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生出島? | 環境資訊中心

海生出島?

2010年03月17日
作者:耿璐 (環境信託中心專案經理)

島嶼的脆弱和多樣性,是它迷人的缺點,在被海隔離、陸地資源不足之下,島上的居民和所有生命,常常發展出獨特的生活型態,而這樣的特質幾乎脫離不了島的誕生過程,長於大海的島嶼們,真的是生於大海嗎?

首先,什麼是島?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四面環水的陸地區域且面積不大於全球第一大島「格陵蘭」,就是島;撇開後備資源豐沛的湖之島、河之島,我們在此好奇的是孤單海之島的誕生。

島嶼:澎湖

奪取之島──大陸島
追根究柢再加上一些想像力,現在有些由海管轄的島嶼,就像是海神從陸地那邊奪來的!這些島嶼原為大陸棚的一部分,由於地殼不安分的動作,讓海有機可乘,透過不同的佔領策略,海終究包圍、孤立了島。

策略一,最輕易的一招:海水上升。因為冰雪消融,海平面相對上升,海水入侵,淹沒大陸邊緣的低漥區域,雖然丘陵、群山仍挺立於海上,卻也無法再與大陸相連相伴,成為海島。像是台灣的金門和馬祖,便是海神這一招的戰利品。

策略二,大刀一揮切斷大陸角。禁不起地底的張力壓迫,陸地被迫拉出了裂縫,深處的物質一湧而出,切出的裂縫也越來越大,直到此處形成新海洋,被切離的大陸角也就成為大海霸佔的新島嶼。格陵蘭島就是海神如此從歐洲大陸手中強硬奪來的。

策略三,密謀煽動大陸棚板塊。雖然身藏在海水之下,這些陸塊卻仍在大陸邊緣內、屬於那重要的陸地根基,地底的不安分讓海逮到機會,陸塊緩慢漂動,在海底互相碰撞、擠壓,向上抬升形成陸地外海的凸出島嶼,雖然已被海神劃分為屬海的島嶼,卻仍在海水下與陸地老冤家手牽手,像是台灣本島與身旁牽著的亞洲大陸。

爆動之島──火山島
身為島嶼,沒有一座島的出生可以比火山島來的更驚天動地,彷彿像海神的怒氣,海底岩漿沸騰急著尋找出口,海底火山大力一噴,噴出的滾燙熔岩卻註定碰到天性冰冷的海水,岩漿冷卻後形成的座座島嶼,成為海底動盪的鐵證。

隨著怒氣的多寡,火山島也有了不同面貌,怒氣低的時候沸騰熔岩慢慢溢流,彷彿布丁上的焦糖,而這樣的島嶼也像布丁一樣平緩,緩慢冷卻的岩漿成為澎湖群島的那種典型黑色柱狀玄武岩。怒氣高昂時,海底火山則猛烈噴發,讓綠島和蘭嶼這樣的火山島有了高峻的面貌,島上的陡峭高山就像是神斧劈出來一樣多變。

火山島:澎湖

除了在大海中噴發的『大洋火山島』,陸地與大海征戰的前線也有火山發怒的遺跡,這樣的火山島與陸地有著牽連,卻又與真正的『大陸島』出身截然不同,成為海神向大陸奪取島嶼的過渡類型。

生命之島──珊瑚島
拋開奪取和暴動,珊瑚島是海神用時間、用生命堆積出來的心血結晶。溫暖海水中,有著獨特的珊瑚礁生態系,看似岩石的珊瑚礁,卻是一代ㄧ代的珊瑚蟲層層相疊的骨骼殘骸,當珊瑚蟲這種腔腸動物做出超越時空的延續,當牠們生命所堆疊出來的骨骼殘骸越過了高傲的海平面,珊瑚礁超脫海洋成為海中生命之島,而那薄薄一層露出海面的珊瑚島,努力克服風浪抓緊任何路過的泥沙、植物,漸漸的,泥沙積累成植物深耕的土壤,漸漸的,豐厚的土壤和植被成為其它昆蟲、鳥類、各類新住民的命脈,珊瑚島成為滿載生命的海上島嶼。

台灣何其有幸,能擁有這樣的生命之島,小琉球和東沙群島,就是海中生命堆疊出來的珍貴珊瑚島。

珊瑚島:小琉球

不論島嶼是如何誕生,因為大海的隔離包圍,島上生命都自成一格的演化成獨特的樣貌;然而,不同的出生仍然多少影響著島的未來命運。從陸地奪取而來的大陸島,分離時仍帶著陸地的紀念品,各式植物、動物、乃至地質,仍可追溯至其陸地本源,甚至之後入住的人類,也和附近的大陸居民有著文化、生活等各層面的牽絆。至於完全由海而生的火山島、珊瑚島,則承襲大海的孤傲,除了生物更加獨特,島上的子民在放眼不見其他土地的之下,似乎也更加剽悍和強韌。

仔細看看你腳下踩著的這座島,看清它的出生和過去,只有了解本質,才能在這些島嶼上建築踏實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