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估生態系統服務 在經濟學上的意義 | 環境資訊中心

評估生態系統服務 在經濟學上的意義

2010年03月02日
編譯:范仕穎、林佳瑩;審校:林群超

自然資源的流失對經濟造成的直接影響已經被低估,若我們能對那些具有經濟性與社會性意義的自然資本進行評估,就能形成實證基礎,來建立更能達成目標、更具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

此刻我們面臨生物多樣性流失的危機。就在50年內,物種急速流失中,近3分之2的生態系統服務正在毀損(千禧生態系統評估,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MA),2005,註1)。我們在不了解自然資本價值的情況下,坐視這些資源的流失。而且因為自然資本的真正價值並沒有被列入決策考量,並被化約為市場經濟的各種指標,所以在國家與國際的層級上,都缺乏對這種流失的認知。當我們面臨要管理自然資本的急迫性時,可以試著將人類從自然界中獲得的利益視為生態系統服務。這可以成為一個比較有用、明確的觀念,幫助我們建立一個管理自然資本的新方法。

生態系統服務所能提供的利益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是間接的,可以是有形、也可以是無形的,例如,美麗的風景可以滋養文化上的認同與陶冶人們。這種利益可以從在地的層次,也能從全球的層次提供給人們。以森林為例,森林可以影響當地雨林,但也能吸收碳排放量,幫助調節氣候變遷。某些時候,這些利益還能使子孫獲益;但是,上述的這些特性都使評估生態系統服務變得特別困難。

 

一幅越來越清晰的圖像:生態系統與生物多樣性的價值

經過過去20多年的努力,生態系統與生物多樣性的經濟價值已不是那麼難評估,但仍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包含認定與量化生態系統遭受破壞後會造成的影響,並且評估其貨幣價格。我們仍須努力地從生態的觀點了解這些服務,並發展評估其貨幣價值的工具。

估算生態系統服務的貨幣價值最後的結果,往往會以價值序列來表示(見圖一)。要進行這種評估,需要提早蒐集科學資訊,才能了解生態多樣性流失或生態系統改變的情形。以經濟性的方式來評估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雖然不是評估整個生態系統的最佳方式,卻是在服務價值增值與處於特定政策脈絡下,最好的選擇。

目前已有大型的經驗性研究,來探討如何在不同的地區和社經環境下估算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但研究結果能套用的範圍仍不穩定,理論與現實間仍有很大的落差。以海洋生態系為例,海洋的供給服務,如食物、纖維與水,和休閒觀光這種文化性的服務,比海洋提供的調節服務(水文與氣候循環),還要好評估。有關後者的研究雖然發展迅速,但現階段仍很難評估這類服務。

評估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可以呈現出不同系統間的相對重要性,尤其是那些不常在一般市場中買賣的服務。無論是具備直接使用價值或間接使用價值特性的生態系統服務,都未能被好好地評估其價值。前者像是與人們生活關係密切的原物料,後者則可用提供水文或氣候等調節功能的服務為代表。許多研究都顯示,這些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可觀,但若要永續發展,卻得面臨其他土地使用方式的競爭,尤其是那些與地方經濟利益有關的土地開發。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調節服務通常會成為整體經濟利益中最具價值的一部份。

評估溼地與森林所帶來的大範圍服務

Muthurajawela Marsh濕地位於北斯里蘭卡人口稠密的海岸地區,正面臨工業與都市開發的威脅。Emerton和 Kekulandala 這兩位研究者於2003年利用不同的工具評估Marsh濕地的價值。Marsh濕地提供了農漁業與柴火等多種供給服務,這類供給服務對當地居民的收入有直接的影響(總價值為150美元/單位:每年每公頃)。但最重要的價值為在考量更廣大的人口群與經濟發展後,Marsh濕地能提供的防洪 (1,907美元),與調節工業與家庭廢水(654美元)的服務。更值得注意的是,Marsh溼地能吸收二氧化碳(每噸碳將帶來10美元的損耗成本)。近來氣候變遷研究的快速發展,將會大大增加這些服務的價值。

