解每一條河川的汙染來源與現況。這趟「震撼教育」激盪與會者興起親自走訪各地的想念,在會議期間不斷地提出應該也讓那些政府單位以及不知情的民眾有來親身體驗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