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三期后里農民怒吼:我們要進去開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中科三期后里農民怒吼:我們要進去開會!

2010年04月13日
本報2010年4月1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中科三期后里園區七星基地,環評被最高行政法院撤銷,環保署與外界對於「中科三期環評是否歸零,營運或施工中的工廠必需停工」已連戰數月。此案引發的巨大爭議至今未解,環保署卻在昨(12)日舉行中科三期七星農場第「六」次初審會,果然引發更大的衝突。

之所以稱這次會議是第「六」次初審會,因為中科三期95年通過環評時審查會總計開了五次,環保署認為,最高行政法院判決環評撤銷是因為有部份審查未完成(健康風險評估),只要國科會補充未完成審查的部份資料「繼續審查」即可,因此這次會議是第「六」次初審會。

但后里農民及環保團體、法界人士認為,最高法院判決環評無效後,依環評法第14條規定,環評書未經認可前不得為開發許可,許可者無效。因此七星農場環評被撤銷後,等於環評歸零,因此不得為開發許可,許可者無效。園區內已營運的旭能光電,已動工的友達公司應立即停工。

可以預見,只要環保署不正面回應外界質疑,不但公信力減損,而且爭議只會沒完沒了。即使硬坳過關,恐怕還是會影響廠商投資意願。

拒絕農民進場參與,會還沒開先爆衝突

后里的農民昨天再度北上,連同環保團體、學者、律師等十多人,他們雖然事先已登記與會,但環保署拒絕民眾進入會場。農民先在場外高喊,「我們要進去開會」。環保署不理會,農民們試著衝入會場,與警衛人員在入口爆發嚴重推擠。最後擔任此次環評小組召集人的成大教授李俊璋才同意農民進入。

60多歲的后里鄉環境保護協會會長、稻農廖明田進入會場後,情緒激動到哭出來,止不住全身發抖:「這政府不像政府」。

花農陳欽全、后里鄉公館村村長馮詠淮、鴨農許金水全都來了。只要跟后里有關的事,再遠的路都趕過來,黝黑激動的臉龐,一次次面對官僚、財團、上法院告官,大聲控訴「不要侵犯我的土地」!

「我有收到通知單,為什麼不能進來?胡搞!」陳欽全高舉環保署同意他參與的文件,大聲向主席抗議。許金水大手一揮,「你們開了多少台灣的資源,跟我們有關的事,為什麼我們連會都不能聽?」

環保署承諾會檢討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瑩說,大家放下工作來這裡,在旁聽室根本看不到場內情形,民眾感覺被隔絕,她要求環保署做成結論,未來只要場內還有位子就要盡量讓民眾參與,或者應該多一點位子讓民眾參與。不要讓民眾因為關心國家大事而被排擠或受傷。

在場的環保署綜計處簡任技正蔡玲儀表示,環保署是依「旁聽要點」處理民眾參與事項。不過她也承諾,「這部分環保署會檢討」。

農民:政府告輸百姓還不承認

后里鄉原是美麗的農民之鄉,農民種植花卉、水稻、高麗菜,多數農產品都賣到台北。但美麗的農民之鄉已經變色,正隆紙廠、興豐鋼鐵、后里焚化爐,已經讓后里變成污染之鄉。加上中科三期后里、七星兩個基地,后里的農地、后里的農民已經快無以為家。

后里農民廖明田痛批,總統常說依法行政,結果中科放流水的地方福壽螺都死了,他在后里種稻、高麗菜、紅蘿菠,多數都賣到台北,如果環評委員不管農民以及民眾吃的安全,「我種的菜全都送到委員家,要死大家一起死。」

中科三期放流水下游的太平村,養了一萬隻鴨、40多甲的蚵田,農民許金水說,政府都沒在管百姓會不會被毒死,養鴨就是要賣,「鴨賣到那我不知道」,以後有問題,環保署要給我們負責。「政府告輸百姓還不承認,你說有政府我說沒有啦,對百姓隴沒在顧,應該叫『環倒署』」。

財團有信賴保護原則,農民呢?

農民打贏了官司,但環保署、國科會不停工就是不停工。后里花農陳欽全說,環保署輸了,推給國科會,國科會說什麼呢?他在會中大聲念出國科會回給他的文,「本會依行政程序法117條規定,本開發案撤銷涉及經濟發展、對廠商信保護及促進就業等整體公益之影響,故不撤銷行政處分。」

陳欽全怒吼,「那我們的信賴保護原則呢?不撤銷,你把我們當作什麼?」

后里污染源眾多,健康風險要重做

后里鄉公館鄉村長馮詠淮在環評會上,要求重作后里鄉的健康風險評估。他表示,一個后里鄉5萬人民,一年過世450人到500人,光是他的公館村,一年內有 7人死於肺癌、2人死於肝癌、2人死於一般疾病。

「后里已不適合高污染開發的產業」。馮詠淮指控,中科三期七星農場為了9月要營運,友達廠房加上放流管施工24小時日夜趕工,噪音震動使得居民家裏的磁磚都掉下來。居民無法入睡,跑去問工人,得到的答案是,「上級不準停工」。

「我請問你,上級允許擾民嗎?這樣可以嗎?環評有同意24小時趕工嗎?重視財團、欺負弱勢,這是什麼政府?我24小時出去監督,中科局有付我薪水嗎?」

「拜託政府、環評委員拿出良心,給我們老百姓做一點事情。」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環境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