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掠奪 遠離正2度C!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告別掠奪 遠離正2度C!

2010年03月04日
作者:其兌

《正負2度C》的災難景象,引起了廣泛的關注。環資會的總編陳瑞賓在臉書上提了一個問答:有企業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快速的解決全球暖化的問題,想聽聽環保團體的意見...有幾位書友回應,提到把二氣化碳移到平流層等的科技減碳。我一看到這種科技減碳,就想到大預算大耗能,心裡就發毛。所以趁機對陳總編 的提問,做了一個思索,如下。

如何減緩暖化? 解決之道,總歸有二個取向:一是科技產業派;二是改變生活方式派。不論是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科學研究小組(IPCC)或是看守世界研究中心(Worldwatch),都是「改變生活方式派」。因為這些環境研究重鎮早已發現,若不改變浪費資源的生活模式,一切科技或政策上的努力,都將徒勞無功。只談綠能,無法解除即將引爆的氣候地雷。雖然《±2℃》宣稱是依據IPCC的研究,但其實她是緊追著產業跑的,與IPCC不同一派。

科技減碳風險太大,問題歸根究底,仍是過度消耗資源的問題。如何減少污染與溫氣排放? 去抗議設廠? 這很好,可以增加污染與溫氣排放者的成本與困難,也可能令其知難而退。但只要人類的需求還在,這個退不會真退,只會轉移陣地,從甲地轉到乙地,從富國轉到窮國。就全球的角度而言,最終的傷害並沒有變小。

問題歸根究底,仍是過度消耗資源的問題,所以食衣住行育樂都要檢討。一個直接衝擊到大多數人生活習慣的事實是:今日這六十億人所吃,也預示了明日地球之存廢。危言聳聽嗎?只要花一點時間,看看幾項來自全球重要研究機構的環境數據,你將會發現自己餐盤裡食物如何舉足輕重了。

依德國經濟生態研究所,肉乳飲食者的碳排是植物性飲食者的7倍,是有機植物性飲食者的16倍,差距極為驚人,(詳見另文,原刊看守台灣季刊,2009)看守世界研究中心 (Worldwatch) 的旗鑑年度出版品《2008世界現況》更特闢專章,討論肉、魚食品之高昂環境暨經濟成本,沙漠化、海洋死域其實大多與畜牧業脫不了干係。依Worldwatch 2009/11~12月號期刊封面專題研究,所提出的數據更為驚人:動物養殖業共佔GHG溫氣排放的51%(肉乳魚養殖,但不含魚類捕撈)。

依世銀估計,若人類不調整飲食,到2050年肉乳需求量將倍增,那預示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有人可以想像一個沒有雨林的地球,一個為了搶水為了搶糧年年爭戰的世界嗎? 若肉乳的癮頭不戒,我們可能在有生之年就會親眼目睹那種世界!!!因為供養肉乳者所需的耕地面積是植物性飲食的6~10 倍,但地球只有一個,何從取得那麼多耕地?

以下FAO,2006 的年度報告(Livestock Long Shadow)的數據正點出這一殘酷的事實:

  • 畜牧生產用地佔所有農業用地的70%,且是全球陸地的30%;
  • 原始亞馬遜流域的70%林地已被充作牧場,而剩餘林地的絕大部分被用於種植飼料作物;
  • 20%的牧場在過度、密集放牧和侵蝕之下退化。

若要說有什麼最有效的地球危機解決方式,我認為一定要從個人減少資源浪費做起,其中又以每日三餐(可改為二餐,不必吃那麼多,留點給後代人吃)為要,大量減少肉乳或完全不碰是最重要的,選擇有機也是重要的,但環保團體何不乾脆全力來推動全國禁賣農葯與化肥,將台灣改成有機島呢? 全世界第一個有機國,還怕沒觀光客嗎? 吸引來的全是優質忠實的生態觀光客,比瑞士還瑞士,那我麼還需要依賴石化去賺污染錢嗎?

想大一點想高一點! 但要從每個人的小處做起。

這意思並不是說政府沒責任,如何創造友善氣候的環境──制度上、法令上、稅捐上...全是政府責任。但就像哥本哈根之後,西方媒體所言,所謂的政府是爛咖,救地球難指望那些政客,那就從我們自己來吧,所以現在先來想小的 (個人可為的尺度)。只要我們選擇脫離既有生活模式,那麼個人尺度的"小"就不是小,而是一種千軍萬馬,具有從根本翻轉結構的強大力量。

從今天不吃肉做起,下次一定需要買衣時,先考慮有機棉....然後想像一下,全世界第一個有機國度...

