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聽會:留住白海豚 留住台灣的命脈 | 環境資訊中心

公聽會:留住白海豚 留住台灣的命脈

2010年04月12日
本報2010年4月1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一群上千年來生活在台灣西部近海的物種、漁民暱稱為「媽祖魚」的台灣白海豚,種群不到100隻,已到了存亡關鍵,台灣人民面臨開發或保育的抉擇。9日召開的白海豚保育公聽會,與會政府代表雖皆表示認同白海豚保育,但仍認為沿海高耗能產業的衝擊「不確定」。與會民眾砲聲隆隆對準環保署,而命運多舛的白海豚,也預告著台灣前景。

全民虐待白海豚

立委田秋堇報告說,最近一隻死亡的白海豚,經解剖得知胃部全都是空的,專家表示至少三天未進食,是活活餓死的。由香港學者比較的結論也顯示,有別於於珠江一帶經保育穩定的中華白海豚種群,台灣白海豚從背鰭看來,普遍顯瘦,可能是食物源匱乏所導致。而台大漁業科學研究院教授陳章波更沉痛指陳,與虐貓案相較,台灣人民都背負虐待白海豚罪名!

台灣白海豚已證實為獨特的種群,與中華白海豚有別,因此可正名為「台灣白海豚」。活動範圍為苗栗至台南沿海,並皆在海岸幾公尺內覓食、迴游,與人類活動範圍相當接近,又因都在媽祖生辰活動密切,漁民遂稱之為媽祖魚。

隨著西部海岸不斷開發高耗能產業,填海造陸破壞棲地,工業用水以及民生污水,也造成海洋污染;其次強大的水下噪音、濁水溪畔水資源過度開發導致的淡水補注減少、過度捕撈造成的魚源匱乏甚或誤捕直接造成白海豚死亡。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指出,五項造成白海豚威脅條件,有四項發生在白海豚重要的迴游棲地彰化海岸,而此處的國光石化開發案,正進行第二階段環評。

香港經驗:開發應以白海豚優先

在香港多年研究中華白海豚的學者洪家耀博士也認為台灣白海豚保育十分急迫,他提醒與會者,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2008年已將台灣白海豚列入極度瀕危等級(Critically Endangered,CR),再下去就是滅絕一途。在香港,重大開發往往要先避免在重要地區開發、將生態衝擊影響降到最低、不得已時才進行生態補償。不是每個環評報告都能通過,而每個環評過程與報告都完全公開透明,公布於環保署網站上。

陳章波建議,應先研究了解白海豚的生活史、族群、需求,研究所需經費則由各相關單位編列預算支付;其次則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畫設保護區;環保署及漁業署應加強海域污染的防治以及海域生產力;經濟發展的前提,要以白海豚能活的開發才能通過;白海豚不能活就不能雙贏。並且還應加強和國際的互動、教育的宣導輔以道德的提升。

海洋學者:開發應採高環評標準

成大生命科學系教授王建平認為,所有開發案會影響水文,包括水資源和漁資源;並且造成土地嚴重流失,更不可逆。因此,環評標準應採用高標準。而保育不止看白海豚,更應從整個棲地系統來看,先了解才能保育。

台大生命科學院周蓮香教授建議,水利署應針對白海豚和河口的關係,挑選重要的河口生態系進行研究。台大生命科學院教授李英周則建議加強海域的生產力,漁業署魚礁、魚苗放流需再增加。白海豚吃不到魚,表示人類也吃不到魚。

中山大學海洋科學院教授陳孟仙指出,開發遠遠超過國內所有保育資訊能更新的速度,而海洋的研究只有幾千萬,開發卻是上百億。她提出警告,海洋是全世界共同的海洋,稀釋力強,變化細微難以察覺,等感受到變化時,通常問題都非常嚴重。因此,要觀測這麼細微的變動,需要的人力物力財力是加倍的。台灣工業區排放污水,都只說維持在標準內,但持續20-30年來累積的生質成份,雖都被海洋稀釋了,問題卻並未消失。

公部門:先愛開發 再愛媽祖魚

林務局代表表示,今年度將規劃白海豚之重要棲地。漁業署代表也說漁業經營利用漁業資源所受的威脅和中華白海豚有相同的遭遇與困境,漁業經營和白海豚是共榮共存的,未來將逐漸減少漁業規模,而重要棲息地則進行有誘因的拖網和刺網減船,並將與海巡隊合作嚴格取締禁漁區拖網。

目前苗栗一帶拖網與刺網漁船約8000艘,影響從業漁民10萬人。漁業署表示將提高收購價錢,加速漁船減少。

經濟部工業局代表承諾推動減水,回收再利用,加強工業區污水放流水標準。其次,進行離島開發區調查研究,將白海豚保育列為環境監測項目,提給林務局。在國光石化案,將盡量採取對環境衝擊最好的工程。言下之意,國光石化勢在必行。

水資源開發大戶水利署也表示,不樂見開發造成白海豚滅絕,接著又說,開發與保育是翹翹板原理,多少有影響,只求不造成過度傷害。他舉聯合國資料,台灣水資源匱乏,每人使用水資源只達世界平均值1/5,卻未提及高耗水產業頻頻送件,以及其用水對台灣民生、農業用水之影響。

而環保署代表發言時,仍堅持環評委員認為開發案對白海豚「具體影響的程度不確定,必須透過審查的程序決定」,使得在場人士火力全開一致砲轟。田秋堇在旁緩頰,表示既然不清楚就停工,到搞清楚為止。同為主辦者的立委劉建國認為,白海豚都已經被國際權威組織列為CR等級,難道環保署有更專業的見解?在白海豚尚未從CR等級解除前,怎可說不曉得影響程度不確定。

對白海豚影響不明前 棲地工程應停止

此次公聽會相關部會雖派代表與會,但層級都不到能拍胸補掛保證,當下能決定。田秋堇也表示,公聽會沒有法源基礎,但依據行政程序法,行政單位可以規劃議題,提聽證會。雖然如此,她依然承諾會追蹤各部會應完成的任務。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認為,漁民沒魚可撈,正是機會收購漁船的良機,建議漁業署增加補助;而在放流水標準上,應加上總量管制的條件。

公聽會最後依據與會者意見做成三點結論:

  1. 農委會應於一個月內提出報告,說明目前台灣海洋研究是足夠還是不夠,應該加強研究或只需整合;
  2. 在對白海豚影響不確定情況下,在棲地內的工程應停止;
  3. 最後,水利署應提出水資源開發對海洋影響評估。

田秋堇指出,萬年生長在台灣的鱟,雖順利度過生物大滅絕的年代,卻難逃台灣海岸消波塊的阻擋,在IUCN來不及將之列為CR等級就滅絕。希望白海豚還有機會,不要在我們這一代背負讓物種滅絕的歷史責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