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色鳥看台灣生態保育的困境(七) 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 環境資訊中心

從八色鳥看台灣生態保育的困境(七) 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2003年03月18日
作者:陳佳珣

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鳥會體系已全面動員、發動連署,呼籲全民及阿扁政府一起搶救八色鳥。在2月28日,業者已經開始採取枕頭山的砂石,保育界形容這是台灣鳥類的二二八事件。除了砂石開採的危機外,八色鳥棲地還面臨在71到73林班地,即將因為湖山水庫開發,而使棲地更加零碎化,開發者有沒有生態補償的觀念呢?這一切的根源,都可以回到在劃設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時,有沒有回歸到棲地本身是否具有保護價值的科學認定,而不受其他勢力的影響。

台灣重視生態保育嗎?許多保育團體的答案會是否定的。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理事長程建中表示,如果台灣保育做的好,那麼就不會有這麼多保育團體站出來保護我們的生態,鳥會的人就好好的去賞鳥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辛苦地站出來?

野生動物保育法其實已經相當完整,但是行政體系完整嗎?有落實嗎?在中央推行保育的主管機關,是在農委會林業處下面的保育「科」執行,層級低、人力少、預算不多,在這樣情況下,如何推動全國的保育工作呢?在面對開發與保育的拔河時,保育的聲音能發出多少?

更弔詭的是,生態保育的中央主管機關是在農委會下面執行,就像國家公園是在營建署下面是同樣的道理。生態保育與公害防治其實是環境保護一體的兩面,公害防治方面有環保署主管,那生態保育呢?台灣的生態保育工作,如果仍是零碎的分布在各部門,再加上層級又低的話,那台灣生態保育的明天在哪裡?

誰有權力販賣山林?

誰有權力販賣山林?即使他擁有土地的所有權。土地的使用是國家整體的規劃,陸砂是一項可利用的資源,然而在枕頭山開採陸砂的成本實在太大了,因為這片生態資源豐富的山林,除了八色鳥之外,還有其他保育類動物,也是許許多多的生物賴以生存的依靠,在台灣低海拔森林逐漸消逝時,枕頭山地區是台灣西部平原難得的一片綠色山林。從國家整體的資源來看,政府難道找不到生態成本較低的地方開採陸砂嗎?政府有沒有在做國家整體的國土規劃?

政府宣示今年是台灣永續元年,什麼是永續?陳總統說「一個能讓自然萬物與人類和諧共存的空間,才能生生不息,永續發展」。誰有權力販賣山林?是政府同意讓人民販賣山林。採取土石的利益豐厚,山林被移為平地後,土地價值更是驚人,而損失的是全民的綠色資產以及生物的生存空間。當政府說了重視生態的承諾時,通常只是一種溫柔的撫慰,是安撫人心的用途;當政府喊出永續的口號時,是真的以台灣永續為出發嗎?這會是另一種溫柔的撫慰嗎?我該不該為台灣島上的生物哀悼?該不該為台灣人哀悼?(全文完)

後記:

2003年3月6日,國際鳥盟寫信給陳總統,也發文給全世界一百多個會員國,告知台灣湖本村枕頭山八色鳥的棲地,再次面臨陸砂開採的危機,呼籲全世界鳥友及關心保育的人士寫信給陳總統、行政院長、農委會主委,表達關切之意。枕頭山陸砂開採事件已經成為國際保育界的議題,台灣國際保育形象受損,過去國際鳥盟對台灣的讚譽也成為一個諷刺。現在國際保育界已陸陸續續發Email給陳總統、行政院長及農委會主委,八色鳥事件接下來會如何發展,還需要後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