再回到全球暖化的議題,《畜牧業長遠陰影》(UN/FAO,2006)何以低估了動物養殖業的溫排效應,18%如何變成51%?(詳細可見Worldwatch 專文Livestock and Climate Change )

要言之:

  1. 二氣化碳在大氣中存留時間超過100年,暖化教父韓森甚至說上千年,而近年來科學家已發現甲烷等主要由畜牧業排放的溫氣,其大氣中存留半衰期只8~12年,故若以二十年期計算,甲烷的暖化衝擊的二氣化碳當量不是原先計算式的23倍,而是72倍,這是其一。換句話,減少暖化,若要在短期內收效,也必須由甲烷等短滯留氣體的減量做起;
  2. FAO未計入雨林遭伐的溫室氣體吸收的減碳效益;
  3. FAO的養殖動物隻數估計錯誤,53億隻與五百億之差(按:此數值FAO已在2009/11月之前上修,超過500億隻,Livestock and Climate Change仍依500億隻計算)
  4. FAO未計入超過每年五百億隻養殖動物之二氣化碳排放量
  5. FAO只計算畜養場的溫氣排放,後續屠宰加工冷凍調理等未計入;
  6. FAO未計入大量轉作動物飼料之漁獲的溫排;
  7. 其他諸項。

此研究係Robert Goodland and Jeff Anhang合筆,前者為世銀的首席環境顧問(剛退休),Jeff也是世銀環境顧問,筆者曾與該刊編輯確認過,51%之值未包含漁業捕撈,這也可解釋為何世銀的最新估計是:人類的動物性飲食所佔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是60%,而不是51%。

每一種環保的努力都是必要的,即使連隨意棄丟一個塑膠袋也不應該。不知您是否看過一些深海魚被剖腹的照片,生活在漆黑三千公尺深海裡的魚,應該與我們手上的垃圾無干吧? 但那些魚腹裡塞滿了什麼?塑膠袋、瓶蓋、電池、甚至手機....牠們犯著我們什麼了?要受這種罪!

一位年輕朋友在臉書上的留言說得真好:「人類所謂的『文明』都是用成堆的屍體累積起來的(戰爭與掠奪),這樣的文明有什麼值得人們一再歌訟(誦)?」(謝無愁)

人類大魚大肉的所謂飲食文明,難道不是用成堆的屍體累積起來的嗎?遠洋漁撈難道不是顢頇人類,仗勢石化的惡勢力對海洋的宣戰嗎?遠洋魚獲難道不是這場石化戰爭大規模屠殺之戰利品嗎?其中還有多少鳥類(珍稀與所謂的非珍稀)無端死於這場戰爭,纏掛在長達百公里的流網下,成為網下亡魂,連要償個肉債,當人類食物也不可得。

面對點的污染,我們可以把石化工廠從甲地趕到乙地,也可以把它從富國趕到窮國;但是就全球的角度而言,轉換陣地的環保抗爭,助益有限,當北極冰海因為融冰而淡化,使調節全球溫度的洋流停滯不前,造成北極冬暖,而倫敦與中歐各地低溫到零下43度時,告訴我們什麼?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倖免於暖化之災,何況是小島如福爾摩莎。

地球要我們做的,真的不多,不必等待大科學家大預算的什麼平流層截碳技術,首先將您的肉乳攝取量減到您真的無法忍受的最小量。因為飲食說到底也是一種成癮,如果您能在二天內忍著不吃肉乳,第三天您對肉乳的渴求會相對減少,這是飲食習慣研究的結論,準不準,您可以自己做個測試。

再者,去種點菜什麼的,假期去有機農場幫忙,好過去國外度假;衣服少一點,二手DIY多一點;找個會料理蔬食的朋友,研究一下美味的植物性飲食調理;多走路,多單車通勤,從根本脫離石油文明,否則不論怎麼大聲急呼,也只是吃著石油用著石油駡石油而已,仍然是共犯──吞噬地球的共犯。

這當然不只是個人的責任,政府、媒體、環保團體更要負起責任。如果吸煙者因為傷害自己身體要付健康捐,那為何肉乳不必為造成暖化付出溫氣捐?價格引導消費,歐巴馬跳過抵制溫氣法的國會,逕行將甲烷等畜牧業相關氣體列為有害健康之氣體,準備課稅是一個起步,聯合國2010年2月也正式提出對畜牧業課徵肉稅的抗暖解決方案。溫減法若只處理能源的問題,那將難收減溫成效,肉、魚、乳產品,必須一併計入溫排稅則。

高爾之前,暖化是許多人不願面對的真象;高爾之後,畜牧業還是許多人不願面對的真象,包括高爾本人;現在,水已淹到我們家門前了,該是時候,面對所有真象了!

註:高爾即使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一直不願面對畜牧業的真象,一直到他手拿大雞腿的大腹便便海報傳遍四方的二年後,終於在記者追問下,承認減少肉乳對減溫的巨大貢獻。而不再是肥胖一族的他也說,自己已經大量減少肉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