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勒贖再滅口的開發東北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綁架、勒贖再滅口的開發東北角

2010年07月23日
作者:munch

dopen08

很嚇人的標題,我也嚇一跳,不過看看最近東北角爆發的開發案,邏輯如此。

東北角一直有開發壓力,從藍海上的陽光衝浪板,音樂會的爆量垃圾堆,有人潮就有商機,財團嗅得快,政府也不差,打造北部濱海的墾丁盛景,從北海岸到到東北角,這幾年來積極進行,當然緊隨的宜、花、東濱海,也是不落人後的戮力推動。

問題是知道會開發,但是民間永遠無法清楚知悉開發的模式,以東北角為例,東北角風景管理處成立後,不斷修建公共設施,勾勒東北角觀光願景,但是沒人清楚在一個個觀光景點之外,區域總體規劃為何。到今年三月,經建會喊出庶民經濟口號,行政院大力支持,訂下區域徵收的方向,但是沒人清楚位置何在?直到最近,開發的先期計畫標案出現,清晰的徵收開發區域,才漸漸浮現。

到這時知道,其實開發案已經走完三分之一,剩下又是徵收與工程,接續又是即將爆發的民怨。

重新審視東北角開發,越看越像一樁刑案,從綁架、勒贖到滅口,政府彷彿還真的學了黑道計謀。

法令綁架

很多人不曉得,「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是台灣第一座國家級風景特定區,1982年依據發展觀光條例成立,但是當地人最清楚,在風景區成立之後,當地就面臨禁建,禁建範圍在數次通盤檢討後,不斷修定擴大。禁建之嚴,不只禁建區民間房舍,不得任意改建,甚至早期福連小校興建廚房,都必須特許。

限建保持景觀,在生態維護、景觀保持角度,當然有正面意義。但是這樣的限建,只是針對一般居民,幾十年來不斷開出特例。在東北角的淺坪礁岩上,常常可以發現人工開鑿的養殖池,依照國有土地承租條例,幾十年的養殖開鑿,破壞東北角景觀生態。到了最近,東北角海岸不斷建設開發,建設最大的建物,就是風管處及分設服務區,以及海巡署隊部,外加一些有辦法的廟宇、別墅主人,一棟比一棟大,一棟比一棟新,只有居民老屋半傾。

對於當地居民看在眼裡,真的是情以何堪!家中人丁興旺,想增建房舍,不行!房舍破舊想翻新修建,申請!為了景觀限建,一忍幾十年,出門卻看見政府、財團大建特建,那種只准州官造城,不許百姓修房的橫霸,一問當地人,就是幾十年的憤怒。

限建如同綁人,東北角幾十年發展下來,民間如同被禁錮在法令之中,忍得住的隱忍渡日,受不了的搬離家園,留下殘破的老宅。

開發勒贖

用限建法令綁架居民,造成當地社區老舊,房屋凋破,到了最近端出「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東北角風管處處長林坤源表示,東北角海岸是風景特定區,但部分民宅破舊、保護區的私有地也不准開發,引起不少民怨,行政院長吳敦義視察後,承諾用區段徵收方式以地易地,並重新整體開發,增加觀光價值。」於是透過促進東北角海岸地區土地利用暨景觀風貌改善興辦事業計畫,要來發展地方。這種先禁造成破舊,再搶地開發的舉止,無異砍了人再敷藥,裝成天下大善人。

問題是這善人像綁匪,先綁架後勒贖。如果真心幫助東北角社區及居民發展,引入觀光甚至深度旅遊,都是讓居民與土地共榮的作法,這幾年東北角一些社區,在觀光經濟下,也開始動了起來,可以引入守護鄉土的社造理念。但是政府根本沒想到居民,只是要居民所有的土地,甚至透過徵收手段,清出一些完整區塊,方便財團進駐。

東北角開發案的提出,「跨區區段徵收地區之總面積達688.50公頃,主要整體開發地區分布在台北縣貢寮鄉境內鄰近台2號省道、15公尺計畫道路、地勢平緩、坵塊完整之和美、澳底、福隆地區的景觀保護區及農業區的土地;而為配合刺激地方觀光發展、提升觀光產值,本次也將規劃14.22公頃的旅館區,期能提供大型旅館進駐,增加當地就業機會並改善現有的觀光環境品質,全案預定於102年底全部完成。」(經建會資料)