在各種熱帶森林提供的服務中,農業的授粉服務具有特別的地位。因為即使在人類活動主導的農地之上,一小片的自然森林也可以提供這樣的服務。根據Ricketts研究團隊在2004年於哥斯大黎加進行的生態實驗,在森林中進行的野生授粉可以增加20%的咖啡產量,而且提高在森林附近一公里內種植的咖啡品質。這項服務的經濟價值約為每年每公頃森林395美元,並且貢獻了7%的農產收入。這些價值的重要性跟畜牧與生產甘蔗同樣重要,後兩者在這個地區中是深具競爭力的土地利用方式,而常成為森林被砍伐的原因。上述的價值估算還未將森林能提供的碳吸收服務考慮在內。

 

在進行各種決策時,決策者通常只根據一項或少數幾項生態系統服務(像是森林可以提供木材),以及土地日後可以如何使用(像是砍伐森林)。目前很少有真對生態系統服務,進行更廣泛的評估-不僅限於現在備受關注的碳吸收與排放,還應包含控制土壤流失、水質淨化、維繫基因多樣性(例如穀物與藥品)和控制空氣污染,還有許多還無法一一命名的生態系統服務。這些服務可以有更高的價值。忽視這些面向,將使決策者只能根據片面的資訊進行判斷。

許多生態系統服務的價值是依據當地的脈絡而定的。例如,某些自然資源帶來的觀光價值對一般人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某些地區的人民來說,卻是生活的憑藉。因此,在某種特定情境下所評估的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僅能外推到類似的環境與脈絡中,而無法放諸四海皆準。然而,因著某些特殊的理由,「效益轉移(Benefit Transfer)」是個評估生態系統服務的有用方法,就是利用現有的方法去評估其他的生態系統服務。要發展新的評估工具與方法既昂貴費,又無法輕易運用在決策上,只要我們能小心翼翼地利用效益轉移,同樣能達成目的。因此,效益轉移已經越來越廣被使用。

生物多樣性的流失與生態系統的生態系統的衰微,並不會直接或立即地使系統提供的服務就這樣流失,生態系統可能會在迴光返照後開始快速地衰敗。要偵測出生態系統服務的這個臨界點,得採用經濟分析。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的價值,跟它們能否超時提供服務和因應環境變動的能力有關,這就是我們所指的「保險價值(Insurance Value)」(註2:見TEEB D0,第五章)。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生物多樣性在加強與維護生態系統的保險價值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註2:TEEB D0, 第二章)。當然,這種保險價值也是很難被估算的。

最後,我們應該注意到,經濟評估有其侷限性,而且只能成為決策過程中的某一部份。世界上沒有一個完美的評估方法,評估非市場商品和服務的價值只能大概
得出結果。此外,經濟價值並非是個適當的工具,去說明某種服務對人類的生存有多重要。雖然貨幣價值似乎很吸引人,因為可以將各種服務化約為單一貨幣或其他比較的基礎,而有可能降低偏頗,與減少在檢視實際環境成本時會影響決策的風險。即使不完整的評估無法涵蓋所有的生態系統服務,但因這些評估能與轉換前的利益進行比較,而照樣能提供決策者有用的資訊。

蒐集與分析生態系統服務價值的證據

2009年版的TEEB報告分析了大量的經濟價值,評估了世界主要的的生態系統服務型態,並運用了現存的資料庫與相關文獻。報告宗旨為提供一幅圖像,說明在不同的地區與社經環境(如人口密度和收入)下不同的生態系統服務具有的價值,以作為日後進行評估的資料庫。此外,報告所蒐集的資訊與所進行的分析,將能透過「效益轉移」來促進日後的解析與運用。這份報告蒐集了超過1,100種價值,包含10種生物多樣性與22種生態系統服務,並根據地理與社經因素進行資料的彙整,計劃於2010年完成。資料來源:TEEB D0,第七章(註2)

※ 註1: 千禧生態系統評估是聯合國在2001至2005年間邀集全球1,300學者進行的大規模生態評估研究計劃,目的在了解生態系統的變化對人類福祉的影響。計畫網址為 http://www.millenniumassessment.org/

※ 註2:TEEB D0為本研究計畫中有關生態與經濟學研究的部份,第二與第五章為「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統與生態系統服務」與「評估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服務的經濟學。第七張尚未完成。
內容詳見全文

※本文出自2009年環保署「國際環保動態訊息蒐集及趨勢分析」專案計畫,編譯自「TEEB」2009執行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