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山之道──新店和美山步道風波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里山之道──新店和美山步道風波

2010年10月06日
作者:munch

新店和美山步道,最近因為更新整治,引發破壞生態的問題,在朋友告知下,利用假日前往查看,途中朋友一路帶領,看著這條自然步道的哀愁。

這條和美山步道,彎繞在廢棄的幸福樂園後方園區,其實也是樂園的園區道路。早期風景區加樂園的開發模式,已讓台灣許多山區受到不小傷害,但是時光變遷,廢棄的樂園,在地人的秘境,緊臨碧潭風景區,反而讓一些開發過的地區,漸漸又恢復到自然樣貌。

幾年來,秋分蝶舞,夏夜飛螢,已經讓這個地方從遊客樂園,變成物種天堂。一些古老的建設,已經融入地景之內,找到一個與自然共生的方式。

問題是,碧潭在開發,邁向北縣的水岸熱門景點,連帶周圍郊山的自然步道,也成為大碧潭風景區的一環,台北縣政府建設開發碧潭,新店市公所整修步道。

於是,災難來臨!

修繕不是錯事,但是如何修繕,就成一項挑戰。走入步道,一些舊有步道路面,完全刨除,重新舖設水泥,放置石板,外加鋼條護欄,就這樣一路挖,一路修,從園區入口到園區後方。

問題是,從人的角度,新的步道不見的比較舒適,緩坡改階梯,甚至過高的梯面,不利老人家行走。再來,新的步道寬度,遠比舊階梯窄,一側加上欄杆,更是限制活動空間,一些居民晨間在步道上做運動,就會和路人碰撞。

更糟是,舊路面是碎片大理石拼貼,具有防滑作用,新舖面是石板,一旦下雨潮濕,更是危機重重。

建步道,對人不友善,對於物種,更是浩劫。

步道沒有指示路標,在朋友引領下,繞到後山區域,查看熱門的螢火蟲樂園,卻看見完全開挖的路面,簡直是把山坡扒層皮。

螢火蟲是一種環境指標,除了不能有毒物污染,更重要是棲地的完整安寧,有好的環境,它才會在夏夜發亮飛舞。

螢火蟲棲地就是步道旁的坡地,幼時在土面產卵,成年上草叢生活,後山潮濕的環境,成為螢火虫的自然棲地。

但是,路面刨除,坡面破壞,整個後山區域,簡直是山坡翻了一層土,對於長達10個月躲在土面的幼蟲,簡直是大浩劫,這還不包括其它的昆蟲或植物,破壞情形相當嚴重。

有趣是,建步道標榜保育觀念,還會在階梯不砍樹,留個生長缺口,但是後山生物棲地卻是如此惡搞,簡直是生態做半套,明著做樣板,暗著大破壞。

新店和美山步道,絕非單一事件,台灣有太多山區步道,如火如荼的整修,在方便遊客行走之下,常是造成破壞生態。

不去臆測工程發包就有錢賺,但是對於生態的忽視,卻是讓人心驚。

在日本,一樣有著開發的破壞問題,但是隨著環境觀念提昇,開始有「里山」的思維出現。

甚麼是里山?其實像台灣的郊山,它意指都市周遭的自然區域,也許是山,也許是河,也許是海,重要是里山觀念中,一個尊重自然的思維。

也就是說,人類居住城市,高度開發之後,對於城市邊緣的自然區域,保持一種愛護與歉卑。甚至在日本自然書寫大師國木田獨步的筆下,把這些城鄉之郊的自然區域,視為一個通往心靈哲思的入口。

尊重自然,人類謙虛,甚至學習在自然裡的世間真諦。在日本這種回歸或保持自然的里山觀念,內化成為許多地區居民的思維。

方便就好!對土地謙虛,一種面對自然的態度。

在琵琶湖的湖濱步道,吸引許多依水而行的遊客,但是當地人不願建步道,因為在碎石沙灘行走,可以聽見沙沙的腳步聲,那是珍貴的自然聲音。走路,方便就好。

在一間山區神社,參拜者眾多,但是百年來,維持自然路徑,不修路、不舖石,落葉腐生,自然的土地顏色,構成神社的寧靜古老。參拜,方便就好。

在安曇川的農地上,車輛進出的田埂,保持自然的土地,草生的路面上,留著前進的路痕,不舖柏油,不舖水泥,因為要保持當地自然地景。開車,方便就好。

從修路的小態度,就是友善環境的里山觀念,當人類離開之時,這些湖邊步道、參拜林道、田間道路,就是各物種的棲地家園。人類用一點,多數留物種,一切方便就好。

里山的態度,就是日本對自然環境的保護與反思,甚至從里山觀念中,引發環境信託的土地保護行動。

問題是台灣呢?里山變理山,不僅政府開路破壞,居民也能在林間舖地毯,當成自家後院,搶地盤唱卡拉OK做運動,地毯下卻是數以萬計的蟬屍。

豪奪一切,只求人類最大方便。

新店和美山步道成為自然風波,問題是阻擋動工,已經來不及。如果當初要做,其實可以用步道志工工作假期模式,引入民間生態思維,修繕一條皆大歡喜的自然步道。但是路已開挖,棲地破壞,後續的搶救,只能從消除舊有水泥建設來思考,再建設也該是避免再度水泥化的生態自然步道,多留自然土地面積,人類行走方便就好。

太多的蠢建設,問題就是對自然的忽視,為觀光的步道開發如此,為經濟的濕地破壞也是。搞到後來,物種活不下去,甚至都只能到國外讚譽自然美好。

里山之道,不是一條道路,而是一片心境。

真的!

走路,方便就好。
開發,夠用就好。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