可惡是為了開發案,竟然在六月份內政部再送禁建計劃書,「自公告實施日起18個月,惟本案禁建期間如都市計畫完成法定程序,即予以解禁。」這種對居民不斷限建,卻許可官方開發的法令,簡直就是法令勒贖,先綁住土地開發,在不能利用下,迫使民間交出土地,然後政府開發,轉賣財團。

土地成肉票,不交不許動,永遠殘破,甚至再不交,就是土地徵收伺候。

麻醉滅口

東北角開發,從限建到徵收,如同綁住居民搶土地,人人知道有綁匪,卻不知道誰家被綁。開發計畫關著門劃設,沒人知道那些土地被編入徵收用地,甚至7月1日都東北角改善計畫,都開完區段徵收開發作業協調推動的第2次會議,與會單位有交通部、觀光局、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臺北縣政府、臺北縣瑞芳地政事務所、營建署、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內政部土地重劃工程處、內政部國土測繪中心,一堆官方單位,就是沒有土地所有的居民。

當貢寮、澳底一帶區域徵收位置出現,住在山中的老農,拿著熱心環境團體找出來的徵收地圖,比對自己的家園是否將要失去,那種恐慌心情,誰能體會?

搶土地,像麻醉的暗中作業,搶到地主不知,無異滅口,對外喊救的機會都沒有。就算是真綁匪講黑道規距,綁人求贖也該談判一場,看看有無錯綁、贖金增減,但是在東北角開發案裡搶土地,都搶到開會討論兼年底土地標售,地主還不知大禍已至。

開發像刑案

讓人痛心!一個開發案,搞得像刑案,幾十年受盡委屈,守住土地安渡晚年,最後連土地都要被奪走,換個地價錢或遷居地,美言改善庶民經濟。問題是,搶到的土地,交給財團蓋樂園大賺錢,為何就不能是居民自已來,這也是台灣社區發展的老問題,結構性原因不願改善,幫助社區居民自己找尋土地上的春天,最後乾脆奪走土地,讓財團來發展。

東北角富了!那居民呢?

開發案,如同一個切離歷史演替的土地關係,全面重構,新的景觀、旅館、住宅,像是摧毀再建設的便利開發案,光鮮的外貌下,卻是人與土地的割離,曾經龜山島如此,未來東北角又是如此,景觀裡沒有居民,硬是將鮮活的人文,變成照片裡的遺影,昏庸莫過於此!

開發案之大,不是只有一個生態珍貴的田寮洋破壞,在廣大山區、濱海開發區裡,幾十年的限制開發,早就造就千百個野生動物樂園的田寮洋,往東北角山裡鑽,早是生態大樂園。幾十年,居民被迫受限,已和生物和諧共存,已經可能發展出不同的深度生態旅遊經濟,但是開發一來,一切變樣。

開發案,不會只是標定的土地開發,還包括那些濱海線上景觀絕佳,卻是簡陋殘破的老屋,都可提出徵收,甚至為因應區域交通,道路系通的大量擴建,現今的基福、規劃的雙溪到大溪,甚至連通樂園的山路,東北角無異沈睡百年,陷入最大的開發危機。

東部發展觀光經濟,命運比搞工業的西部好些,也算是台灣讓污染產業離開,留下無煙囪產業的產業升級方向,但是為何不能兼顧生態保育,共榮地方居民,非得把可以和善的觀光事業,搞的像工業大開發,又是生態破壞、民怨四起,那些一再表達初衷好意的官員,該想想什麼問題環結,讓美事變壞事,觀光發展案又變成土地搶案。

從七星潭到東北角,還包括北海岸、基宜花東沿海區域,這幾年從財團擇點購地的突破,進展到政府以區域開發為名,大面積土地重新規劃,地目透過徵收一次清理,不僅方便財團收購,也想在環評上以土地保育、休憩分區編定,包裹開發混矇過慣,值得大家注意。

對於東北角大開發,當地居民仍舊不知,多位愛鄉的年輕人已經動了起來,透過社區報尋求外界的幫助,也有熱愛生態的朋友呼籲大家的關心。

該給東北角多一些關心,不只景觀,不只海洋,還有世代守護家園的人文。

西部搞工業、東部拼觀光,都是一樣豪奪土地,圖利財團,那種改善庶民經濟,如同農村再生,永遠搞不清人與土地的關係,那種塞點甜頭,端著法令勒贖滅口,簡直是不知暗夜哭泣的民間苦痛。

悲哀啊!守了一世的一無所有!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